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8章 继任族主

  不是说不碰别人碰过的女人吗?怎么这会又这么情操高尚,变成“真正的男子汉”了?

“我的娘亲,只是父主的一个侍妾,是不允许生下孩子的,正好你的娘亲不见了,父主急着去找人,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然生下来了,可是,他说,贱人的孩子太脏,不配!”

凤墨白一边解,温润而又极其痛苦的眼眸,与夜承欢怒得不行的冷眼交织在一起,里面写满的悲凉和哀痛,是从未见过的模样。

呸,你的父主嫌你脏,关我什么事?

以为还是大长征时代吗?搞几次“忆苦思甜”,就能引发她的悲悯之心?

恶心,你快点给我停止!

夜承欢口不能言,气得快要喷火的眼眸,直勾勾地写满了厌恶,凤墨白一瞬不瞬地盯着,好看的薄唇,继续吐出哀伤缭绕的字眼,“我娘亲为了让父主留下我,自甘去了‘李字营’,每天让不同的男人侮辱,可他,却一手把我丢下了寒潭……”

夜承欢眸底一震,原来,这个男人,还真有如此伤心至极的经历!

那个族主的心,真有这么狠吗?

“我本不该活的,可我却没死,一个才满月的婴儿而已,又怎能躲得过呢!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可我就是活下来了……”

“十岁的那年,你的娘亲回来了,带着一个儿子,父主把他捧在手心,给他最好的一切,我以为那真是我的弟弟,谁知,也不过是别的男人的孩子,可他,却不嫌他脏……”

凤墨白似沉浸在他的世界,连解她衣衫的动作都不自觉地停止,听来云淡风轻的口气,渗出可以感知的心酸,极力强忍的悲痛,让他的老二似是自动罢工,美色当前却毫无反应。

额……

夜承欢在心底暗吁一口气,很没同情心地想起了刘德华的歌词,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啊呸,我去你个丫的,你那纯粹是父子恩怨,为何,又要牵涉到她和小轩轩的头上来?

自小的不公,也许让你心中有怨,但,那是你做尽坏事的借口吗?

人心由我不由人!

你既艰难地长大,在这个凤族谋得你少主尊崇的地位,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难不成,你怕小轩轩夺你的族位?

夜承欢心底一阵腹诽,直叹这个人人想要称霸的异世,权利和阴暗,似就缠绕在每个男人的内心,如凤墨白,如太子,如燕南诏,北冥夜,还有木希尘,就算是凤苍穹,也有他的黑暗之处!

这凤族的人,都有自言自语的毛病吗?为何那个族主是如此,凤墨白也是如此?

夜承欢对浑身不着寸缕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极其无语,她真的不是圣母玛利亚好不?为何一而再的把她当成宣泄痛苦的工具?

“欢儿,你爱我好吗?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子,我会好好爱你……”

凤墨白缅怀完了,情绪却倏而激动起来,绝代风华的俊脸,一双总是温润的眸逸出了摄人的晶亮,丝丝期待和某种跳跃的情愫,一并逸出他的眸间。

不好!

这男人,不是不举了!

夜承欢惊悚得不行,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他薄而好看的唇,也缓缓地压下……

“放开她!”一声怒吼,打断了两人即将触到的唇瓣,夜承欢猛地睁开眼,看到房内飘然而落,却是一身血污的凤苍穹时,干涸的眼角蓦然带了丝湿润。

真好,她家的男人还是赶过来了!

“苍太子,休书是你写还是她写,选一个吧。”凤墨白不急不恼,仍旧那样压着她,温热的大掌,放在她头顶的天灵盖,寒凉的眸,与凤苍穹锐利而又冰冷的凤眸相接,斑驳的火花,似燃烧了房内的温度。

“族主,天二护卫不当,让他闯进来了。”房内,由天二到天九各自带领的人马,也紧跟在凤苍穹之后闯入内室,把他团团地包围。

“无妨,本少主的洞房,有他看着,也图个热闹。”凤墨白也不再制着她,伸手扯过丝被将两人盖住,只露出她的脸,温热的唇,已然欺上她的额间。

凤苍穹额前青筋直跳,他躲到对面的屋顶之后,本想伺机而进,谁知,大批的人马却将这庭院包围得密不透风,他眼睁睁地听着凤墨白下令,提前洞房。

他知道这是凤族的规矩,犯了众怒的他人人得而诛之,就连师傅,也只能用尽所有的力气把他一脚踹到这个内室来!

酉时,在凤族上下的忙碌中终于到来。

“葬!老族主!”能容纳上万人的大殿里,天一的声音极为悲怆,一干黑压压的人纷纷下跪行礼,哀痛之声,细碎可闻,不绝于耳。

老族主躺在一副水晶棺木里,栩栩如生的俊颜似是还未曾离去,仿若,只是睡着了一般。

如此的情景,让夜承欢心中蓦地抽痛,她想起了同样身处冰棺的小轩轩,真被身边的这个男人整死了吗?

“欢儿,该我们行礼了。”凤墨白丝毫不理会她的纠结,拉着她就欲一起下跪,夜承欢秋瞳含怒,嘴角讥俏地勾起,“别忘了,大婚之礼未成,我还不是你的夫人!”

凤墨白一怔,倏而扯出温润的一抹浅笑,深若寒潭的黑眸,也似逸出丝丝难言的光亮,“欢儿说得对,本少主自当遵守承诺。”

承诺?

呸,你这种小人,也配说承诺?

夜承欢就不欲理他,一身艳丽的大婚红装,却坚持不带头巾的视线,目露坚定地看向被点了穴道绑在大柱之上的凤苍穹,交换着彼此才懂的灼灼情意。

内室之中,他落地有声的话,似还回响在她的耳边。

“休书我写!但少主你得答应,当着全族人的面明媒正娶,我亲眼看到,方可写下休书!”

呵,还真不愧是她的男人呢,一个眼神,就读懂了她传达的信息!

二人之力,寡不敌众,唯一的办法,是先制止凤墨白的洞房之举!

再等一柱香,她的穴道就快冲开了,她只能在心底告诫,等!

“少主继任族位!”凤墨白跪叩完了,水晶棺木一个旋转,竟是平空陷落入地面,隐隐的光线透露之下,夜承欢一眼看到了众多同样的棺木。

妈妈咪啊,难不成,凤族的坟地,就在这个大殿之下不成?

夜承欢一阵惊悚,兀自猜测着小轩轩的所在,如若他也被关押在这里,她要救他,不是又会触了凤族的鳞角,再次犯下众怒?

看这些人恨不得将凤苍穹给当场宰掉的眼神,夜承欢波光流转,秋瞳中闪过各等算计。

“参见四大长老!”大殿的一干人再次黑压压的行礼,自发的分列至两边,让出其中的一条通道。

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不成?

夜承欢很是惊诧,只见远远的人群之外,走来四个仙风道骨,白发飘飘的老人,和蔼可亲而又俊逸非凡的五官,有如鹤发童颜般让人感到温暖,其中的一位,扫过她时,那种目光,更是透着异样的暖和。

第168章 继任族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