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名节

  听司徒悦这样说着,司徒无极不禁朝着那张破烂的床上看过去,小离恨小小的身子,全部包裹在厚重的棉被里,只依稀看得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看到离恨,他就忍不住想到因为生他而去世的柔儿。

“对你二人爹或许是疏忽了,但是你做出这么忤逆不道的事情,让我司徒无极这张老脸都丢到家了,你认为爹也不应该处罚你不成?”

司徒无极看她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

七王爷这个婚一退下来,意味着什么,他只觉得此事越发的棘手了。

“爹,在你印象里,十四年以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整个司徒府应该都知道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白无故的出现在玉轩楼里,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此事过于蹊跷吗?”

司徒悦起身,缓缓走至他的跟前,看着他的眼睛:

“当时我正打算回院子里,被人从后一打就晕过去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司徒无极应该是明白此事的诡异的。

但是他却顺水推舟的将所有过错全部归结到她的身上来,是因为这背后还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隐情?否则她真的不相信,这么没有逻辑的事情,司徒无极也会选择无条件的去相信。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你被人发现光着身子与玉轩楼的男伎躺在一张床上这个是事实,光这一点,七王爷要退婚,我们就只能生生承受。”

司徒无极自然发觉了眼前这个七女儿此时的转变,

“柴房你就先不要住了,就在这里照顾好你弟弟吧,没事不要出门,你现在是整个帝都的笑料。”

“多谢爹爹不罚之恩。”

司徒悦朗声说道。

门外有多少人侧耳听着,等着看她被收拾,她当然知道,这一声道谢,无异于让那几个人知道,他们的美梦破碎了。

没事不要出门?

这句话司徒悦当然不会听进去,小离恨的感冒一好,司徒悦便决定带他出去晒晒太阳,顺便去请外面的大夫看一看他的眼睛,是否有可以救治的方法。

这司徒府里的人,不会因为司徒无极没有罚她进柴房,而对他们姐弟俩有所改观,所以,她现在只能自食其力,以自己的本事让小离恨过上好日子。

在司徒无极看来,她是否让人陷害这并不重要,他看重的只是她的名节没了,婚也被人给退了。这个才是重点,要怎么样扭转这个局面,难不成只能让那七王爷答应重新娶她不成?

名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