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五

  牵着小离恨才到达半山腰的位置,前方就传来了激烈的打斗之声。

迅速拉着小离恨躲到了一边的半人高的草丛里,并观察着前方的情形,两伙人火拼的似乎接近尾声了,呈两败俱伤的状态,看这情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散场。

“来,姐姐背你,咱们抄近路回去。”

司徒悦弯下腰来,让小离恨趴到自己的背上,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到了司徒府的后门,将小离恨放下来,发现他手里不知道何时拎了个包袱:“小离恨,这哪来的?”

“姐姐让我趴下去的时候,就压到了这个东西,于是顺手就带回来了。”小离恨抿着小嘴,认真的答道。

包袱里隐隐透一本残旧的书卷一角,司徒悦拿出来一看,上面写了三个大字:玄天功。

“七妹,你总算回来了。”

司徒雪的声音,自正前方担忧的传来。

“小离恨,你把这个东西收好,一会没人的时候再还给姐姐。”司徒悦将包袱重新放到小离恨的怀里,低声嘱咐道,转而迎上司徒雪:“司徒雨的伤势如何?”

“她无大碍,只是爹爹……”司徒雪垂下眸子,一脸的欲言又止,“待会去书房时,要注意千万不要再惹爹爹生气了。”

脚下生风的赶到书房,入内一看,那拓跋沐珩竟然也在!看来这司徒雨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倒是占得不轻,他还真的来帮她当起了证人。

“司徒悦,你非但不知悔改,还敢私自跑出府去,又因为你的疏忽让雨儿受伤,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对吗?”司徒无极扬手一拍,桌上的文房四宝纷纷被震得直抖动,看那神情确实是快憋出内伤来了。

所有的目光此时全部集中到她的身上,各式各样,其中不乏有七王爷那样看好戏的。

司徒悦清清喉咙,眉头也不皱一下缓声说道:“关于我的资质,爹你是最清楚的,在场所有人,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可以要了我的小命,请问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领可以让一个六级武者受伤?”

“爹,我看她就是在故意模糊焦点!倘若不是她,我怎么会受伤?”司徒雨委屈不已的咬着下唇,“当时的情形可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就是她故意闪开三哥那一掌的。”

司徒悦眼里露出一抹冷艳的笑意,唇形微扬:“笑话!我又不是二百五,为了逃命我闪远一点有什么错?”

二百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