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人会变,心会变

    书房内,上官飞燕再次翻动九王爷东陵昭的卷宗,展眉而扬。英气的眉峰下,清若明泉的眼睛,丝丝光线,慢慢漾开。

  东陵昭,当今皇上的九皇叔,先帝遗诏,委托重任,谓摄政王一职辅佐幼帝东陵煜。

  他,三岁丧母,五岁路经五毒谷遭遇劫匪,一干人等全部被杀得干干净净,而他从此失踪成谜。

  十五岁那年,东陵昭突然出现在平王府老王爷的寿诞宴会上,从此回归皇城。

  他,文武兼备,是银鹰王朝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其谋略心计,无人能够揣测三分,性情随性而为,阴沉不定,嗜血残性,杀人如麻。

  传闻,他有严重的洁癖症,凡是他穿的衣衫,他用的东西,他吃的东西,只要有人动过,或者他稍微不满,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出门在外,他也只用他自己带来的东西,从不用他人之物,也不在任何地方用餐。通常出门都是随身带着厨师,由贴身侍卫伺候他用餐。

  ……

  下面的一些具体事件发生,上官飞燕淡淡地飘了几眼,便不再看下去了。

  她手指揉了揉眉心,微微挑了挑眉。

  看起来此人定然是难缠得很。

  这样阴晴不定,不会相信别人的性格人物,通常喜怒无常,行事无准则,很难把握的。

  上官飞燕立起身来,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案台,想着入了神。

  “上官兄。”熟悉的锦白色一角,在微风中飘扬着。

  上官飞燕转身,跌进一双黑曜石般沉静的潭水中,她先是一愣,很快清醒过来,淡淡一笑。

  “子枫兄平常政务繁忙得很,今日怎么得空而来?”她心中已有盘算,口中礼貌性地问候道。

  梅子枫温润如水的黑瞳,笑意绵绵。

  “刚刚处理完,特来拜访上官兄,不知道上官兄近况可好?”

  咬文嚼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上官飞燕轻叹一声,她决定不再绕圈子了。

  “子枫兄今日上门拜访,可是为了柳延豹一事而来?”

  梅子枫光线在明眸中微微一凝,稍刻,他嘴角漾开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

  “上官兄该知道,你家夫人很担心你。”他意有所指。

  上官飞燕心下了然,她摇头笑了笑。

  看来是云翩翩担心她,所以求助梅子枫出手帮忙了。

  不过,这件事情她打算自己处理。

  要立在朝堂,很多事情靠别人只是一时的,若想长久,就必须由她自己来。

  “子枫兄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情是由在下引起的,自然由在下来解决处理。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子枫兄没有必要因此而席卷进来,那样得不偿失,落入其他人眼中,这简单的事情反倒因为你的介入而变成一件复杂而心烦的事情,你说呢,子枫兄?”只要有一分的把握,她便能从虎穴之中安然无恙地脱身出来。她有这个自信,也必须要有这个自信。

  梅子枫定定地凝视着上官飞燕,他神色复杂,似困惑,又似欣喜。

  “上官兄经此一劫,看来是祸事变成好事了。”

  他走过上官飞燕的身侧,温润的眸子,泛动看不透的光泽。

  “你,变了。”低柔若风的声音。

  咳咳咳——

  上官飞燕清咳地笑了笑,她直视梅子枫的眼道:“这个世上,没有不变的人,更没有不变的人心。适者生存,在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死过一次了,可不想再重蹈覆撤,再死一回。”

  梅子枫笑了,笑得很轻松,也很愉快。

  “看来尊夫人是多虑了。”

  “当然。”上官飞燕郑重地点头肯定。

  她回望着梅子枫,不言而喻的默契,在空气中流动、交汇,化作他们嘴角上那抹淡淡的梨花浅笑。

第13章 人会变,心会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