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5章 营救失败

  呸……

你个丫的,能不能别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到女人的头上?姑奶奶又不是圣母玛利亚,能开导你内心的黑暗!

夜承欢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却能体会他身上孤寂而又忧伤的气息,一直藏在温润面具之下的仇恨,那种视为禁忌的阴暗,有如找到了释放的决口,把最为真实的他,呈现在她的面前。

良久,他一个翻身而下,侧躺在她的身侧,温暖而又寒凉的手在她的脸上游移,幽深的眸底极为飘渺,带着些许温热的气息,回响在她的头顶上方。

“明明是我先找到你的,为什么,你要爱上他呢?”

他似自言自语,大手在她的脸上来回摩挲,极其的温柔,甚至还抚上了她的发梢,有如体贴的情人,如若不是她心有怕属,怕是都会陷入如此的柔情。

夜承欢感觉到了危险,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意从他的气息中渗出,恢复平静,又带上温雅的面具的他,才是最为可怕的凤墨白!

“欢儿,说,你和他,洞房了吗?”

凤墨白手中的力道忽而加大,声音却变得极为的低沉,她转动眼珠,只能看到他眼帘微阖的俊脸,如扇的长睫抖动,遮住一波无人能窥的黑暗。

说?拿什么说?

夜承欢动弹不得,猛翻白眼,他却忽而倾身,寒凉的黑眸与她的对视,夜承欢眸底蓦然射出冰冷,如一道漩涡引人入迷。

“洞房了是吗?本少主,从不碰别人碰过的女人!”凤墨白似从她的眼底找到了答案,翻身而下,竟是拂袖而去。

夜承欢被禁锢在床上,心底却是暗惊,他在如此情绪反复无常的时刻都未中得她的催眠之术,他的功力,到底该有多高!

奶奶的,装得那么高尚,害她还以为“残花败柳”真能横行,原来竟也嫌弃她是个“二手货”!

呜……

此时的夜承欢,无比的庆幸她和凤苍穹终于洞了房,她敢断定,也许先前他还没有此心,刚刚,却是委实动了用强之心!

密室之中的凤苍穹,却和夜承欢截然相反,陷入因洞房误事的自责之中……

他被四根大铁索吊住四肢,中间又有一根直直地穿过琵琶骨,加上胸前本就未愈的伤口,未着上衣的胸膛,鞭痕遍布,满目干涸的血迹,一眼望去,令人触目惊心。

“四哥……”凤潇澈从地道而入,一张易容过的如同暗卫的黑脸,在那个巴掌大的通风口看到铁笼之内如此的四哥时,眸底全是心痛和震惊!

在他眼里无所不能的四哥,怎么会变成今日这般!

震惊过后,他的眸底,又蓦然闪过惊天的愤怒,转身凛然下令,“传令下去,秘捉九皇子,如法炮制!”

“是。”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随即领命而去。

“她呢……”凤苍穹听得动静,废力地睁开眼眸,已然泛白得毫无血色的唇,吐出低低的几不可闻的字眼,凤潇澈听不到,但他却懂!

“四哥,她在凤族少主手里,我已经派人去了!”凤潇澈沙哑了声音,隐有丝丝的泪意,他所受的苦,比起四哥来,从来就是九牛一毛!

“四哥,你等着,我来救你……”凤潇澈收敛心神,加入了身后无数正寻找机关的属下。

九皇子府,凤烨煜站在庭院的某处枯井,俊脸上勾出丝丝的冷意,对着身后的暗卫们一声冷喝,“快,灌水,不要停!”

府内的某处,一个普通的护卫远远的看着,而后,又悄然的出了王府……

西凤国的别院,木希尘如画般的俊颜异常复杂,在房中不停地踱步,竟是怎么也安不下心来。

他,怎么会在那时起了如此屑小的心思!

忽而,一只信鸽飞来,他取下一看,面上大喜,提笔写下几字回了过去,这才闪身出了别院,飞身上马,直奔往凤族而去的水路。

四方营救与算计,再次拉开了悄然的序幕!

三日之后,还是那座画舫,仍旧是不紧不慢地飘着。

船舱的最前沿,一张小小的方桌旁,坐着两个看似悠闲的身影。

凤墨白一身黑衣,淡淡光华的嘴角正含着浅浅的笑意,手中寒凉的黑子有如他真实的写照,修长如玉,骨节分明,处处刻画着优雅与俊逸的手指,正在棋盘之上,独自一人指点江山。

夜承欢坐在一旁,妖娆的秋瞳却是暗转个不停,凝视着微波荡漾,与两岸相隔甚远的水面,见俨然已是河道的正中,心头的疑惑,一阵多过一阵。

这厮的样子,哪里是赶路,分明就是在算计着什么!

脑中似有灵光一闪而过,难不成,他在等凤苍穹或凤潇澈的手下来救她,好把“绝杀门”和“百花宫”一网打尽?

一念至此,她的心底越发焦灼,三日来她想了不少办法软磨硬施,甚至还不惜和他和平共处,可凤墨白就像成了仙,对她无理的取闹总是莞尔一笑,温润至极,又似听若未闻般我形我素。

就如现在,她说要透气,看看能不能从这唯一的开放之处找到水中逃生之路,他却步步紧随,在她身旁摆起了棋盘。

呜……

你不是不碰有夫之妇吗?为毛又还是没有打消娶她做夫人的念头,难不成,娶回去晾着,叫她守“活寡”不成?

夜承欢憋屈了,又似怒到了极点,这三日来,这厮的洁癖,她算是领教了,早起,午睡,就寝,他竟然全都要沐浴,一天洗白白的时间,比他在她眼前晃悠的时间还要多。

呸你个丫的,洗得这么香,又不送上女人的床,你这是瞎讲究个什么?

夜承欢在心底不停的怒骂,对着那气定神闲,俊逸如天山雪莲的人影鄙夷地看了一眼,你这厮,再美又如何,心太黑,注定你什么也得不到!

“欢儿,陪我下一盘如何?”接收到她的注视,凤墨白抬起一双温润的眼眸,暗光浮动间,似乎有一道阳光,穿透了他常年的冰冷和黑暗,看来多了几丝融融的暖意。

嗯?

今个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夜承欢诡异不已,他却淡然抬手,抓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竟是被他强搂到了身上,靠在他有如阳春三月般温暖的胸膛。

“放开。”夜承欢挣脱不了,满脸黑线,他的头颅抵着她的,柔和的嗓音中又似带着丝丝迷茫,“欢儿,你告诉我,爱上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

嗯,他把她抱在身上,讨论如此高深的学问?

夜承欢惊悚不已,眸中却是急转,这厮,软的硬的都不行,或许,可以试试感化他?

心念一动,夜承欢也没再太过挣扎,尽量避开和他太多的肢体接触,清冷的嗓音有如低喃,秋瞳中已然溢出思念的悠远,“爱上一个人,你的眼里,心里,就全部都是他……牵手一生,不离不弃。”

凤墨白身躯似有一震,倏而又抬头直勾勾地紧盯着她,幽深的黑眸似要看到她的心底,隐有难言的期待之色,“那,你爱我如何?只要你答应爱我,我就放过他们,好吗?”

第105章 营救失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