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手链

  司徒悦突然觉得浑身一阵凉意四起,转身去看,除了她和拓跋晟,这个地方并没有其它人,难道是错觉?总觉得好像有一股极强的怨气正从四周开始紧密将她包围……

“悦儿,对你我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咱们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对吗?”

拓跋晟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脸去,认真的看着司徒悦,

“你的眼神,似乎在给我传递这样一个讯息。”

“太子殿下,我今年十四岁,很久很久之前,您是想说多久?”司徒悦扬起无辜的笑容,眨巴着眼睛,想象自己现在比汤圆还要可爱……

突然想到,那只小胖狐不知道这个时候又溜到哪里去找吃的去了。

“呵呵,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兴许会知道呢。”拓跋晟笑得有一丝尴尬,仍是这样望着她,温柔的眼神,似是能滴出水来。

她的话提醒了他,她今年不过十四岁,拥有那样的眼神,兴许只是他多虑了,因为他总认为从这双眼里看到的是一种绝望的哀怨。

有侍者来报,拓跋晟再看向司徒悦一眼,修长的指尖赫然多出一条极美的手链:“悦儿,跟你在一起时间过得真是快,我还有事必须先行离开,这个是我这次来的目的,想将它送给你。”

很简洁的款式,手链上缀着一颗小拇指大小的紫色宝石。

“我……”司徒悦偏着脑袋,半晌没有伸手:“无功不受禄。”

“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随手买的,比武大会再过几月,你便也到及笄的年纪了,这便当做是送给你的及笄礼物,如何?”拓跋晟靠近她一些,将手链套在她纤细洁白的手腕上,细细看了会,不由得赞叹道:“你看,这个简直就是为你订做的,多漂亮啊。”

语毕,那抹儒雅的身形便匆匆离去……

手链上的紫色宝石在阳光下泛出耀眼夺目的光彩,心下隐隐觉得,这条手链应该挺贵重的,想要将它拿下来,却发现手链套到她手上之后,接口处竟自动缝合,也就是说,倘若没有利器强行辟开,这条手链是取不下来的……

手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