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汤圆

  小白狐的舌头所到之处,有一股奇异的暖流涌动,原本疼痛不已的麻木感也在渐渐消失,朝铜镜里一看,方才还红肿不已的地方竟已奇迹般的恢复如常,看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悦此时处于一片震惊之中,看着这滚圆又雪白的一团,久久回不了神。

转身在书柜里一阵翻腾之后,找出一本介绍这个时代各种神兽的书籍,这种能够有疗伤技能的神兽,叫月弦狐,瞳孔呈现紫罗兰色,且额际的毛发有一个半月形状,周身皮毛雪白通透,体形轻盈,动作敏捷。

再对比窝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小胖团,它跟月弦狐这个物种的对比,实在是除了都是一只狐以外,没有什么地方是相同的,对上它无辜清澈的墨黑色瞳孔,司徒悦饶有兴趣的将它的两只前爪握在手上:“虽然你有疗伤功能,可你的样子跟月弦狐实在相差太大,你该不会是变异的月弦狐吧?那我帮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了。”

小白狐听后,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司徒悦。

“就叫你汤圆好了,除了这个,我再也想不出比这更贴切的名字。”司徒悦掷地有声,小白狐原本站得稳稳的身形,应声倒地。

不管小白狐是个什么物种,汤圆这个名字,它是无法摆脱了。

“司徒悦那个臭丫头把姐姐你伤成这样,我还以为如今的她有多么了不起呢,还不是一样被我给击中额头,鲜血直流。”

树荫之下款款走来一名与司徒悦同年的少年,粉面含笑,锦衣华服,一脸的傲气。

他是司徒展鹤,司徒府六少爷,今年十四,武气修为已入四级。

“展鹤,你真的打中她了?”

司徒雨坐在凉亭内,眉眼一挑,唇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方才她已看似深明大义的跑到司徒无极跟前说,不用司徒悦来照顾她了,她是姐姐,理应让着妹妹一些,一番话,直说得司徒无极心情大好,直夸司徒雨懂事,

“既是如此,你有空就去会会这位七小姐,给她的生活增添些光彩,不能让她在司徒府的日子这么清闲。”

汤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