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被骗定王府

    上官飞燕快速更换上了朱红色的官袍,为了不引人关注,随同她一起连夜入京的只有寒烈一人。

  她料想抵达京都还有些时辰,便干脆驱逐杂念,不再对此事多加揣测,妄下判断,她安逸地斜靠在轿内,闭眸养息,决定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才能应付未知的变数。

  而寒烈随侧,安坐棕色良驹之上,警戒地观望四周情形。

  华丽精美的八人宫轿,载着上官飞燕行步在宽敞的官道上,前往京都的路途。

  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上官飞燕在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觉到宫轿落地的一声重音。而后宫轿窗帘处,有道浑厚的音色响起。

  “大人,到了。”

  上官飞燕忽而睁开眼眸,目光清透明亮。

  随着有侍卫拉开轿门,她低头缓缓地走出轿内。

  微微抬首,她一双淡月双眉,浅浅地浮动波痕。

  那巍峨耸立的府邸,古色古香的大门上,高高地悬挂着璀璨耀眼的金黄色牌匾,牌匾之上,珠玉宝石嵌成三个大字——定王府。

  其字笔走龙蛇,剑拔弩张,其形瑰丽明艳,奢侈繁华,恰若其人,个性乖张狂妄,目中无人,喜好收集奢靡之物,贪恋荣华富贵。

  在府门前方左右两侧,各有一尊用汉白玉雕成的虎狼之狮,狮子神态逼真,栩栩如生。

  上官飞燕望着唇瓣微抿,神色暗沉,她回身,目光瞬间变得犀利清寒,直逼身后的贵公公。“贵公公,不是说皇上传召吗?怎么?公公莫非老眼昏黄到这个程度,连皇上的宫殿跟九王爷的府邸都分不清楚了?”

  贵公公听到上官飞燕嘲讽的口吻,他并未介意,依旧是讨喜的面容。

  “上官大人,咱家只是奉命行事,还望大人海涵。”他语带笑意,却是目光闪烁不定。“有些事情大人就算知道,也请放在肚子里比较好。多行事,少说话,这样才能保住大人头顶上的那顶乌纱帽,永久不落。”

  贵公公话音刚落,便躬身进入轿内。

  “起轿,回宫!”

  随着拔尖刺耳的鸭嗓音响起,那些原先恭送上官飞燕入京的一干人等在转眼间消失在定王府大门处。

  上官飞燕望着浩浩荡荡离去的一群人,她恼怒地狠狠一挥袍袖。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寒烈守护在侧,他询问着上官飞燕的意见。

  上官飞燕挑眉而视,她淡淡地飘了一眼定王府的大门,而后笑了笑。

  “当然是找个好的客栈,舒舒服服地躺着,然后再安排马车回凤州。”她踏步而行,清悦的嗓音在拂晓之际尤为清晰明亮。

  “大人——”寒烈不解。

  那定王府古色古香的大门,此刻忽而发出一声幽沉空阔的厚实音色。

  大门,开了。

  “上官大人,请留步!”大门内走出一位锦衣玉袍的中年男子,年约四十左右,看起来精神烁烁,目光沉静,脚步稳健,应是一个能干的管事。

  果然——

  “上官大人,在下骆青山,乃为定王府的管家,九王爷在临风阁等候大人已久了,请大人移步,随在下前往。”

  “也罢,那么劳烦骆管家在前面带路。”既来之,则安之。上官飞燕知晓此次是避不开九王爷东陵昭的,与其这样躲躲闪闪,不如干脆正面迎对。

  “那么,大人请。”骆青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在前领路,上官飞燕跟寒烈随后。

  行步入了定王府,上官飞燕发现定王府的牌匾只不过是富贵一角。

  一路行来,她发现定王府的门栏窗,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西番草花样。左右一望,皆雪白粉墙,下面虎皮石,随势砌去,不落富丽俗套。

  抬首仰望定王府的楼阁台榭,她的脑海中不觉地出现了那富丽堂皇的华丽诗句。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

  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

  ……

  好个定王府!

  上官飞燕暗暗惊叹,唇瓣不由地扯出一道冷冷的弧度。

第26章 被骗定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