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1章 自责中招

  “噢?各国太子,你们说,苍王妃就是能对仗之人?”

他的语气极其惊喜,又似大惊,心底却是隐有忧虑,这,又是何人造出来的谣言?

昨晚有人冒充“无影楼”的人想杀苍儿不说,还打折了三皇子的腿,他实在是怀疑,这是三国之人所为!

“天帝,吾等正午收到密信,还望天帝能让吾等一展风采。”

开口的,是南凤国的太子燕南诏,一张俊脸丰神俊朗,黑眸微微上挑,眸底流动着隐隐的暗流。

“天帝,既然苍王妃有此等本事,何不宣她快来好让西雅也开开眼界?”木西雅紧跟其后,如水的明眸闪过震惊和不甘,有如吃了难以下咽的糟糠之食,不吐不快。

木希尘异常的沉默,如月的寒眸微不可见地扫过木西雅,警告之色,不言而喻。

木西雅忿忿地别过,这太子哥哥,莫非也看上了那个丑女?

“父皇,召儿臣前来有何要事?”大殿之外,凤苍穹匆匆而来,幽深的凤眸即刻扫了面无异色的太子凤麒麟一眼,眸底的暗流,缓缓的流过。

“苍儿来得正好,父皇听说苍王妃乃能对仗之人,可有此事?”凤天帝没看到夜承欢的身影,无人难懂的目光扫过凛然而立的凤苍穹。

凤苍穹凤眸一挑,“父皇,此等谣言岂可能信?本王的王妃又怎么会有此等本事?”

“苍王不会是推诿之辞吧?在下倒是认为,如今的苍王妃与以前叛若两人,据说在将军府十五载,极善隐忍,她等之才,怕是无人知底,又何必急着下此定论?”

南诏太子不依不挠,嘴角轻笑依然,俊逸的五官,令人如沐春风。

“天帝,会不会?叫她来一问不就得了吗?她既会对仗,又故意藏拙,想不到,竟有人敢在眼皮底下隐瞒天帝。”木西雅明眸直转,脑中灵光一闪而过,凉凉地出声。

哼,这个丑女,叫天帝治她个欺君之罪,那苍王妃之位,不就空出来了吗?

“苍儿……这……”凤天帝见三国步步紧逼,心底虽不愿,表面却又不得不出声询问。

凤苍穹如千年寒潭的眸底掠过丝丝寒光,倏而,一个起身,“父皇,王妃昨夜不知被何人所掳,儿臣正四处寻找,各国太子还是莫要听信谣言,圣女之争,能者得之,如若以此兴兵,吾朝与各国战场之上见高低!”

“啊……”大殿之上,花臣相和礼部等官员一片抽气之声,这乖张的苍王,再有本事,也万万不可如此分开挑衅三国啊!

“什么?何人如此之大胆,敢掳苍儿的王妃?”凤天帝却陡然眸中泛亮,一片“关怀”之状,惊得只差从龙椅上站起,看到一干脸色不豫的他国太子时快速地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父皇,儿臣亦不知,儿臣恳请父皇赐苍儿御赐金牌前去寻找王妃,找到奸人,本王要……杀无赦!”

凤苍穹惊艳的五官如蒙上一层摄人的寒霜,如刀凿般的线条,也形成极为冷冽的弧度,眸底的寒光掠过太子和九皇子的方向,紧抿的薄唇微牵,吐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音。

太子凤麒麟面无异色,衣袍下的手指,却是微微的一曲,转而满脸温和的浅笑,“父皇,四弟妹被掳,可是大事,可一定要严查啊!”

“什么被人掳去?莫不是遭了采花贼了吧?皇上,依妾看,这苍王妃就怕找回来,也是……”

高台之上,月贵妃一双妖媚的月眸直眨,脑中闪过各种思量,须臾暗讽出声。

一旁的皇后,明艳的眸底就掠过丝丝的喜色,果然,这个愚蠢的月贵妃,又会给她省不少力。

“啊……”大殿之上,再次一片抽气之声,对视一眼,又都纷纷垂眸,不欲直视凤苍穹寒气直冒的冷眸。

“天帝……”木西雅一听,也是面露喜色,正欲开口,木希尘一记寒眸扫过,竟是带着凛然的怒气,吓得她心底一颤,再也不敢出声。

“贵妃娘娘,依本王看,你的嘴太贱,还是,莫要坐在这里……丢了吾朝的脸面!”

凤苍穹冷眸直视,竟是让凤天帝都心底一惊,月贵妃更是胆战肉跳,一时竟是开不了口,当着三国之面说如此有损皇室名声之言,委实是她失言。

大殿一片冷凝,凤苍穹忽而扯下身上的一块玉佩,一个用力,成了无数的碎片,被他扔至大殿的中央,“谁再敢犯本王王妃的名声,本王让他……有如此玉!”

话落,他头也不回,转身就走出了大殿,只留给众人一个决然的背影。

夕阳西下,夜色悄移,幽深的夜幕,再次拉开了黑暗的面纱。

太子府。

夜君倾悠悠醒转,揭开被子正欲起身穿衣,低头一看,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啊……”

她,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倾儿,叫什么呢?”太子凤麒麟悠悠而进,修长的手指带着温润的暖意,在夜君倾的脸上摸了一把,伸手拿过铜镜,递到了她面前。

“啊……不……”

夜君倾看着镜中的容颜,失声惊叫,等缓过神来,蓦然泪流满面,“太子,妾求你,帮妾换回来吧……”

“倾儿,这样不是看得更清楚吗?你知道吗?你那九妹不见了,他昨晚搜遍了本太子的府上,就是漏掉了你的房间,你说,他是对你有情还是无情呢?害得本太子都没看个清楚。”

凤麒麟伸手捏上她的下巴,拭去她滚下的泪珠,幽深的眸底闪过无人能懂的异芒,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有如妖娆的夜承欢在他的眼前哭喊求饶。

“九妹不见了……”夜君倾心底一震,丝丝的苦涩浮上心头,原来,他只是为她而来。

抬眸看看外面的天色,虽已入夜,却不如昨日的夜深,这才惊觉,她真的睡了一夜。

“那九妹她……真的在你手上吗?”夜君倾也不傻,凤麒麟的变态她早已领教,只要是凤苍穹有的,甚至是对他心喜的,他都通通会掠夺过来,并以折磨为乐。

凤麒麟就微挑了唇角,一双邪佞的黑眸露出丝丝的嘲讽,大掌顺着脸部下滑,捏住她来不及穿衣的柔软,“倾儿,昨日都说忘记他了,怎么又会如此关心?要不,本太子将这样的你送给他如何?”

“不……倾儿永远是太子的人……”夜君倾如同被惊雷劈到,云眸中再次蓄满了泪水。

“倾儿,本太子可是好心,让你看个清楚,他若要了你,不也如了你的心愿吗?”

凤麒麟大手越往越下,恶劣的摩挲,夜君倾身躯一颤,连连摇头,“太子,妾不要……”

“那,再让本太子好好看看如何……”

凤麒麟再次点了她的睡穴,手往床柱的某处一按,一阵开关轰鸣,赫然出现一条地道……

还是东城门的那座民宅。

凤苍穹站在那间被他毁了一室昙花的房间,幽深的凤眸缓缓地掠过,手中拿着火摺,正在寻找着什么。

第101章 自责中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