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5章 沐浴风波

  不好!

夜承欢和凤苍穹几乎是同时沉下了脸色,一个戒备,一个凝眸深思,在心底暗暗的算计着时间。

“嘶……”马儿忽然发足狂奔,凤苍穹凛然飞身跃出了马车,凌空跳到前座就是一个扬鞭,“驾……”

夜承欢手中银针飞刺,身后追来的人马,发出一阵低呼,急起直追的脚步,慢慢的越来越少……

受惊的马车快速的冲过一个拐角,背后的人似是没有再追来,夜承欢悄然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到阵阵马蹄之声。

不是一匹,是二匹,前后各一匹!

他奶奶的,还来夹击之术不成?

她正犹自冷笑,前面马上的人儿却忽然发出一声凛然的怒吼,“来者何人?竟敢暗杀本王的四哥!”

嗯?是那个一根筋的八王爷?

夜承欢嘴角噙笑,确定了身份,她也不再担心,转身掀开轿帘就一把飞刀往后直射,那人的身影却忽然在空中暴起,两手挟住飞刀,反手一扔,直直向凤苍穹飞去……

“小心!”夜承欢一声高喝,可却已然来不及,属于她的那把飞刀,已然刺中赶马的凤苍穹的胳膊。

凤阡陌怒不可遏,凌厉的掌风向后击去,可却只能看到一个仓惶逃窜的身影。

奶奶的,算你狠!

夜承欢一声低咒,坐回还在摇晃不已的马车,妈的,你这匹傻马,如此沉不住气干嘛?

“四哥,你怎么样?”凤阡陌急急地掠到凤苍穹身前,帮他制住那匹还在狂躁不安的马。

呵,这呆子倒还算个“直人”!

夜承欢跳下马车,一身正气的凤阡陌,已然急急的询问出声,“四哥,你可知他们是谁?”

“八弟,该是‘无影楼’的人。”凤苍穹抚着胳膊,对着欲要瞪他的夜承欢凤眸轻眨,隐有示意。

嗯,这厮是故意受伤的?

夜承欢一阵诡异,凤阡陌却已惊讶出声,“‘无影楼’竟敢杀皇室之人?此事非同小可,四哥,咱们即刻进宫禀报父皇。”

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凤阡陌急匆匆地带着凤苍穹上马离去,夜承欢待在原地猛翻白眼,看着前面不远处几个大大的“陌王府”三字,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声低咒。

呜……为毛这个男人,就算计这么多事不和她说?

夜已深,栖霞阁里,一片热雾缭绕。

夜承欢全身泡在浴桶内,闭眼打着哈欠,听到身后男人的碎碎念时又恨恨地别过头,不与理会。

“双儿……”凤苍穹凤眸轻眨,深邃的眸底一片邪肆,隐有狡黠的亮光,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有力地替她揉捏着胳膊,带着些讨好地出声,“我受伤了,你帮我……”

“帮你个头,叫护卫……”夜承欢一阵白眼直翻,这厮真是越来越过份了,竟然要她帮他沐浴?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行,我从不让他们看……”

凤苍穹无赖地耍着滑,低低的带着些控诉的语气甘醇如百年老酒,温热的鼻息扑在她的颈后,如春风吹过,荡起一层涟漪。

呵,你还挺有坚贞意识,当姑奶奶欢喜你的“专一”不成?

你丫个色胚,就知道你不打好主意!

“双儿,好不好?我累了,想休息……”凤苍穹低沉的声音越发的魔魅,带着些诱哄的味道,那只在她肩膀抓捏的手,也滑向她的颈际,温柔地摩挲,偏又撩人的可怕。

“让开,自己洗,要不然,今晚你去望苍阁。”夜承欢直觉头皮发麻,颈间温度直线上升,咬牙就是一声低咒。

嗯哼,得罪了她,还想洞房,想都别想!

“双儿……”凤苍穹还想抗议,夜承欢忽而抬起一只手,秋瞳中闪过狡黠的亮光,隐有恶趣,“想射哪里,自己选!”

她的掌心,赫然是五把薄薄的飞刀,夹在指间,挥指直发。

凤苍穹一阵嘴角直抽,淡然的眸底浮出阴郁,这个女人,竟然沐浴还带着飞刀,果真“黑心”!

后面没有动静,搁在颈间的大手透着魅惑的坚持,夜承欢妖娆的勾起了嘴角,“快点,我数到三,要不然,你小心你老二!”

奶奶的,真当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成?

凤苍穹眉梢浮上黑线,凛然转身走出了屏风后,这个女人,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

夜承欢得意地起身穿衣,走出屏风正想出声叫杏儿给他换水,凤苍穹却从屏风的另一头绕到了浴桶边,“扑通……”一声下了水,薄唇勾出浅浅的弧度,眸底也似透着丝丝的满足。

嗯?

夜承欢摸摸鼻子,他竟然和她共用一桶水?就这么想和她共浴不成?

她也懒得理会,径自一把扑到床上闭上眼睛,满足地打了一个哈欠。

真好,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躺在如此舒适的床上!

凤苍穹动作很快,还未等夜承欢熟悉好久违的味道,俊魅的身躯已然站在床前,抓过一支药膏,就给自己上药。

呵,这厮自觉了?

夜承欢偷偷地睁开一条眼缝,见他先是把金创药涂到了胳膊上,而后又掀开了胸膛,往那五个仍未长出多少新肉的可以看到骨头的洞口撒了一些药粉,一股带着清香的药味充溢着整个房间,慢慢地渗入夜承欢的心间。

“我来吧。”原本恼怒的心底忽而褪去了那丝怒意,夜承欢倏而从床上爬起,抓过一边用来包扎的白布,替他缠好了胳膊,指法娴熟地打了一个结,很漂亮的蝴蝶结。

凤苍穹眸底就浮出丝丝的晶亮,也不多言,就那样看着她,凤目灼灼,唇角微勾,燃烧的温度,炙热得能把人射穿,近在咫尺的身躯,温热而又浑厚的气息,起起伏伏,魅惑撩人。

呜……

夜承欢猛翻白眼,明知这厮是在耍苦肉计,她竟然还是上勾了。

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声低咒,妖娆的秋瞳闪过恶趣,手中的动作虽然极轻,却是沿着他的胸前后背缠了好几圈。

呸,憋死你!

“双儿,你这样包,伤会好不了的……”凤苍穹也不恼,低目凝视她为他包扎着的手指,墨染的脸贴近他的胸前,两人的身体,挨得很近,沐浴后的清香,直窜他的鼻间。

嗯?

夜承欢无语了,两眼望天地又拆下几圈,这才认命地打结。

算了,再出气,也不能折腾他的伤口,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会硝烟四起呢。

“你去睡那边。”再次替他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满意地拍了拍手后,缩进被窝,惩罚似地一伸手,指向了房内的软榻。

嗯哼,不是有言在先吗?没有她的允许,是不准上床来睡的。

凤苍穹再次头冒黑线,忽而走到软榻边一个用力,房内“轰……”的一声碎响,夜承欢惊得从床上坐起,嘴角抽搐个不停。

这没吃到肉的男人就这么难伺候吗?竟然毁掉了软榻!

“王妃,怎么啦?”外面的杏儿听到了动静,睡意迷糊的问了一声,这王爷王妃,这么晚了还在折腾什么?

第85章 沐浴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