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挑畔

  “离恨的眼睛不可以再拖了,他还这么小,我不能让他一辈子活在黑暗当中。”

司徒悦的脸上,有了一丝急切。

提到这个此时正紧紧牵住她的手的小男孩,她的眼里,皆是柔情四溢,对离恨而言,她是整个世界,是他唯一的依靠。

听到她说的话,小离恨越发靠得她近了,这个他所熟悉着的味道,这个被他叫做姐姐的人,带给他一阵无法言喻的震撼,从前那么胆小怕事的姐姐,如今却变得这般的强大,他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从她身上所泛发出来的那种凌厉的气势。

“这天下谁不知道夏之行是个怪胎,是个脑子进水的家伙,你凭什么能够请得动他?你有银子吗?你有权势吗?你是几极高手?不过是个废柴而已,眼睛即使复原了又如何?如此平庸无能的过一生,你们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司徒长风的眼里,掠过一抹愤恨。

之所以司徒三少爷听到这个名字会如此气愤,皆因此前在夏之行那里吃过暗亏。

司徒悦紧抿着唇,一字一顿的说道:“司徒长风,不要倚仗着自己是七级高手,便可口出狂言,你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何况,任何人都有权利活在这个世界上,你除了投胎技术好一点,还有什么可以如此狂妄自大的?”

话音一落,司徒长风已经飘到她的跟前,伸手就想掐住她的脖子,这个小丫头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却发现她的动作比他的还要快,只一眨眼之间,她已经跃到了安全的位置,冷冷的看着他:“你如果不怕天下人笑话你这个已到七级巅峰高手来欺负我一个天生的废柴,那你大可以出手,我就站在这里等你。”

她纤弱的身形那样倔强的立着,眼里,无一丝惧意。

这一番话,司徒长风脸胀得通红,竟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拓跋沐珩的唇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浅笑,这个小丫头,胆子真的变大了,完完全全不再是从前那个懦弱无能的司徒悦了,到底是什么使她的转变如此之大?

“三哥,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你也知道她只是个废柴,能成什么气候?先回府去吧。”

司徒雨被拓跋沐珩扶着,软声说道,离拓跋沐珩如此之近,她的一颗心跳动得异常之快,脸颊不由得染上一抹绯色,娇羞不已。

挑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