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1章 开了天眼

  木希尘一阵否决,她应该只是不想让他做这等下人的活而已,他没感觉两人有什么不对啊!

嗯?这木希尘的眼睛,有这么厉害吗?

夜承欢眸底一惊,对木希尘狡黠地一眨,“昨晚的酒好喝吗?能把七弟喝成这样,还真想见识一下是什么酒呢!”

“只可惜,你尝不成了,可得忌好久呢!”木希尘揶揄的目光扫过夜承欢的腹部,心底的酸涩已全然被关怀所取代,也闭口不提太子被废之事,既已走出阴影,他也并非哀怜之人!

呵,不错,宠辱不惊,恢复得如此之快,还真不愧是以往那个誓要站在高处的木希尘!

夜承欢就笑得莞尔,看到小轩轩提水而走的身影又隐有看戏的恶趣,眸光一闪,舀了一碗正好煮好的醒酒汤,就也乐呵呵的跟了出去,“大家伙,下面有饼,想吃的去吃吧,做得不多,尝尝鲜也行。”

上得船舱,夜承欢看着那总共也只剩下百来多个的三国人马,扬眉就是一声交待,尽管人不算多,但要她一下烙出百多口人的饼来,那也算是个苦差事,她倒也不想逞这个能。

三国的手下一听,便有些郝然,对这个太子妃的平易近人又都有些许的感动,瞧人家连打水这样的活都亲力而为,完全没把他们当下人看,还叫厨子给他们的膳食供应得极好,能对逃亡的他国之人如此不歧视,也难怪主子们会做出追随的决定。

一帮人去了下层,两国公主紧闭房门在房内思索她们的未来,夜承欢一目扫过,端着醒酒汤路过时,嘴角隐有愉悦的笑意。

木希尘那间的房门可是大开了,热气腾腾的水举目可见,房内,小轩轩不豫的声音也已在耳边回响,“起来,能去吗?”

你个丫的,“怜香惜玉”不懂吗?

“爹爹,你把药给轩儿吧,等七弟泡了水再吃药,再让他好好地睡一觉。”

夜承欢一脚踏进房门,正好见到凰枭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药瓶,眼波一转就伸手夺了过来递给小轩轩,手中的醒酒汤,也喂到了凤潇澈的嘴边,“七弟,来,把它喝了。”

“四嫂……”凤潇澈费力地吐出一句,潮红的脸上隐有羞郝,真是糗大了,这个酒,怎会这么厉害?

难怪四哥说不可贪杯,他可是整整喝了一坛,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越喝就越想喝!

“轩儿,把他抱过去,姐要开天眼找娘亲,爹爹给我护法!”

夜承欢故作正经地凛然了声音,小轩轩没有反驳的借口,眉梢一跳,无邪的俊脸隐有绯红,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的凤潇澈单手架起,嘴里吐出不屑的哼哼,“真丢人!”

“放开,我能走!”凤潇澈因小轩轩的靠近,鼻尖似是闻到了熟悉的药味,带着淡淡的清香,心底的那丝怪异又油然而起,他真能容忍任何人的靠近了吗?

“哼,放就放,倒了你可别叫小爷!”

小轩轩自是不甘被鄙视,刚走出房门就猛地一个抽手,凤潇澈站立不稳,几欲倒下之际,小轩轩单手一伸,又让他靠在他的臂弯之内,挑高了眉心情竟是极好,“叫你逞能,看小爷不摔死你!”

“闭嘴!”凤潇澈一阵咬牙切齿,心底低咒个不停,也只能任由着小轩轩把他架进了房内。

很好,这不是挺有发展前途吗?

身后,夜承欢就笑得有如得逞的狐狸,凰枭看得一脸的雾水,这孩子,又打的什么主意?

“爹爹,开始吧。”夜承欢敛了心神,坐到了床上,全身的灵力,逼至了眉心。

船舱之内,夜承欢的房间,静寂得可怕,连一丝呼吸都似憋到了极致。

“娘亲,你为何,为何要如此坚决?”

夜承欢脑中的画面回到了十五年前,她才满月的那个晚上,她看到了鼠头鼠脑的天二,看到了化为近卫的凰枭,还看到了一身白袍,匆忙中又改了妆容的雨长老,最后,是逼着同房的族主,而后,大火开始燃烧,奄奄一息的娘亲,和杀了雨长老回来的凰枭一起跳进了寒潭……

一丝魂魄,似是在她的眼前晃荡,从那棺木中飘然离开,在夜色里无声地飘移,似是进入了一大户人家的庄院,一个大腹便便,即将生产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小的,从产婆手上抱出的婴儿……

不会吧?她的娘亲,当天就投胎了,成了和她同龄,只小一个月的十五岁的人儿吗?

夜承欢激动不已,全神贯注地集中了所有的心力,把神识移到庄院的外面,夜色之下,依稀辩认出“桃园”二字。

桃园?

看来,娘亲投胎的人家,还很不错。

她继续锁定着这个小小的婴儿,一岁,二岁……她无需怀疑,那个扎着红色头绳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娘亲,小小的面容,带着不同于小孩的沉稳和淡泊。

可是,既然娘亲还活着,为何,又不来找她们?

夜承欢很是疑惑,灵力却已有些不继,一次最多可以延续半柱香,她到如今,还只看到娘亲十岁时的模样,正待一鼓作气看完那剩下的五年,喉间却忽地涌上鲜血……

“孩子……快停下……”身后的凰枭,心疼不已,一双有力而又温热的大掌,即刻贴上了她的后背,待得一阵真气输入体内后,夜承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快,爹爹,拿笔墨来……”

这头,夜承欢急于描下看到的娘亲的模样,那头,被小轩轩像小鸡般提起放进水里的凤潇澈,一双凤目,失去了以往的邪肆,满脸潮红,怒火和羞恼,一并交织在他的心头。

“臭蛋,听到没?给小爷笑一个,笑得小爷满意了,这瓶药,小爷就给你!”

一身紫衣的小轩轩,无邪的俊脸一片邪恶,眨巴着一双云雾般的黑眸,墨染的眉梢,一颗红痣,似在倾诉无声的妖媚。

哼,他就不信,他治不好他的心病。

小轩轩似是这样安慰,硬是和凤潇澈作对不愿离开,美其名曰,他要欣赏“倚翠楼”的花魁,以报凤潇澈那天骂他是“头牌”之仇。

“出去。”凤潇澈坐在水里,就这样穿着衣衫浸泡,心底咬牙切齿得不行,可又苦于,他根本就打不过他。

水早就温凉了,他想要出来换衣衫,可偏偏,这厮就是不出去。

“臭蛋,你还害羞了不成?你有的小爷都有,这是脸红的啥劲啊?不说是风流王爷吗?日夜留连青楼,不用学也会,来,给小爷笑一个,可别砸了场子。要是一笑倾城,小爷大方点,给个千金好了。”

小轩轩越发的来劲,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蓦地一伸,就抚上了凤潇澈的下巴,轻佻之状显而易见,如云雾般的眸底,更是闪过几缕莫名的幽光。

一笑千金?

已然回了上层站在甲板之上的木希尘,挑高了眉就是一声暗笑,这个轩小主,整起人来,和他姐倒有得一拼。

第211章 开了天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