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5章 同归于尽

  “二哥,你和雨弟同为凰族之人,你真的忍心让我受绞刑而死吗?看在兄弟多年的份上,给我个痛快吧!”

雨长老的眼隐有懊恼,都是他,杀掉天二也就算了,为何自作主张,不顾族主之命擅自去杀了天二的孩子?

那也是他的外甥啊!

他怎么就舍得下这个痛手,如今,竟还让族主遭了怀疑,听这动静,就是失了胜算啊!

祖祖辈辈的遗命,竟被他的愚蠢给全都毁掉,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就直接要了天二的命!

“雨弟,族规二哥不敢破,等大哥回来吧。”雷长老瞟了雨长老一眼,眸中似也闪过一丝悲悯。

凰族和凤族自分裂至今,背上狼子野心的罪名之后,他们就算留在了凤族,就算贵为长老,也时刻得小心谨慎,不敢逾族规一步,若是犯了,比起凤族的浸寒潭还不如,凰族之人要受的,是吊着脖颈勒死而后火烧的绞刑。

“二哥,雨弟知道错了,可是,这潭中的臭小子,万万不能让他得到圣女啊!自古圣女,就没有让外人得去的道理,二哥,你就给他一掌,让他死在这潭里吧。”

雨长老眼眸一转,就开始劝说雷长老杀了凤苍穹,这圣女的娘亲,当年既不肯从天二,又不肯从族主,竟是活活自焚而死,还硬不肯说出小主的生父是谁,害他这么多年来,眼看着有人冒名顶替,还不敢拆穿。

他犹记得,那个晚上,凰枭抓住了欲对夫人行恶的天二,他现身救人,天二慌乱中叫了他一声爹爹,他为了铲除后患,和凰枭缠斗到了一起。

族主听到动静,天二仓惶而逃,可族主见有人肖想夫人,再次逼问小主的生父之际,竟也起了圆房之心,再无人相救的夫人,怒得引火自焚,凰枭回救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她烧死,他也被惊得呆住,可就在那时,凰枭猛地一个用力,震断他的经脉废了他的功力。

当时,凰枭是易了容的,化成了族主身边的近卫,凰枭废了他后,身影猛然暴起,抱着那个烧得有如红云的人儿就双双掉进了寒潭,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们全死了,把打捞上来的两具尸体,通通埋葬了事。

族主怒得不行,对小主的生父下了追杀令,可这一切,他却一无所知,昏迷过去的他,一天之后醒来,是在“李字营”里,他的女儿救了他,身边,还站着年仅十岁的凤墨白。

当时,他听说后,和所有的人一样,都把他当成了对夫人真心相护的近卫,他不放心还叫天二去扒过坟,人确实是凰枭,身上还有他留下的掌印,可谁知,他却还是瞒过了所有人,堂而皇之地取代了他的雨长老之位。

他不敢揭发,怕他说出来天二是他的孩子,怕他说出来天二想侮夫人,族主若是知道,定不能容!

就这样,他忍了十五年,一心扶持凤墨白,每天提醒他莫要忘记使命,待凤墨白为他治好经脉后,重新修行,这才恢复至百年功力,可是,却已远远不是凰枭的对手,更加的除不掉他。

他,天二,还有他雨长老一脉天赋异禀的凤墨白,三代都得不到圣女,如今,又怎么能让一个外人给得到?

“雨弟,你就莫要乱说了,这杀太子,二哥万万不可啊!”雷长老眉梢一跳,眼角的余光瞥到那边提着“凤墨白”前来的“风长老”时,急急地打断了雨长老的话。

“雨弟,你竟还是不知悔改吗?一再触犯族规,大哥今日,就给你个痛快!”

“风长老”似是极为恼怒,眸底尽是痛恨,重重地一个挥手,雨长老顿时断气,倒在了地上。

“大哥,这墨儿,真是凰族之人吗?”

雷长老慈目一惊,又隐有哀戚,什么时候,凤族和凰族,能和千万年前一样和平相处,而不再是互不能容的天敌?

这墨儿,多好的一个孩子,比起族主来,是性情好,资质也好,才华横溢,族里无人不服啊!

“二弟,你不想处置他是吗?”

“风长老”眉梢隐有跳动,看到雷长老脸上的不忍,眸光中就透了丝无人能知的安慰,隐含期盼的流光。

“他若只是凰族之人,并无作乱之心,又何罪之有?大哥,千万年前,历来是凰族之人当族主,只要他能将凤族之人管好,让他们安生于这个世外桃源,又何必真的分凤族凰族呢?”

雷长老就重重地一叹,目光中已然带了些悠远,就算族主真是雨弟一脉,可若能出淤泥而不染,又何需枉顾人命?

安生于世外桃源?

这几个字,就似重重地敲在“风长老”的心间,忽而白须微动,隐有自嘲的笑意,抓着手上的“凤墨白”,似觉有千斤之重。

轩弟,我扔了你下去,等她赶来,她会更加的讨厌我了吧?

可是,如若不扔,你又怎么会知道,一个月就被生父丢下寒潭的滋味?

我,只不过想让你也尝尝,被人不喜,被人轻视,从一出生就蒙着一层皮,从不敢以真身示人,生怕被人认出,一掌毙命的那种惶惶之感!

可你呢,同样蒙着皮,为何能活得如此光明正大?

由凤墨白假扮的“风长老”,立在寒潭边笑得极其的寒凉,雷长老直觉奇怪,这大哥,人都抓来了,凤族的人马,怎么一个也不见?

“大哥,现在就要行刑吗?”

雷长老迟疑地问了一句,族主浸潭,可是大事,按族规当全体受戒,他想私下行刑不成?

“嗯,二弟,你去看看,为何人还没到?除去死的受伤的,全都叫来吧。”

“风长老”就连连点头,眉眼间一片疲累之色,雷长老适才反应过来,大哥定是一番恶战,灵力透支身困人乏,这才飞身直掠,几个翻转,人已消失不见。

“轩弟,你在冰棺中躺了这么久,如今,也去游游水吧,你放心,她会来救你,你们的命,她都会放在心上的。”

雷长老走了,凤墨白也不再自语,对着他离去的方向极其温润的一笑,雷长老,看在你对墨儿不忍的份上,墨儿,就给自己积点阴德吧。

话落,他提起小轩轩就是一个用力,冒着幽幽寒光的潭水,激起层层荡漾的涟漪。

该死!他是把小轩轩扔下去了吗?

远远的,在凤墨白庭院没找到人飞来的夜承欢,看到一身白须站在潭边扔人的“风长老”时,心底的怒火,让她失声而叫,“凤墨白,你卑鄙!”

“欢儿,要是想骂,再多骂几句吧。我把轩弟给你送来,不好吗?他有你救,自是不会死,总好过在冰棺中睡上七七四十九天后,五脏衰竭而死,不是吗?”

凤墨白伸手扯去脸上的伪装,一张欺霜赛雪的容颜牵出淡淡的自嘲,对着地上的雨长老极其痛恨地看了一眼后,又对夜承欢笑得极为的优雅,黑眸隐有晶莹的流光,“欢儿,对不对?”

第185章 同归于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