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5章 至贱无敌

  嗯,这厮,族主不会真是被他给毒死的吧?要不然,他怎么来得这么巧?

夜承欢一阵惊悚,悄然往门外而退,凤墨白急步往床榻而去,却又似背后长了眼睛,“欢儿……过来,父主走了,你得行礼。”

欢儿?

你奶奶的,你还敢叫?

夜承欢怒不可遏,妖娆的秋瞳中泛出不屑的讥笑,“凤白目,姑奶奶早就嫁人了,他是你父主,又不是我的,我行的什么鬼礼?”

以为你们人多势众,就当真怕了不成?大不了,鱼死网破!

夜承欢飞身而起,就欲闯出内室,八大长老被她的不敬之言给惊醒,也蓦然急起,凌厉的掌风,从不同的方向袭来,“族主有话,你必须嫁给少主。”

呵,牛不喝水强按头不成?

夜承欢出奇的愤怒,见过强买强卖的,还没见过硬要抢有夫之妇来成亲的!

她衣袖横飞,手腕直翻,把把飞刀和银针直射不同的穴位,纵然八人威逼,可没有那二百手下的束缚,她,也胆敢一拼!

“孩子,你都听到了,别逼我们动手!”天一似是不想和她动手,只是作作样子,立在一旁规劝着夜承欢。

“休想!我已经嫁人了,绝不会嫁给那个白目!”夜承欢不愿妥协,这些人志不在伤她,只是想要阻止她出去,招招留着情面,却也缠得她一时难以脱身,不由下手就又重了几分。

凤墨白对房内的动静全然不闻,温润而又寒凉的眸,直直地盯着族主脸上那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眸底的黑暗,就不可抑制的疯长,倏而,淡淡的开口,“天伯,接下来的事,你来安排吧。”

“是,族主。”天一伸手按下房内的一个开关,只见内室陡地一分为二陷落,夜承欢掉下去之际,惊得瞪大了眸,奶奶的,她竟是早就中了人家的圈套。

怪不得打了一阵还未看到凤苍穹进来,原来,这是间铁室,想必,隔音效果极好。

“双儿……”外面的大厅,凤苍穹心底极为不安,又似隐隐听得动静,正欲飞身闯入,脚踩的地面,却突然向下陷落,一干来不及躲避的手下,再次掉落深不见底的深渊!

凤苍穹和商伯飘在半空,门外,待机关平复闯进来的数不清的“天字号”手下,迅速摆出一个队形,堵住唯一的出口,将两人围困在了中央。

“孩子,你先逃出去,看能不能找到神殿的四大长老……”商伯着急不已,对着凤苍穹一阵传音入密,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想从族主这里得知小主的消息,怕是不可能了。

尽管他打着让凤苍穹找人的算盘,但却心知胜算渺茫,他们这些人,连神殿的门在哪里,都未曾见过啊!

他只是凤族的三流属下,天地商李,凤族以尊卑排名,“天字号”乃族主的亲信长老,“地字号”乃长老的下一级,“商字号”是负责服侍族主和夫人的,比“地字号”更低一级,“李字号”就不用说了,基本属于打杂跑腿的下人,分别服侍长老和“地字号”的成员。

如今的凤族,全在少主的掌控之中,小主不见了这么久,那些支持他的人,只怕早被少主清理干净了。

凤苍穹闻言,就下手极狠,使出全身的招术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太子,你若不想你的手下全死,可以再多杀一些。”“天字号”手下的领队,看着被凤苍穹和商伯消灭的下属,极为动怒地皱着眉,凤族,还是头一次被外人入侵,遭受此等杀戮。

“孩子,你就答应了吧。”从内室中陷落的夜承欢,顺着地道出来之后,竟赫然是凤墨白所住的庭院,八大长老齐齐地站在她面前,天一脸上更是一片尊敬之色。

夜承欢微勾着唇角,用手指抚去嘴角的鲜血,吐出凉凉的两字,“休想。”

呸,卑鄙的八秃驴!

竟趁她往下掉落之际对她同时发掌,害她受了重伤,一时半会怕是恢复不了。

凤墨白站在一旁,极为沉痛地看着被一帮身穿黄色衣衫的手下放入棺木的老族主,绝代风华的俊脸染上难言的萧瑟,黑色颀长的身影,写满了寂寥和悲凉。

“族主,安葬老族主,继任族位,还有族主的大婚之礼,依天伯看,待酉时一起举行如何?”

天一见劝说不动夜承欢,径自恭敬地走到凤墨白面前,待得到一个微不可见的颔首后,这才对身后一个挥手,“地八,去通知全族的人,酉时到大殿集合。”

“是,大长老。”一个身穿黄衫的人领命而去,八大长老也相继离开,把相处的空间,留给了凤墨白和夜承欢。

“欢儿,你真这么讨厌我吗?”凤墨白直到老族主的棺木被抬出了老远,这才缓缓起身,一双温润的眸,光华流转地盯着夜承欢,看着她的倾容之姿,眸底闪过惊艳和隐有纠结的幽怨。

夜承欢已然无语的说不出话来,人至贱则无敌,披着狼皮干尽了坏事,还硬说自己是头羊!

她能和这种黑白不分的人争论什么?

“小轩轩呢?”她能问出口的,只有这一句,也只想问这一句。

凤墨白就笑,笑容很浅,极其的淡然,丝丝受伤的流光和自嘲,一并逸出他那好看的唇角,“本少主在你的眼里,一比不上你的苍太子,二比不上你的小轩轩,只有这两个男人都死了,你才会嫁给我是吗?”

虾米意思?

凤苍穹也出事了?

夜承欢眼皮一跳,悄然运气让“凤缘九天”自行运转之后,扬唇吐出毫不留情的冷音,“凤白目,就算他们都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大不了,我陪他们一起死。”

“是吗?那好,本少主就如你所愿,让你看几出好戏吧。”

凤墨白倏而一个伸手,点了她的几处穴道,挥手叫进两个侍女,“给夫人备水沐浴。”

“是。”两个侍女准备去了,凤墨白从袖袍中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镜子,递到口不能言的夜承欢手中,“去吧,边洗边看,看完了,再告诉本少主答案。”

呵,这是什么鬼东东?

夜承欢被两个侍女扶着去了内室,她要穴被点,行动不便,但仍用眼神制止了她们的帮忙,就这样穿着衣衫进了浴桶,暗自吁出一口长长的气。

奶奶的,幸亏这“凤缘九天”是凤族女子才能修习之术,就算穴道被点也不受影响,只要再给上她一个时辰,也就是天一口中说的酉时,一切就都好办了。

到那时,不仅她的功力会恢复,凤潇澈所带的人马应该也会到来,那三千精英虽说对抗不了长老级别这样的高手,但用来对抗手下,也够平分秋色的了,她现在要做的,也只能是等。

凤族的人再多,她也不信真有那么多高手,估计,凤墨白为了对付她,是把精英倾巢出动了,适才那些穿黄衫的人,功力不是明显比穿玄衫的人差吗?

第165章 至贱无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