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7章 终于认输

  夜承欢猛翻白眼,下手却是没有闲着,刚逼退几个靠近的人影,空中一道身影疾步踏空而来,凤苍穹凛然的声音已然响起,“大胆狂徒,谁敢伤本王的王妃!”

“‘无影楼’的宵小,给本官拿下!”

随着他的声落,凤阡陌也从另一方向掠来,无数的皇室暗卫倾涌而出,四面的屋顶,也蓦然升起光亮,一群点着火把的弓箭手,将这本是静寂的小巷,照得个亮如白昼。

“射!”凤阡陌一声令下,一支支火箭有如雪花般飞来,三帮灰衣人一见,目露惶惶之色,各自飞身而躲,竟是同时向空中而来的凤苍穹凌厉地击去。

奶奶的,原来,这才是他们想杀的正主儿,她,只不过是个诱饵而已。

夜承欢气得不行,这凤苍穹,身为战神,就这么碍了你们的眼,打不过就要暗杀吗?

她欲飞刀直射,可身体又太过无力,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就不在状况,只能和杏儿冰儿站在原处,看着两方的人马在空中纠缠。

“啊……”灰衣人一时奈何不了凤苍穹,身后的火箭又越来越多,接二连三的倒下,发出一阵阵的痛呼。

剩下的灰衣人见已是无处可逃,向站在一起的夜承欢三人看了一眼,不由纷纷懊悔刚才的失策,又都一阵急掠,迅猛地朝夜承欢袭来。

“双儿,小心!”凤苍穹紧跟其后,可还是为时已晚,迎身而上的杏儿和冰儿,一人中了掌,一人中了暗器,同时发出一声低呼,身体一个踉跄。

奶奶的,这强弩之末,威力竟是如此之强!

夜承欢秋瞳蓦然泛出冷光,身体却已被凤苍穹及时的搂住飘到了半空,惊雨惊云也不知从哪冒出,一手抓一个把杏儿和冰儿带回了王府。

一干人空中地上齐攻,灰衣人很快不敌,一阵阵的血腥味在小巷快速的扩散……

不远处的暗处,木希尘等三国太子站在不同的方位,脸上都是一片阴郁,他们,竟然中了别人的“瓮中捉鳖”之计!

“来人!搜查这座民宅!”前来暗杀的灰衣人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他们既然自认是“无影楼”的人,凤阡陌也只能如此处理。

“你不去?”屋顶之上,夜承欢一身酸疼地被凤苍穹圈在怀里,看他一副看戏的悠闲样,好奇地询问出声,他对这大本营就没兴趣吗?

那个卖花的小厮,可是再也没出来过,他,是从哪里逃走的?

“不过一座空宅而已,双儿,我带你去看戏……”凤苍穹精准的视线扫过暗处,低头又重新偷了一个香吻,未等她抗议,已然带着她在夜色的掩护下身影急掠。

嗯?还有戏看?

夜承欢在呼呼的风声中一阵咬牙切齿,好你个凤苍穹,竟“重要”得让凤天帝出动了皇室暗卫,如此万无一失的准备,怪不得太子他们要当缩头乌龟,把三国的人当了枪使。

敢情,她又白担心了一回?

夜承欢再度郁闷,凤苍穹的身影却已悄无声息地落在一棵高高的参天大树上,连一丝落叶,都未被惊动。

跑这里来做什么?搞树震?

夜承欢一阵诡异,往下一看,只见一座宅子灯火通明,隐有不断的喊叫,“快,保护王爷!”

“你们是何人?胆敢来杀本王?”被一干暗卫团团护在中间的华服男子,发出凛然的怒吼,夜承欢眉梢一皱,嗯,这不是三皇子的声音吗?

“在下‘无影楼’,接单杀人!”回答他的,是一个冷厉的嗓音,冰冷得没有丝毫的温度,真正的,属于“无影楼”杀手的气息!

夜承欢眨了眨眼,原来,他们竟是一石二鸟,声东击西,想要暗杀了这个敢和太子争夺圣女之位的三皇子,还可以把罪名,趁机归到三国的头上!

这背后之人,好深的算计!

奶奶的,别国之人都未动手,你们同为皇室,相煎何太急!

这皇位的诱惑,就是如此之大吗?

夜承欢一阵无语,她既不想留在这里欣赏此等兄弟相残的“好戏”,也没有出手一助的兴趣。

她可没有忘记,在龙虎崖,派来的各路人马中,这三皇子,也是其中的一个!

“双儿……想回去了吗?”凤苍穹自是察觉,温热的鼻息扑在她的耳侧,一双大手却是没有闲着,早已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

你丫就是个高级色胚!

夜承欢默默的泪了,坐在这高高的树杈上,周边全是浓密的树叶,一动还会让下面的人发觉,她要往哪里躲?

“别闹了……”夜承欢身体一个颤栗,吐出低低的抗议,初经人事的身体敏感得不行,哪能承受他如此的撩拨?

话说出口,她被自己柔得像水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这,还是她吗?

“双儿……”凤苍穹却是振奋不已,一双在暗夜中晶亮如钻的凤眸,陡然浮出璀璨的光芒,落在夜承欢眼里,有如在触礁无数航行已久的大海,忽而看到了不远处指航的明灯。

呜……

叫你随地发花痴!

夜承欢豁出去地眼波流转,秋瞳闪过一丝邪恶,男人,姑奶奶真和你搞树震,你敢吗?

果然,小苍苍高高挺立的某人,难耐地发出一阵喘息,咬牙切齿地低咒,“双儿,我们回去……”

栖霞阁里,一片热气缭绕,夜承欢迫不及待地泡了进去,浑身的酸痛,似舒缓了不少。

出发之前,只是草草地清理了一下身体,就赶着买消息去了,害她走路半天都不顺畅,还真是悲催的第一次!

夜承欢闭着眸,心底直哼哼,对不断忙前跑后,从门外的追月手里接过水桶的凤苍穹看了一眼,呸,算你识相,还知道伺候姑奶奶!

只是,你丫的,你备这么多水干嘛?

夜承欢脑中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凤苍穹却已快速脱了衣衫下水,激起“扑通”的水声。

嗯,这厮,还真要和她共浴?

浑厚的气息扑面而来,凤苍穹俊魅的身躯已然欺近,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中,两人侧偎在一起,修长有力的大手,自发的抚上夜承欢的肩膀,“双儿,我帮你揉……”

“出去。”夜承欢一脸黑线地怒吼,还真是给鼻子就上脸,有那么多水,为毛不自己单独洗?

怕是不等你揉完,本姑娘就会被你拆吃入骨了!

瞧这姿势,有够暧昧的,这样还不擦枪走火,那简直……就是圣人了!

“双儿……还痛吗?”凤苍穹一脸气定神闲,惊艳的脸上没有一丝恼色,只是那样凤目灼灼地看着她,从眼神到动作,都是无比的邪肆,又温柔得撩人。

额……

夜承欢一阵无语望天,可他胸腔传来的有力的心跳,那由上而下恰到好处的揉捏,还真他娘的……舒服!

不管了,反正是要被吃的,还不如,先压榨劳动力!

夜承欢舒适的闭眼,靠在他的怀里不时的哼哼,浑然不觉那低低的叫喊是最为有效的催情剂。

第97章 终于认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