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东风难借

    然上官飞燕没有料到的是,在她吩咐寒烈散播谣言的三天之后,定王府一如往常的沉寂,连一丝丝的涟漪都不曾泛动。

  这让上官飞燕很是懊恼,心中有些隐隐不安。

  根据她手中获知的情报来看,九王爷东陵昭有一正妃,二侧妃,还有十几房的妾室,她们之间的相处并不融洽,时常争风吃醋,平日里,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一件新首饰、一件新绸缎等等都会闹得鸡犬不宁。

  只因为她们个个出自名门,身后靠山都旗鼓相当,在朝堂之上,娘家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不是军营中有实权的将军,便是朝堂上握有实权的大臣。

  而九王爷东陵昭为了平衡各方势力,他并不会插手她们之间的争斗,只要她们不曾闹出人命来,东陵昭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们去闹。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上官飞燕的计谋该奏效才是,她们应该上兰鸯阁来大闹一番,然后一不小心伤到了她,那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可是,她所认定的,认定事件发展趋向跟她预料之中的不会相差甚远,最终导致的结果却是有天壤之别。

  她不得不承认,她的计谋失败了。

  她想不通,也猜不透,她失败的原因在哪个环节上。

  她在房间里踱步来去,负手沉思,低眉侧目之际,视线无意间飘到那华丽精美的琴架,双眉不由地细浪腾飞。

  九王爷东陵昭的属下办事效果相当高,上官钦府上的那把天下第一名琴“春雷”,现在已然安放在她的面前。

  “春雷”乃为连珠式琴,形饱满,黑漆面,具细密流水断。玉徽、玉轸、玉足、龙池圆形、凤沼长方形。

  琴底颈部刻「春雷」二字行草书填绿。龙池左右分刻隶书铭:「其声沈以雄,其韵和以冲」、「谁其识之出爨中」,钤印一,印文剥蚀。龙池下似曾存一大方印,但经漆补,隐晦不清。

  她稍稍弯下身子,手指轻轻拨动琴弦,暗叹“春雷”。

  其琴拨动而出的音色,淳和淡雅,发音清亮绵远而不咽塞,音质纯净若一股明泉划过心田,发声不燥,韵长不绝,清远可爱,恰若金石之声,风中铃铎,不愧为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九德兼优之琴。

  可惜——

  这样的珍品落在她的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

  上官飞燕暗自叹息,门外身着一袭明蓝锦袍的绝美男子,他慵懒无力地斜靠在门柱上,他关注着上官飞燕翩然的背影,眼角眉梢止不住地流淌狡黠的流光。

  “上官大人,明晚就是招待雪狼国使臣的宴会了,上官大人这是为了明晚的宫宴忙着在调音吗?”低柔沉缓的音色,带起几分狭促。

  上官飞燕听到身后熟悉魅惑的嗓音,她蓦然转身,恭敬地行礼道:“下官参见九王爷。”

  “起来吧。”东陵昭懒懒地挥手,他安逸地落坐梨花木椅上,“上官大人,准备得如何了?”他一双邪魅的单凤眼微微挑起眼角,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光芒。“明晚宫宴上,本王可不希望大人出什么差错。”

  “当然,下官一定会尽力而为,不会让九王爷跟皇上失望的。”上官飞燕心中一冷,她当然知道在宫宴上出差错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一旦出错,干扰了两国结交友邦的话,那么不用说,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性命搭进去,那上官府中的上上下下,搞不好无一人能够脱逃死亡之关。

  (今日还有更新)

第33章 东风难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