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隐忧重重

    上官飞燕一剑扬威,凤城百姓奔走相告,大声叫好。

  消息传出来,柳家宅院国丈柳天霸大怒,深夜派人八百里加急往京都皇城送密函。

  寒烈获知消息,匆匆来报上官飞燕。

  “大人,依在下来看,柳家此番定是秘密相告贵妃娘娘,不出五日,京中定会来人向大人施压。大人是不是该做好准备了?”

  上官飞燕手中握着有关九王爷东陵昭的案卷,她抬头,一道精光流泻清眸眼角。

  “准备什么?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意就好。”她笑了笑,继续低头看着案卷。

  “飞燕,你太轻视柳家人了,他们柳家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要是他们真的想对付你的话,飞燕你一定要有个万全之策才行,否则的话,别说替钦完成遗愿了,就连飞燕你的性命都要搭进去了。”

  云翩翩有些急了。

  她太过了解他们柳家人的做法,上官飞燕此举根本就是在向柳家人宣战,或者说,是向柳家的后台宣战。

  那权倾朝野的九王爷东陵昭是柳家的坚固靠山,就连当今皇上都要礼让这位九皇叔三分薄面,就别说小小的四品大员了。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身在朝堂的每个官员都深谙其道,虽不言明,但个个心中拨弄的算盘可精着呢。

  所以,就算上官飞燕将柳延豹关押县衙大牢,那柳延豹也压根没受过什么罪,在地牢之中,那巴结柳家想要乌纱帽节节高升的县官老爷,早就安排好一切,将柳延豹伺候得比供奉自家祖宗还要殷勤三分,那柳延豹在地牢里的生活除了不自由之外,其他的跟他在家中毫无二样。

  而上官飞燕这几天在听闻了寒烈从地牢中打探过来的消息之后,她没什么表示,也没什么行动,连眉头挑一下的惊讶表情都没有。

  她只是淡淡地吩咐着寒烈调来一切有关九王爷东陵昭的信息情报,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经历,详细到吃穿住行,喜恶程度。然后就整日钻在书房中研究,却并未有半分行动的样子。

  这让寒烈跟云翩翩有些纳闷,他们不明白上官飞燕这闷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不明白她为何可以淡定得稳若泰山,不见丝毫慌乱神色。

  反观他们二人,倒是坐不住了,忧虑重重。

  上官飞燕偶尔抬首,瞥见他们担忧的眼神,不由地会心一笑。“你们都去吧,各忙各的,通知府邸下人,按照往常一样行事,无须任何负担。”

  “大人——”寒烈躬身抱拳,他还想说些什么。

  “还有事吗?若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这几日便无须来打扰我了。”上官飞燕脸上的淡然笑容褪了下去。

  寒烈跟云翩翩知道她脸上一旦露出这种表情,就表示无须再谈了。

  当下二人闷闷地走出了书房。

  “夫人,寒烈这次恐怕压错筹码了。”寒烈冰冷的黑瞳,隐忧困扰。

  云翩翩听罢,看着远处风卷残叶,沉默不语。

  稍刻,她侧头凝视着寒烈。

  “寒烈,无论如何,这次都是我们连累了飞燕。你知道的,我不想她有事。”她的眼神透着无限的关怀。

  “麻烦你了,寒烈,去请梅大人过来一趟,他,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云翩翩的眼神有些复杂。

  寒烈冷漠的眼裂开了一道缝隙,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转身,他默默地离开。

  萧瑟的背影,那黑色如墨的影子,跟飞卷的落叶,汇聚成一幅凄美的画面,印刻进云翩翩的眼睛里,似有晶莹的水滴溢出来。

第12章 隐忧重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