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0章 喋喋不休

  “干什么?拟旨,传皇位给太子!”福公公笑得阴森,眸底似有阴狠的绿芒闪烁,凤天帝一声怒斥,“笑话,太子如今成了废人,又何以能承继大业!”

“你敢说你自己的儿子是废人?凤天老儿,你的心,也未免太狠了吧?”

福公公似被激怒,同病相怜的痛楚,让他的眸底泛起一片狰狞之色。

凤天帝就闭口不言,几丝复杂和纠结的情感,闪过他怒意翻腾的眼眸,皇室相残的血腥,他并非第一次经历。

当年,他不也是踩着鲜血而上的吗?也许就是那样,才造成了他的太过偏执,他一心想把苍儿的棱角磨平,却一次次的伤了他的心;他想让太子自行悔改,却在泥淖中越陷越深,都是他的皇儿啊,他的心,又岂能真的不痛!

二十年来,为了丢失的玉玺,他小心翼翼,每行一步都机关算尽,如履薄冰,可到头来,却是妃嫔怨恨,皇儿失望,身边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快点,要不然,福禄也叫你变成废人。”福公公浑然不觉凤天帝心底的纠结,浓浓的恨意,从他的眼眸中射出。

凤天帝心底隐有所动,“你到底是谁?”

“哈哈……皇上哥哥,你果然还是如此的精明!枉皇弟自宫成了废人,在你身边藏了十五年,今日才因你选定了苍儿来继承皇位一时放松才找到机会,真是不易啊!”

福公公笑得有些苍凉,谁能想到,他当日的太子,却因未得到圣女而失了皇位,今日之事,与二十五年之前,何其相似!

“那玉玺,是你偷的?”凤天帝没想到一猜就中,眸底就又蓦然多了几丝痛楚,为何命运,就总给他开这样的玩笑?

当年,他为了圣女,为了高位,放弃了那个有如云雾般映在他心头的女子,甚至,整整二十五来,从未派人找过她,无情无爱地呆在那个高位,耗尽他万般的算计和辛苦,到头来,还要他将所有的一切,又都送还给他的太子皇弟吗?

“是皇弟偷的,如何?皇上哥哥,你放心,皇弟会让你好好地看着你的江山怎么被别人坐去的!你既不愿下召给太子,就传位给九皇子吧。皇弟会把他医好,让他做个堂堂正正的皇帝,怎么样?”

福公公笑得格外的阴狠,指间在凤天帝鼻尖下一弹,又不知什么毒粉射出,凤天帝浑身一阵痉挛,像是进了地窖般颤抖个不停。

“到底下不下旨?”福公公厉了一双眼眸,蓦地双手就掐上凤天帝的脖子,凤天帝直觉喘不过气来,面容惨白,眼球突出,隐有昏迷之状。

“放开父皇!”忽而,凤苍穹的声音猛然响起,一帮帮的灰衣人飞身直挡,他却几个起落急空翻转,一把飞刀,精准地射向福公公的手腕。

福公公连忙松手,看到凤苍穹直觉意外,又有着些许的惊惧,这小子,怎么会来得如此之快?

“你是‘流雨’?”凤苍穹一眼看到了凤天帝的症状,凤眸一眯,锐利而深幽的冷光直射福公公,想不到,“绝杀门”找了十五年的叛徒,竟就在父皇的眼皮底下。

“还真是虎父无犬子!竟被你一眼识透!苍王,‘绝杀门’的门主,果真名不虚传啊!”

福公公发出一阵尖细的阴笑,既然凤苍穹能闯进地道,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太子又败了!

没想到,二十年的时间,都除不去师傅看中的这个小子,生生让他束缚了太子这么多年,还落得如今惨败的下场!

“本王,今日就替师傅他老人家清理门户!”凤苍穹一阵怒意翻腾,心底对凤天帝那一丝怨气忽又少了几分,他四敌环伺,能存活至今暗中保全他们兄弟的性命,也委实不易!

凌厉的掌风,透着浑厚的内力,如今已有二百年内力修为的凤苍穹,配合着一手不输于夜承欢的飞刀银针之术,竟是把一干灰衣人,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消灭了个干净!

“你……”福公公惊得不行,这苍儿,功力怎会如此之高?难怪太子不是他的对手!

“去死!”凤苍穹没给他丝毫反应的时间,一掌就劈了下去,福公公的身躯无力地倒下,凤天帝想要阻止,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哟,发这么大火干吗?”身后,夜承欢提着昏迷了的凤麒麟走了进来,心底一片腹诽,为了你的父皇,肝火如此之旺不成?

“苍儿……玉玺在他手里!他……是父皇的弟弟,当年的太子弟弟!”凤天帝终于喘过气来,挣扎着说出一句,凤苍穹嘴角一抽,盯着自己的双掌,一时说不出话来。

嗯,还有这等沉年冤雪?

夜承欢看着倒在地上的福公公,也一阵无力望天,奶奶的,这异世的人,为毛都这么会装?

“我们回去吧。”郁闷得不行的夜承欢,把手中的凤麒麟扔在地上,拉着凤苍穹就走。

身后,凤天帝本就浑身抽搐的身躯越发的抖动,这苍儿的王妃,还真是心黑!

栖霞阁,一片雾气缭绕,终于回得府来的夜承欢,一脸疲累地趴在床上,咬牙吐出一声低咒。

算算来到异世的日子,似乎,就没有一天安心的,难不成,她还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前世今生,都是操练的命?

“双儿……乖……先洗了再睡……”殷勤无比为她伺候准备热水的凤苍穹,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径直往屏风后走去,深邃的凤眸低垂,璀璨的流光透过如扇的长睫倾泻而出,直觉比烛台上跳跃的烛光还要来得晶亮,低沉的醇厚的嗓音,透着可以感知的沙哑。

额……男人,你在哄小白兔吗?

这纯粹就是诱哄!

夜承欢不耐地翻着白眼,她完全可以想象,今晚绝对是洗了睡不成,睡了又得洗!

悲了个催的!她今日很累好不?

“你这是干什么?”待走到屏风之后,夜承欢看到浴桶四周的几块竖地大铜镜时,惊悚地瞪大了眼睛,这男人,今夜还搞“浪漫调”不成?

“双儿……你不想看看吗?”

凤苍穹修长的手指已然解上她的外衣,喉结轻滚,凤目灼灼,直盯着眼前这张肌若凝脂腮若桃花的脸,吹弹可破的毛孔都似清晰可见,细细的弯弯的黛眉,透着属于她的调皮,一双秋瞳,卸去防备之后有如云雾,菱唇很薄,但却很嫩,娇艳欲滴,令人忍不住想要细细的品尝。

呜……你个色胚!

夜承欢身上最后一件衣衫脱落,当她从反射的铜镜清楚地看到背上那只完整的七彩凤凰时,一阵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妈妈咪啊,她不要当什么狗屁圣女好不?

“双儿……好美……”凤苍穹灼热的视线从她未着寸缕的身上扫过,焕去黑肤后,女性的特征变得异常的明显,肌肤如玉般剔透,又似浮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有如樱花般胭红的花蕾,在她莹润的柔软上挺立,纤腰细腻,双腿修长,黑白分明的某处,更是带给他视觉的冲击。

第150章 喋喋不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