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两种死法

  望苍阁内,一片沉寂,只余或轻或重的呼吸,流淌在众人的耳边。

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因她那番送到马厩的“刺激论”识趣的作壁上观,一种惹谁也别去惹这个女魔头的自觉在他们心里陡然发芽。

“本王妃从一数到十,说实话还是找乞丐送马厩,你们必须做出选择,本王妃可还要用晚膳呢!”

夜承欢忽地声音一沉,笑靥如花,秋瞳却是一片冰冷,似流动着凌厉的精光,让众人心头皆是一凛。

“一……”迟疑间,冷音已响。

“二……”

夏荷冬雪身体微不可见地一僵,待夜承欢数到“七”时,对望一眼,脸上浮起视死如归的决然,“王妃,奴婢求您了,给奴婢一个痛快吧。”

“噢,活着不好吗?非要求死?本王妃可只是惩罚你们,并没想要你们死啊!”

夜承欢淡然一笑,心中却是明白了几分。

不管她们背后的人是谁,她们身为棋子,任务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就算她放了她们,也会被悄然灭口,这就是她们宁愿孤注一掷,一心求死的原因。

很显然,她们是有想要保护的家人被别人捏在手里,这就是这个时代身为奴婢,身为棋子的悲哀。

“受辱而活,不如走得干净。”夏荷冬雪却是毫不领情,语气坚决,明眸间对人世的眷念一闪而过。

她们也才十六的年龄,正是青春年华,如若不是被逼无奈,谁不想好好地活着呢!

留恋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再次扫过凤苍穹,这个令天下女人心碎的男子,却至始至终,没有给她们一个正视的寒眼,心中忽就起了几分悲戚,勾出一抹自嘲的冷笑。

如若不自负过高,如若不心存贪恋,安分地待在王府,又何以落到今日的地步。

夜承欢把她们的神色变化收入眼里,眼波流转,闪过几许思量,“那,你们想要怎么死呢?”

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再次嘴角一抽,想要怎么死?

明明沉重的字眼,在她嘴里听来就如在问吃什么菜一般稀松平常,真真是气人。

夏荷冬雪只觉自己的承受力快要到了极限,她能不能别这么折磨人?

“本王妃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挨上九百九十九刀,浇上糖水,蚂蚁爬身而死;第二,做成‘人彘’,如何?”

夜承欢笑得诡异,她要的,就是一步步推毁她们的心理防线,她有仇报仇,恩怨分明,这笔帐,必须算到正主儿身上。

***

其实小魔还是挺善良的……

第三十一章 两种死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