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9章 矛头直指

  呜……我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你用得着这么卖力勾搭吗?

“只准一次……”夜承欢默默的泪了,直觉黑脸暴红,浑身的血液都往上冲,脑海一片晕眩之际,再也抵挡不住身后小苍苍有意无意的蹭动,呼吸微喘地交涉着最后的阵地。

话音刚落,身体瞬间腾空而起,再次落地的时候,她已全身尽褪地躺到他身下,那双如愿以偿的凤眸在她头顶上方光华流动,深邃如晶莹的漩涡,薄如胭脂的樱唇即刻覆上她的,只能听到他从唇齿间逸出的压抑而又深情的低呼,“双儿……”

“嗯……”夜承欢只觉喉咙发干,一片烟花灿烂地承接着他的狂风暴雨,算了,让他折腾去吧,他的金刚钻这么久没磨过,怕是会抗不过刺激一泄千里吧?

再次失了阵地的夜承欢自我安慰地邪恶着,可结果却是让她呕得要吐血,最后的最后,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嘴里直哼哼地尖叫又喘息,真真让他搓瘪捏圆,折腾了个够。

“双儿……看着我……”

“双儿……乖,叫我……”

诱哄的魅音似是一遍遍回放在她的耳边,夜承欢就像缺水的鱼儿般被他送上天堂又跌进地狱,一波又一波的晕浪向她袭来,受不了地直磨牙,“你那是一次吗?”

呜……你用的是虎丹,又不是虎鞭,为毛这么久还亢奋不已?

夜承欢泪得不行,凤苍穹却是挑高了眉角,额际的汗水,一路往下,沿着鼻尖掉落到她的脸上,粗喘着在她唇边吐出回答,“双儿,你在怀疑什么?”

又一个惩罚的吻扑天盖地而来,吞下她所有的抗议,握住她腰间的手,猛的攫得更紧。

“啊……不来了……苍……真不来了……”夜承欢被他一个用力顶得只差要爆炸,扭动着求饶,浑然不觉这是对凤苍穹最为折人的折磨,他心底一颤,一个激灵就捉住她的手,趴在她身上,“双儿……”

这个声音,透着到达极致的沙哑,夜承欢这才得到解放地大口喘气,妈妈咪啊,你个小苍苍,终于交待了?

暧昧的余韵在房间里扩散,两个交叠的身躯还未分开,门外,响起杏儿似咽了咽口水才敢开口的声音,“王爷,八王爷他……”

奶奶的,还真叫一猜一个准!

“去!”夜承欢气得一脚将他踢开,拿起被子蒙住脸,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杏儿的脸,都快要红成猴子屁股了,亏她刚刚还叫得那么大声!

男欢女爱很正常,可为毛她就每次都要这么悲催,这大白天的,不纯粹挂上不务正业的招牌吗?

她现在可是教练,出门之前就说过,下午教他们搏击和擒拿的!

“双儿……你和我一起去……”凤苍穹对她的羞愤愉悦地勾着唇角,俊颜慵懒,透着丝丝魇足的妖媚。

待两人终于整理好来到正厅,凤阡陌已然等得一脸焦急,“四哥,父皇有旨……”

“八王爷,王爷养伤需要静养,如若没什么要事,你还是回了皇上吧。”夜承欢早已收敛了心神,嘴角轻勾,带着妖娆的冷意,不等凤阡陌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

笑话,凤苍穹差点送命,事关太子狗皇上就和稀泥,九皇子之事,无凭无据的,又有什么资格来叫凤苍穹进宫!

三皇子的腿被打断,不也这么不了了之吗?那皇后,还当真以为她能一手遮天不成?

就算要去,她也得端一端,故作糊涂谁不会?

“四哥,是九弟不见了,父皇下旨,所有人都得进宫……”凤阡陌也未发现夜承欢的破绽,他都快被这几天的事弄得头都要大了,兄弟之间,竟是接二连三的出事。

嗯?所有人都得进宫?

“七弟,走。”夜承欢诡异了,嘴角的浅笑越发的加深,好,那就让她看看,这皇后的嫡生子,到底重要到怎样的地步?

养心殿,气氛再次一片冷凝。

凤天帝坐在主位,皇后坐在一旁,月贵妃坐在一侧,下面九子,整齐无比,各自的王妃,也都心怀惴惴地坐着,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各位皇儿,近日来,先是熠儿,又是苍儿和澈儿,如今又是煜儿,朕,实在是倍感心痛,这到底是何人想要害朕如此多的皇儿啊?”

凤天帝似是一下苍老了许多,威严的龙颜上一片疲累之色,似也已然不堪承受这皇室之争。

“皇上,你可要为煜儿做主啊……”皇后明艳的眼底全是泪意,保养得仪的脸上一片梨花带雨,略带抽泣的声音,似能柔媚到人的心底。

呵,好一个温柔攻势!

夜承欢不屑地勾了勾唇角,抬眸看到凤苍穹眼底的讥俏时安抚地握住了他的手,心底隐有酸楚。

九皇子有母妃叫冤,可他们兄弟呢?那雪贵妃,她可是听说了,虽然凤天帝没治她死罪,可却已被打入了冷宫,依皇后那性子,怕也是不时地穿小鞋,日子极为难过吧?

一念至此,她又忍不住有些疑惑,这兄弟俩,到底和雪贵妃有何嫌隙,竟是只要没死,就这样置之不理!

“双儿……想什么……”凤苍穹眼眸低垂,看到她微拧的眉梢,抬手替她抚平,深邃的眸底流光浮动,仿若只能容下她一人的身影,光光影影间,其他的人都已被他忽略。

“陌儿,朕命你全力缉拿这‘鬼煞双绝’,务必要把煜儿给找出来!”

凤天帝幽深的黑眸微眯,扫过旁若无人的凤苍穹和夜承欢时,眸底似有精光闪过,转瞬即逝,对着一脸英武的凤阡陌凛然出声。

“皇上,什么‘鬼煞双绝’,依臣妾看,纯粹就是有人假扮,江湖之上,这名号可是听所未闻,明明就是有人心怀报复,想要杀害煜儿啊!”

皇后闻言,抬袖用丝帕擦了擦泪水,抬起一张泪痕犹布,眼眶泛红的娇颜,丝丝控诉和愤恨的目光,竟是毫不避讳地直射夜承欢和凤苍穹的方向。

嗯?好你个皇后,真以为坐得高,你的话就是金科玉律不成?

夜承欢垂下眼睑不欲理她,她又没指名道姓,这捕风捉影之事,她又何必强出头!

“父皇,儿臣府上昨夜也进了刺客,还杀死了父皇赐给儿臣的四大罗刹,那人身手之高,儿臣自望不及,与今日掳走九弟之人,倒是极为相似。”

太子凤麒麟也紧跟着站起,深幽的黑眸暗浪翻滚,邪佞的嘴角,勾出狠厉的弧度。

“什么?太子也遇刺了?”凤天帝惊得龙颜一凛,眉宇间就多了几分凝重,再说出来的话,竟是带着浓浓的怒气,“陌儿,朕赐你御赐金牌,速速去查,找到这‘鬼煞双绝’,当场杀无赦!”

这四大罗刹,竟是皇上赐给他的?

奶奶的狗太子,为了保护他得到圣女,皇上还真是下了血本呢!

夜承欢更加不屑的浅笑,缩了缩刚才被凤苍穹折腾得不行的身子,打了个哈欠就趴到了他身上,昨夜过了寅时才睡,这几日更是体力超支,尽管有了内力后打打坐就好了,但也比不上这种天然的补眠。

第119章 矛头直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