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她耍了漂亮的一手

    “下官怎敢在娘娘面前落坐,这于理不合。”上官飞燕推辞着。

  “不知贵妃娘娘此次出京都,深夜造访下官寒舍,有何教诲?”舌头都快打卷了,累人啊,上官飞燕暗叹古人礼节的繁琐。

  她可不想再跟这位表里不一的贵妃娘娘客套下去了,倒不如挑开正题来吧。

  柳贵妃轻轻地抿了一口香茶,她放下茶碗,笑了笑。

  “这里不是皇城,上官大人不必如此。本宫此行出来,也只是深受皇上恩宠,回家省亲一回。本宫恰巧听闻家父提起,上官大人近日遭遇刺客,身受重伤,便特意上门来拜访上官大人,不知道大人身体如何了?”

  她翘起兰花指,茶盖轻轻地划过茶碗的边沿。

  上官飞燕听闻,笑了笑,她躬身有礼。

  “多谢贵妃娘娘体恤下官,下官铭感腑内。幸得皇上皇恩浩荡,幸得上官祖上有德,下官经此一劫,并无大碍,伤势已然痊愈了,娘娘不必担心。”

  柳贵妃按在茶盖上的手指,微顿了一下。

  “如此甚好,本宫也就可以安心了。另外此次出宫,皇上特意关照本宫,一定要将皇上的心意传达给上官大人,所以本宫就在此代皇上慰问上官大人了。”

  柳贵妃眼尾挑起淡淡的流光,静静地落在上官飞燕素净清隽的容颜上。

  “来人,赐赏。”

  低柔娇媚的音色,若珍珠落地,郑地有声。

  一直紧随柳贵妃身侧的侍卫,他双手奉上一个精致华丽的木匣子,摊开掌心,慢慢打开。

  一时间,珠光璀璨,宝石辉映,照得房间流光溢彩。

  上官飞燕凝视着侍卫手中的木匣子,看着匣子中的珠玉宝石。

  “这赏赐太贵重了,下官有些诚惶诚恐,不敢承受如此恩典。”

  上官飞燕低头推辞,嘴角微抿而动。

  “乃的皇上的赏赐,本宫代为赐给,上官大人不必拘礼,收下便是了。”柳贵妃微挑的眼角,光泽轻闪。

  “如此多谢皇上恩典,万岁万万岁。”抬首,她眼角微动,笑意流转。

  “寒烈!”

  上官飞燕忽而朝门口轻喊一声。

  “属下在,不知大人有何吩咐?”守在门外的寒烈,不知室内状况的他,早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此刻听闻上官飞燕传召于他,当下立即飞身而入。

  “寒烈,这是当今皇上的赏赐,柳贵妃亲自来传达心意,你替本官收下,归入库银,以备急需之用。”

  上官飞燕这一手耍得漂亮,既不得罪柳贵妃,也不落下把柄被人日后揪住小辫子。

  柳贵妃眼角的笑容,一刹那凝滞了。

  “劳烦这位小哥了。”上官飞燕淡淡而笑地看着柳贵妃身侧的侍卫。

  那奉上珠宝箱的侍卫,一直压得低低的头,在一瞬间抬了起来,他以极快的速度扫了一眼上官飞燕。

  这张脸,他只见过几次,但总感觉跟往日差别甚大。

  这个上官钦——

  同样的朱红色朝服,穿戴在同一个人身上,为何感觉竟然如此不同。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摇曳着的火焰,又似夹杂着冰寒的冷箭。

  素净的一张脸,明明没有什么的,却偏偏耀眼得让人不敢逼视。

  那表情看上去分明是云淡风轻,却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惹得所有的目光都往他身上聚集。

  那是一种非男非女,既圣洁又魅惑的……气势,没错,不是美丽,而是一种气势,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已经从他身上倾泻出来,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他是上官钦吗?

  同样的脸,为何以往就没有这种自信傲人的气势呢?

  侍卫困惑的瞬间,上官飞燕眼角的笑容微微淡去。

  这个侍卫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呢?

第15章 她耍了漂亮的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