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对峙

  “姐姐,你这样说真的有点过份了!”

司徒雪自门外听到争执声,急忙入内来看。

同样的容貌,为何却是如此的两个极端?

司徒悦轻叹了声,掩下心底的怒火,心下思量着,假如她刚才冲上去与司徒雨打起来,司徒雨即使受伤,但她毕竟有六极武气修为,而自己凭的仅是前世的那点功底,出手快狠准,出其不意一招可以制胜,如果实打实的对仗,自己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雪儿,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妹妹,怎么老向着外人?你不知道她把我伤成这样吗?”司徒雨横了妹妹一眼,“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你先给我下去,明儿一早来伺候我洗漱。”

次日清晨,由于拓跋沐珩适时的出现,替司徒悦省去了司徒雨要找她麻烦的片断,使得她得已抽空带着小离恨出了门。

前脚才踏出司徒府大门,抬眼便瞧见了拓跋沐珩那张妖孽般的脸庞:“好歹也帮你挡下些许灾难,怎的见了我还是如此的盛气凌人?”

这个人还真是会得了便宜又卖乖,分明就是自己主动现身,一展自己的魅力将司徒雨迷得魂牵梦萦的,这会儿又说成了他在帮她?

“七王爷您似乎很清闲。”

司徒悦抬眼,看了看天,

“可是我不同,我现在正在受罚期间,还要带着我弟弟去施针,没有空陪您闲聊。”

侧过身子就想绕过他,却被他长臂一伸,将她拦下:“司徒悦,你这是在吃醋吗?吃你四姐的醋,见本王与她亲热一些,你便受不了?”

“需要我去找面镜子来让王爷您来照一下吗?”司徒悦气极,这个男人这么强大的自信心是哪里来的?虽然她不否认,这绝对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妖孽,他是美得人神共愤,可是她司徒悦岂是那种肤浅之人,光凭一副好皮囊就能吸引住她?

“你这意思是,本王长得还入不了你的法眼不成?”拓跋沐珩到底也只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年,听她这样一说,立刻胀红了脸,颇有些哀怨的意思。

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