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9章 丢了一魄

  她想等到这一天,可却终究只是幻想,为了让她能过上安宁的生活,她用她自己的生命,来换得凰枭的顿悟和守护,更是让小轩轩找齐所有的解药,只等十五年后凤缘草开,替她制成解毒药丸,从此姐弟相认。

凤墨白,你的七魂六魄,会完好无整地回来吗?

夜承欢额间已然冒出细密的汗珠,看着脸色似已起了红润的凤墨白,一个身躯不稳差点倒在了地上。

“双儿……”房外,凤苍穹的身躯急射而进,神殿三大长老和凰枭,也都齐跃而下,四缕红线代替夜承欢直袭凤墨白的胸口,在她的“凰灵圣火”收回魂魄之后替他打通全身的经脉。

“快,快叫你七弟来。”夜承欢顾不得快要透支的灵力,惨白如玉的面容透着坚持,眸底尽是跃跃欲试的光芒。

她问过风长老他们和凰枭了,本想看凤族这使毒的大仙能不能接上凤潇澈走火入魔断掉的经脉,可他们都纷纷摇头,表示就算再好的药材也已回天无力,除非,和凤墨白一样,有“凰灵圣火”为他医治。

这,才是她在神殿不再推诿,当上尊主之位的原因。

凤潇澈的经脉,是在龙虎崖吃了那大力药丸才变成这样的,都是为她解毒而起,能由她亲手将他医好,才算了却她的一桩心愿。

她可没有忘记,那厮今晨拒绝北灵儿公主时,可是一口一句功力尽废的废物,尽管他说者无意,可她听者有心,当日他那张鞭痕遍布的脸,都似还在她眼前闪烁。

“双儿,你先休息吧。”凤苍穹就一脸不豫,她这是逞的什么能?既然有了这个灵力,什么时候不都可以吗?

呜……我想三死三生通天咒大成好不?

夜承欢不耐地翻着白眼,既然重任在肩,她不负则已,负了,她就誓要通天咒大成,她想看看,她的娘亲死了之后,她的魂魄是回了现代还是在这异世轮回?

如今,救回凤墨白已是快将她逼至了极限,若是再治凤潇澈,她就会灵力透支,历经生死考验,待她一醒,就正好是三生三死。

火烧凤凰,算是第一次,在寒潭被困抢救小轩轩后昏迷,虽不算大险,但依长老之断,也算是一次,因她吐血过多,是他们动用了灵力和药物才使她一日之内清醒,今日救凤墨白,若是弄不好会让魂魄反伤,自是冒了风险,这凤潇澈,更是她大功告成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轩轩,带七弟进来……”凤苍穹嘴角狠狠的一抽,心底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这个女人,就为了通天咒大成,竟如此不顾自己的身体吗?

房外的小轩轩一听,得意地挑高了眉,一把拎起一脸不豫的凤潇澈就飞了进来,他本就守候在百米开外,听得凤苍穹的传音入密,难得有好好噎他的机会,自是乐不可支。

“姐……不要啦!你会难受的!”进得房来,小轩轩一见夜承欢还要冒险给凤潇澈医治,不敢大声嚷嚷,就用密音抗议着,无邪的俊脸,遍布不忍。

“要是你一辈子负责保护这个废物,姐就不救他!”

夜承欢也不是那么好妥协的,虽然气若游丝,却还挣扎着回了一句,虚弱的眸底,尽是奸诈的精光。

她倒要看看,这两人,到底有没有戏?

“哼,我干嘛保护他?姐,你不救正好,我一天将他打三顿!”

小轩轩就挑高了眉,一脸挑衅地看着邪肆的凤潇澈,他知道他听不到,但他的眼神,却写满了不屑。

嗯?真看不上眼?

夜承欢狡黠地叹气,也是,凤潇澈已然二十了,有过阴影的他绝不会主动去喜欢一个男人,可小轩轩才十五,情窦初开又意气风发,都不是男男恋的两人,怎么会在一开始就看上眼?

“四嫂,你先休息吧,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治。”凤潇澈虽然听不到,但四哥的眼神早已告诉了他答案,心头一阵说不出的暖意后,眨巴着一双凤眸表达着他的意愿,光华四溢间,献谄的流光纷呈顿现。

“对,不治!”小轩轩就更为的不屑,明明都这么大了,竟然还和他来争宠?

这两只,用眼神也可以吵起来吗?

竟是如此默契,都到了一眼知心的地步!

夜承欢一阵窃笑,看着那边专注于救凤墨白的四人,心头又一片凛然,让凤苍穹在背后扶稳了她之后,指间蓦然一缕蓝光,不容人拒绝地射入了凤潇澈的胸口。

四嫂……

凤潇澈心底动容,无声地叫了一声,真好,能得她如此的爱护,就算他这一生再也找不到能令他动心的女人,就这样和四哥四嫂相依为靠一辈子,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夜承欢凝聚的最后灵力,被她源源不断地游走在凤潇澈的体内,那种五腑俱痛有如焚烧的痛苦,让凤潇澈受不了地皱起了眉,又咬牙紧紧地撑住,额头沁出的汗水,比起夜承欢来,不相上下。

“丢人!”小轩轩心底低咒,却是伸手扶住了凤潇澈的身躯,两个玉树临风,一红一紫的身影相扶在一起的场面,成了夜承欢再次昏迷前最后的定格。

带着浅笑,她闭上了双眸,带着对通天咒大成的向往,娇软无力的身躯全然落入了凤苍穹的怀里。

“双儿……”凤苍穹也顾不上许多,连忙把她安置在了凤墨白久已无人安睡的床榻,小轩轩则接替了后续的工作,指间的红线,也替凤潇澈打通着被夜承欢续好的断裂经脉。

一个时辰后,凤墨白悠悠醒转,夜承欢也虚弱地睁开了眼睛,尽管肤色还是透着莹白的透明,但妖娆的眸底,却已浮出惊喜的幽光,“凤墨白,他怎么样了?”

“双儿……”凤苍穹心底隐有吃醋,但还是依她之愿将她抱到了凤墨白的暖玉棺前,三大长老和凰枭,还有天一凤墨歌等早已聚拢的几人,都悄然屏息地等待着凤墨白开口的第一句话。

“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凤墨白幽深的黑眸直眨,欺霜赛雪的容颜之上不悲不喜,温润的嗓音透着不解,但却已然听不出以往的寒凉,完全就是一翩翩公子,流转的绝代光华,叫一旁的凤墨歌看傻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

夜承欢心底隐有一惊,这是出了差错吗?唤回来的魂魄,并非凤墨白?

“族主哥哥……”凤墨歌一脸惊恐地趴到暖玉棺前,灵眸间已然带了晶莹,她日盼夜盼才救醒的族主哥哥,是不认得人了吗?

“歌儿,休得乱言,父主只是病重,族主二字,莫要再说。”

凤墨白皱着眉,语带不悦,听得一干人百味复杂,夜承欢更是无力望天。

是他,是凤墨白,但是,却又不是完整的他!

“孩子,这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风长老等三人却是备感欣悦,对着还是不懂的夜承欢用密音解释了一通,因太耗灵力而疲累的脸上,都是发自内心的浅笑。

第199章 丢了一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