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5章 夫妻搭档

  嗯,奶奶的,竟是如此黑白不认帐不成?

夜承欢嘲讽地勾了一下唇角,看来,还真如凤苍穹所言,这太子绝然不会承认,就算认了,有那块“杀无赦”的御赐金牌,就是一个用来反驳的最好借口。

她根本就没在太子手上,凤苍穹去找他,他就是自卫,而那地道之下,毫无证人,说出去,也只是两败俱伤,他有“无影楼”,你有“绝杀门”,都会是皇上眼中的刺。

可是,这一趟,她又必须来,她总得看个清楚,这凤天帝,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苍儿,你可有何证据?”凤天帝听得太子的推诿之词,不怒而威的龙颜更为深沉,心底间的复杂,被他很好的掩盖。

好你个皇上,这就是你主持公道的方式吗?

夜承欢气得不行,妖娆的秋瞳泛出讥俏的流光,掷地有声地吐出断然的冷音,“太子皇兄,你口口声声说没有伤王爷,那,八日之前的晚上,你在哪?”

笑话,以为各自都握有把柄,就不能奈你何吗?

夜承欢眼波流转,闪过几抹深思,那日之事,凤苍穹已然说过,唯一的突破口,在夜君倾的身上。

那个太子,还真是个变态的恶魔,竟然会当着凤苍穹的面侮辱她的八姐,难道就因为喜欢过凤苍穹,就要受到如此的折磨吗?

“四弟妹,这么久的事,谁记得呢?”凤麒麟笑得温润,幽深的黑眸扫过夜承欢流光浮动的黑脸时,眸底隐有跳跃的异芒,转瞬即逝,来去无影。

好,很好,这狗皇上在养心殿之内搞什么三人对质,一看就是想走个过场,你也跟着敷衍是吗?

“他伤的最重的地方,是哪里?”夜承欢唇角一勾,浮出一抹诡异的笑,靠近凤苍穹轻声的询问,今日就算不能治他的罪,她也要扒下他的面具。

“双儿……”凤苍穹安抚地拍了一下她的手,这个女人,她就不能等到他伤好吗?

夜承欢斜斜地睨了他一眼,你个丫的,大男人主义就有这么强吗?我们谁出手,又有什么不一样?

“太子皇兄,四弟妹请教你一事如何?”

夜承欢蓦然起身,快得凤苍穹根本来不及阻止,人已闪身到了凤麒麟的右前方,用一个巧妙的弧度挡住凤天帝正面的视线后,紧紧地盯着凤麒麟的眼睛,妖娆的银光有如冰冷的漩涡,令人着迷。

凤麒麟目光一怔,转而一脸痴迷,身不由己地吐出回答,“什么事?”

“太子皇兄,你身上有伤吗?哪里有?什么人打的?”

夜承欢直直地紧盯着他,声音异常的柔和,凤麒麟俊脸迷茫,回复却是传到了凤天帝和凤苍穹的耳朵,“有伤,在胸口处,四弟打的。”

“太子,你……”凤天帝一声不可置信的冷喝,凤麒麟陡然一怔,目光恢复清明,夜承欢心底暗咒,不得不坐回原位,“皇上,这太子皇兄,可是亲口承认了他和王爷交过手。”

奶奶的,到底是看出了端倪还是太过惊讶,竟然打断了她的催眠之术?

“双儿……”凤苍穹大手悄然握住她的,嘴角边勾出惬意的弧度,他的女人,会的东西还真是多呢。

凤麒麟虽不知经过,反应过来也心知中了夜承欢的暗算,温润的眸底闪过暗芒,倏而对凤天帝一个起身,“父皇,四弟妹被奸人所掳,四弟拿御赐金牌相逼,儿臣只是出手自救……”

呜……

你个狐狸太子,竟然真的拿这个来当借口!

夜承欢白眼直翻,“太子皇兄,那你又为何要把王爷关在地道之下,还放水淹了地道,想将王爷和七弟全部闷死在里面?”

“什么?”凤天帝一脸的吃惊,“苍儿,这真是太子所为?”

“四弟妹,太子皇兄只是和四弟有些误会,那日打过之后就分开了,四弟被困,应该是掳你的奸人所为,还是莫要冤枉太子皇兄为好。”

凤苍穹还未回答,凤麒麟抢先出声,一双黑眸已然带了邪佞的异色,闪过几抹幽深的狠厉。

很好,要证据是吗?那姑奶奶,就把证据给你找出来!

“皇上,可否宣太子侧妃来一问?”夜承欢眸底闪过冷意,转而对凤天帝凛然出声。

“父皇,这与儿臣的太子侧妃又有什么关系?”凤麒麟再次阻止,凤天帝黑眸闪烁,忽而目光变得极为慈祥,“苍儿,太子,如今圣女之争在即,熠儿又伤了腿,此事,容后再议如何?父皇实在是不愿看到你们兄弟相残啊!”

额……敢情这皇上,为了圣女,就可以连凤苍穹的命都不顾吗?

夜承欢一阵无力,转而唇角微勾,笑得异常诡异……

正午时分,“福记楼”,那家有名的美食轩。

三号包厢。

出得养心殿,夜承欢按捺住心底的怒气,就和凤苍穹一起来到此处,今日,她要宴请木希尘。

门外,一身紫衣,华贵不羁的身影缓缓而来,夜承欢连忙起身,对着木希尘一声打趣,“希尘太子,来得这么晚,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她的心底是有小小的不安的,毕竟前晚,她过河拆桥地划清了彼此的界限。

“哪里,苍王妃相约,在下怎会不来!在这先行恭喜苍王了!”

木希尘寒星闪烁的黑眸浮光流动,妖媚而又暗含霸气的眉梢微微一挑,唇角一勾,笑得极为优雅,面若春晓的容颜有如画中走来,卓雅不凡。

“是本王该谢谢希尘太子才对!”

凤苍穹对于他们之间的熟稔眸底有略微的阴郁,但也风度极佳地抱拳行礼,稍显苍白但却无损俊逸的五官,刻画出惊艳而又睥睨的风情,一双深邃的凤眸,有如吸纳了日月光华,璀璨如星,晶亮如钻。

两人的目光,暗含打量,一眼都似看到了对方的眼底,丝丝欣赏和碰到对手的愉悦,在空中交锋。

“来,我以茶代酒,敬希尘太子一杯,多谢相救之恩。”夜承欢也懒得理会“深情”而望的两人,这敌对的身份本就注定了难以合谋,浅笑着端起一杯茶打破了僵局,对凤苍穹不悦地瞪了一眼。

你个丫的,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不能多表示一点善意吗?

“苍王妃不必客气。”木希尘欣然的收回了目光,对着夜承欢优雅一笑,举杯吞酒入喉,接到她的邀约时,他本犹疑,怕父皇知道会责怪,可是,他还是来了。

如今看到她瞪凤苍穹,心底竟是有着丝丝的愉悦,曾经有过的郁闷,就不翼而飞。

“太子哥哥,原来你约了苍王啊,怎么也不叫上西雅?”

三人一番客气,正欲动筷,包厢的门却忽地被打开,一身杏衣的木西雅不请自来,粉嫩而娇艳的丽容,在见到凤苍穹后蓦地染上动人的绯红,如水的明眸,写满爱恋。

呜……这花痴公主,竟然还玩跟踪?

夜承欢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她,从桌上取过凤苍穹的粥食,用勺子轻轻地搅拌着。

第115章 夫妻搭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