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母女上阵

  夜承欢抿唇喝茶,眉目间状似思索,“本王妃觉得,用花魁挺合适的。花魁,花中之王,嗯,挺好的。”

呸,不噎死你也对不起本姑娘“利嘴”的名声。

“你娘才是花魁!”夜君舞顿时气恼,她这是拐着弯儿骂人呢!

这个以前日日被她们踩在脚下的人儿,如今竟然摆出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一口一个“本王妃”的,真是可恨!

夜承欢手下一顿,放下茶杯时已然带了凛色,“怎么?我娘是花魁不成么?她碍着你走路了还是害得你嫁不出去了?”

“你……”一句“嫁不出去”当场把夜君舞堵住,她这是炫耀,可偏偏戳中了她的痛处。

夜君璃也面有愠色,她这是一番话骂了两人呢。

“花魁生的种就是不一样呢,以前还真是被骗了,如今只怕也是媚功了得,要不然怎能把苍王迷得团团转?”将军府的二夫人花如雪见女儿不敌,也忍不住跳了出来。

夜承欢视线瞟过,只见人如其名,美貌如花,肌肤胜雪,三十五六的年龄,一袭大红牡丹金丝纱,发间一支碧绿翡翠簪,看来风姿绰约,只是那尖锐的嗓音破坏了所有的美感。

她乃当朝臣相的嫡妹,是将军府老夫人的亲亲侄女,身份尊贵却也只能屈居公主之下,仗着过世老夫人和她嫁入皇室的嫡姐月贵妃的疼爱,是众多夫人中唯一可与大夫人一争高低的。

只是肚皮不争气,连生三个女儿,这六小姐,就是她最小的那朵花。

“二娘难道就媚功不行吗?二娘可是生了三朵花呢!”夜承欢无辜地浅笑,掩去眸中的狡黠。

这一对母女,够愚蠢的,竟然来当出头鸟。

殊不知,她最想收拾的,就是她们两个。

昨夜她早就梳理了一番原主人的血泪生活,她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十五年来,名为小姐,实为丫环,受尽侮辱,任人欺凌,还不时充当她们泄愤的道具,谁谁心情不爽,就是谁的出气筒。

以往的她,见到她们不能抬头,不能回嘴,不能出言不敬,否则就是以下犯上,轻则甩耳光,重则杖责,也幸亏常年劳动,皮粗肉厚,竟也撑了过来。

而这其中,以二夫人母女为最。

“你个小践蹄子……”二夫人也被踩了痛处,一时口不择言,竟习惯地骂了出来。

***

下章开始收拾!墨槿打滚求收藏推荐啦!

第三十八章 母女上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