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8章 出发之前

  木希尘不觉好笑,心底的苦涩似又悄然间隐得更深,似要抬手抚脸,“澈王,在下脸上有东西吗?”

“哪里,希尘太子一表人才,四哥这几日赞赏有加,叫本王跟着多学学,今夜一见,更是卓而不凡,本王当真是荒废了时日,在三国太子面前,实乃相形见绌。”

凤潇澈一通溜须拍马和自贬之词说得极其顺畅,听得夜承欢暗翻白眼,木希尘眉梢微抽,敢情这如今的苍太子,是把他当成了头号劲敌啊!

他黑眸流转,倒也回复得夹枪带棍,丝丝的调侃之意,从他优雅的唇间逸出,“在下能得太子如此赞赏,还真是受宠若惊,只可惜终究输了太子几分,只待他日有机会再一较高低啊!”

嗯?这厮还存心不让凤苍穹舒坦了?

夜承欢笑得戏谑,凤潇澈也一脸的邪佞妖娆,凤目中闪过几许赞赏,这人与四哥,也算棋逢对手。

“少贫嘴了,吃东西吧。”夜承欢看得燕南诏和北冥夜也似要一表决心和凤苍穹一争高下时,连忙敲了凤潇澈一个爆栗,打断了她不愿继续听的“表白”。

“太子妃,不知能否让在下等再见识一下太子妃的惊才?”

席间,众人客气地互相敬了一轮酒,由于凤苍穹还在宫中布置临行前的一切,让三国太子找到了单独相处的机会,自是不肯放过此等套近乎的文雅之举。

呜……你们能不能别这么酸?

夜承欢直觉惊悚,瞧这附风弄雅的,以为她是那种爱出风头的女人不成?

她可是有夫之妇,就算追她,也不能当成一般的世家小姐来对待吧?公众场合如此吟风弄月的,传出去,只会自损了自己的身价!

“太子们,那些文绉绉的事,咱就别弄了。你们的心思我知道,可这一生,就算凤苍穹死,我也不会再选择别人,不求同日生,但求同穴死!娶我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生生死死,不离不弃!太子们身居高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又执念于一介圣女呢!”

夜承欢秋瞳妖娆,亮如璃钻的晶莹中一片傲然物外之气,娇艳如画的五官,也如染上飒爽的英气,眉梢间的凛然,令人不敢直视。

“不求同日生,但求同穴死!”

这几个字,像是一颗惊雷再次震响在三人的心间,这个女子,是在暗示他们,完全没有机会了是吗?

她略带嫣然而又倾城般的浅笑,就如一缕甘泉映入三人的眼帘,直觉眼前一束耀眼的红光闪耀无比,有如天籁的清冷嗓音再次响起,“太子们,一介女子而已,本领再大,也改变不了四国的变迁。相安无事不是也很好吗?何必为了那高位的虚华,让天下苍生血染沙场!”

三人的心底就又是一震,相安无事?

真能做到相安无事吗?

自他们出生起,被灌输的就是长大后要夺得圣女,争得东方之尊,一统天下让世人瞻仰,如今这个女子,却是要劝说他们改变心意,人人贪恋的高位,在她的眼里,只是虚华?

不,不可能!

燕南诏和北冥夜就似抗拒地摇头,一想到放弃四国之战,就有一种不知前路为何的迷茫在心间缠绕,木希尘如月的寒眸也闪过诸多深思,可丝丝的不确定之色,也犹可见。

额……看来,想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执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夜承欢就无力地摇头,与凤潇澈对视一眼倒也豪气冲天,“来,咱们不说这些,喝酒!”

“九妹,你可害惨三哥了,这大将军……”酒至半酣,包间的门忽被推开,一脸怪叫的夜君祈,在看到在座的三国太子时,吐到舌尖的话蓦然收了回去,习惯性地摸摸鼻子,这才颔首示意。

夜承欢已然喝得腮若桃红,琉璃般的秋瞳却是闪烁如星,肆意的目光把他从上到下扫了个遍,这才轻勾唇角打趣,“三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身官服一穿,谁敢再说你还是那个放荡公子哥啊!”

“九妹……”夜君祈连忙求饶,妖冶的脸竟似起了绯红,眉梢间却又流淌着几分难掩的豪气。谁会没有功名之心,可上有爹爹和两位兄长压着,府里还有虎视眈眈的大夫人二夫人环伺,他想出头,又何其容易!

谁知,这个九妹一变惊人,大婚过后适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把凤凰王朝的皇室和将军府搅得个天翻地覆,东宫之变,圣女之争,所有的赢面,都往太子这边一势作倒,他也没想到,当年因同病相怜结交了澈王,会让他这么早就一偿夙愿!

“三哥,是不是今日没请‘倚翠楼’的美人妹妹前来恭贺,让你失望了啊?”夜承欢似是看出了他的丝丝言谢之意,秋眸一转,就又恶趣的调侃,金子又岂会不发光,没有他自己的慧眼相中凤潇澈这个攀附,她再是伯乐,也不会看中他这匹千里马。

说不定,她会把他归类于将军府的“黑五类”,通通的,都给冷藏了去!

夜承欢笑得邪恶,夜君祈更是无语地摇头,一身全新的官服,倒也没有束缚住他的本色,“这不是有两位美人吗?杏儿,来,给本公子倒酒。”

“去,杏儿才不倒呢。”杏儿也不是吃素的,头一扭就躲过了夜君祈的猪手,几人之间融洽的笑闹和打趣,让三国太子黑眸间隐有涩然,如此的毫无防备,也就这个女人的身旁,才有这等笑闹的气氛吧。

这个新上任的大将军,怕是一点也不输给原有的那位,木希尘自是知道的,如月的寒眸中更是闪过几许深思。

当日救她的人马,人数之多,身手之高,都是他一路目堵,这苍太子,委实不可小觑啊!

嗯?凤苍穹呢?

夜承欢这才直觉诡异,夜三哥都来了,凤苍穹还没忙完吗?

是直接回府了不成?

她正疑惑,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然出现在眼帘,正是面容惊艳,眉间却似隐有累意的凤苍穹,深邃的凤眸,也隐隐地写满了哀怨和控诉。

醋坛又发作了?

夜承欢就摸摸鼻子,笑得异常娇艳地迎了上去,自发地挽起他的手,几乎是才伸过去,就被凤苍穹一手捏住,占有欲十足地缠至腰间,这才翩然落坐在她原来的座位,对着三国太子一个颔首,“各位雅兴,还恕本太子失陪!”

“失陪”二字,似是加重了语气,幽深的凤眸似是淡淡地扫过,锐利而深幽的冷意,却是显而易见,灼灼的凤眸,溢出睥睨的张狂。

悲了个催的!

夜承欢一阵无力望天,男人,注意风度!

本姑娘可不是在偷腥,只是想让他们知难而退,从此一劳永逸只在战场上相见即可!

既然非打不可,她也不是吃素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未开战之前,人家都没撕破脸,你又何必先摆谱!

凤苍穹一眼轻敌后,适才挑高眉梢,对这满桌的美味佳肴阴郁地扫了一眼,“完了吗?我们回去。”

第158章 出发之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