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9章 陷入昏迷

  嗯?什么叫凰灵选中了凤苍穹?

夜承欢看得直咽口水,那个抓住虬龙的双角正在空中奋力挣扎的人儿,不正是被浸了寒潭的凤苍穹吗?

“不要……臭龙龙……我人见人爱美丽的小凤凤,怎么会喜欢你这个丑八怪?”

夜承欢的脑中,忽而响起了小凤凤直哼哼的声音,虽然虚弱,但却透着难言的愤慨和不屑。

呵,这是小凤凤的追求者?

夜承欢风中凌乱了,看到因小凤凤的话似乎更为扭动不已的虬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那叫追求吗?明明就是对她这个夺走小凤凤的主人敌意甚浓,在拿凤苍穹出气好不好!

“大哥,让三弟去帮太子吧。”云长老就再次请缨,他只是一时不察困在了密室,被黑心咒缠上而已,功力并无受损,尽管先前火烧长龙时耗费了一些,但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风长老犹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按族规,太子能出寒潭,就算过了三关,引出凰灵,是他命中所定,也许,也是墨儿命不该绝。

云长老得到许可,就飞身而起,可还没等他飞近,虬龙的口中就喷出涛天的水浪,竟是生生把云长老射出老远,重重地跌回了岸边,溅起的纷纷扬扬的水滴,喷到人的脸上,透着凉凉的寒气。

不会吧?这虬龙,这么厉害?

夜承欢眼睁睁地看着因为这一甩,凤苍穹重新跌落到了水面,虬龙也迅速地降低了身躯,高昂的头,就张开大嘴,往水中的凤苍穹直直地咬去。

“快去!”凤潇澈急得不行,身边的夜君祈就带着三千“御林军”飞身而起,快要落到水面时,虬龙又是一声怒吼,看来笨重的身躯,在水中灵活的打转,把一干人甩得根本就近不了身。

“回来!”风长老摸着胡须,慈目间已然带了凝重,按照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说法,凰灵不会轻易认主,但若他认,得必须靠他一人之力来收服。

千万年前,凰灵本是放在神殿之中的一颗蛋,后来孵化出一条小蛇样的东西,神殿之人养着好玩,长大后才发现,它是一只本领高强的瑞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自此,它和凤凰一样,就分别成了凤族和凰族共同信奉的守护神。

当时,很多凰族男子都想收服它来建立威信,当上族主,据记载,当时的族主,就是与凰灵大战了七天七夜,才成功地坐到了它的背上,当上了凰灵的主人。

后来,凤族和凰族分裂,族主身亡,凰灵就自甘生活在寒潭这一片小天地,也有人想要收服于他,选出身有完整凤凰之凰族男子来诱它出潭,但千万年来,无人成功,所有肖想的人,无一不是尸首全无。

凰灵从不会主动攻击人,刚开始的祖先,还不敢行浸寒潭之刑,后来见凰灵并不出来害人,这才放心而为。

可今日,这个身为圣女夫婿的太子被浸入了寒潭,凰灵却被他引了出来,还真是千万年以来的奇迹!

“风长老……”夜承欢就隐有担忧,凤苍穹重伤未愈,一人之力,又怎么能胜过这虬龙?

“孩子,别急……”凰枭也早已回神,他身为凰族之人,自是知道这一历史渊源,对着夜承欢一番解说后,也只能轻言宽慰于她。

千万年以前,据说,想要帮族主收服凰灵之人,无一不是死样百出,凰灵一怒,谁也不能靠近。

嗯?还有这等典故?

夜承欢无语得不行,要是收服不了,那又会如何?

“收服不了,当然是……死!”凰枭看出她的疑惑,虽然不忍,但也只能实话实说,当年能收服凰灵的族主,被带回来时,全身都是血窟窿。

什么?

夜承欢心底猛然一滞,本就虚弱的身躯竟是有了颤抖,她都有了孩子了,真要让他没有父亲不成?

“四嫂,不会的!四哥定会收服它的!”凤潇澈也如听到了惊雷,转而邪肆的凤眸一片坚定,扬高声音就对着寒潭大喊,“四哥,四嫂都有你的孩子了,你要是不把它收了,我的侄子侄女就要叫别人爹爹了!”

呜……你个二货,这就是你所谓的鼓劲吗?

夜承欢不耐地翻白眼,对着眼眸似有了晶亮的木希尘三人无语地一个叹气,妈妈咪啊,还没放弃吗?

“咳……”所有的凤族之人都一片低笑,风长老等人也是一阵白眉直跳,凰枭则是几不可见地摇头,这孩子,和他的女儿还真搭得上调。

犹记得,她在寒潭边骂凤墨白时,那句见过进勾栏院不掏银子的,没见过不掏家伙的话,可是雷得他一个没忍住,竟是笑出了声。

“你个臭蛋,乱叫什么呢?”暖玉棺中,忽然冒出小轩轩萌萌糯糯的声音。

“小主醒了……”凤族之人,很多人惊叫出声,夜承欢心间一喜,凰枭则是惊愧交加。

凤潇澈邪肆的凤眸间就似也有异色,几步走到了暖玉棺前,“你个臭马屎,还敢叫爷臭蛋!要不是为了救你,四哥会来这鸟屎凤族吗?要是四哥收服不了这狗屁‘凰灵’,你就等着被爷割了你的蛋吧!”

“咳……”众人再次一阵无语,头冒黑线,原来,圣女下令割了那些天牢作乱之人的蛋,是受身边这样的太子弟弟之影响啊!

竟敢称凤族为鸟屎,凰灵为狗屁,以为仗着一圣女嫂子,还可以这样污蔑他们凤族吗?

凤族之人一片摩拳擦掌,看得夜承欢眸底含笑,敢情,凤潇澈这厮又犯了众怒不成?

“哼,你不是臭蛋是什么?一张臭嘴,比茅坑还臭!小爷又没叫他来,死了不是更好!等他死了,姐的孩子就叫小爷为爹爹,你就站一边眼红去吧!”

小轩轩也是鼻孔朝天直哼哼,如雪般的仙容已然有了丝丝生气,云雾般的黑眸直转,竟有如吸纳了天地精华,在这火把照亮的寒潭边,格外的耀眼。

额……这两人,还能再无语一点吗?

夜承欢身边的位置,早被冲过来的杏儿代替了,她强撑着走到小轩轩的面前,毫不客气地提力就是一个爆栗,“再咒他死,我把你塞回冰棺去!”

你个二货,好好的舅舅不当,硬要混淆辈份,还在这里胡言乱语吗?

“姐……我错了,我不叫他死了,只要他有本事活着回来,我就承认他是孩子的爹!”

小轩轩委屈得不行,一片晶莹地看着夜承欢,还是有些虚弱的手,在暖玉棺中伸出,握住夜承欢的手不住地摇晃着,像是一个在极力讨好的孩子。

真好!他终于等到姐来救他了!

“什么叫你承认他是孩子的爹?这孩子,是你生的不成?”

夜承欢身体无力,心底却是好笑,你个不长大脑的,这话说得,也太有歧义了吧?

“对……你个臭马屎,不会是女扮男装,没有蛋就在这里羡慕别人吧!来,让爷检查检查!”

第189章 陷入昏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