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逼我成魔

  “来人,二夫人不守妇道,现在立刻带出去沉潭,二小姐,不守家规,立刻抓去祠堂,面壁思过。”

只要进了祠堂,夜深人静,常常是意外发生的时候,她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个胆敢伤她宝贝女儿的小贱人,消失无踪。

而她原本想再折磨折磨二夫人,谁让她在她怀孕期间勾引她的丈夫,只是现在没有了心情,还是早早了结为好。

大夫人眼底的阴毒,看在清凤的眼里,一阵讥笑,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她怎么配做这古家的主母。

其中一名大汉,嗫嚅地开口:“夫人,是不是问过老爷再说?”听他的语气,是想为二夫人和古青风争取一丝活路。

“闭嘴!”大夫人一声冷喝阻止了那下人,她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她现在就要除去这两个心头大患。

二十个大汉齐齐向清凤围去,清凤淡淡一笑,冷且寒,魅惑众生,一手抱住芸娘,另一只手挥舞了起来。

咔嚓,咔嚓……

喘息间,十九名大汉全都倒在地上,哀嚎起来,他们的胳膊全都被古清凤扯断,生生撕裂下去,洒得一地的热血,落在地上,妖艳而刺目。

而被生生拉断膀臂的大汉,全都痛的不停地在地上打滚。

而唯一完好无缺,还能站着的,正是那个刚刚为她和芸娘开口求一句的大汉。

“你为我们求了一句,我放过你!”古清凤淡淡的说着,她一向恩怨分明,别人对她好一份,她还一份,但是别人对她坏一份,她就会还上十分。

这就是她,一个自私的人,只是她的自私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爱她的人,她只能自己爱自己。

那些断了双臂的大汉,听了古清凤这么一句,都悔断了肠子:原来只要求上一句,就能得救啊!怎么刚刚自己竟然没去求上一句,不就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的事情吗?怎么就没做呢?

对,不过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的事情,很简单,可是就是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他们都不愿意做,这才更显得他们可恶。

古清凤抱着芸娘站在鲜血溅落成的花朵之间,笑的自若,好似在花间散步,随手摘了几朵鲜艳盛开的花朵般,风轻云淡。

“大娘,你的人太没用,这么几下就玩完了,真没趣。”

她轻轻的抱怨,声音还带着几缕不甘,似乎嫌对手太弱: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她动手的扭断第十九个胳膊的时候,有些偏差,还好遇见的不是绝顶高手,否则躺下的就是她了,看来这个身子需要好好的练习:同样的错误她从来不让自己犯第二次。

“你……你……是……谁?”

她不可能是那个胆小懦弱,整日哭哭啼啼的臭丫头,这般的狠绝,简直就像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大夫人心魂胆颤的看着那个笑的开怀的少女。

她不是人,她是魔,十九个人的胳膊,就这么眨眼间毁在了她的手里,就是她这个长在深宫,看惯生死的人也忍不住恐惧起来。

“大娘,你说笑了,我不就是娘的女儿古清凤吗?我本无害,是大娘逼着我成魔,这么多年来我苦苦隐忍,若不是大娘今天要置我们母女与死地,清凤又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清凤叹息的摇头,似乎在责怪大夫人不该欺人太甚。

冷冷的看着地下的痛的死去活来的下人,没有丝毫的内疚,她本就不是纯良之辈,这些人也不值得她手下留情,她并不害怕他们日后的报复,也不觉得自己下手太狠,今儿个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她若是不用尽全力,只怕她和芸娘就不用活了。

这些下人的悲惨境况,怪只怪他们跟错了主子,怪只怪,他们身在古府,而她今儿个,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断的就是他们的脖子了。

“大娘,今日之后,谁若是胆敢再动我们母女一根毫毛,那么下场就和他们的手臂一样。”

清凤冷冷地瞄过大夫人白皙的脖子,目光冷冽到让大夫人感觉到脖子上冷风闪过,脸色煞白,她似乎感觉到,清凤的手已经掐住她的脖子,血液霎时凝固,眼前这个少女真的会不留情的杀死她,在这一刹那间,大夫人知道,这个少女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

第五章 逼我成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