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藏身房梁的黑衣人

    寒烈随着上官飞燕一进了兰鸯阁,上官飞燕便急转身来,目光炯炯地定视着寒烈。

  “寒烈,今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碰——

  一声厚实的重音落地,寒烈单膝跪在尘埃之中。“属下办事不力,陷大人在生死门徘徊,属下罪该万死。”他冰冷的子眸闪过一道异常光芒。

  刷——

  寒剑出鞘,月华如水。

  银白色的刺眼光芒横过上官飞燕的眼帘。

  叮——

  心惊的上官飞燕,腰间的环月玉佩飞射而出,弹到他的手腕之处,震开了寒烈手中的长剑。

  寒烈冰冷的黑瞳,带起一池愕然。

  那环月玉佩顺着他的手腕跌落地面,碎裂成一片片。

  片片碎裂的断玉,那冰清碧透的缕缕光泽,洒满了兰鸯阁一地淡淡的绿色萤光。

  上官飞燕火从心起,两道怒火隐隐在清寒的湖面上跳跃着。

  “寒烈,你这是干什么?”

  寒烈面色一僵,他低头抱拳道:“属下自我惩戒。”

  上官飞燕手指伸出。“你——你——”她愤而挥袖,气闷胸口。“寒烈啊寒烈,我要怎么说你才好啊。这种时候,这种时候,你还要发挥你的武士道精神?!你这是——唉——”上官飞燕气结,不知如何训斥寒烈为好。

  她长叹一声,双眉凝起,只得颓然落坐,不予计较。“算了,关于惩戒问题,我们日后再行商讨。现在眼前关键的问题是,今天晚上为何我吩咐你安排的假刺客未到,这真刺客却上门了。”

  她犹豫半分,抬眸定定地审视着寒烈。“还是后来出手救助我的人是你安排的刺客?”

  “关于救助大人的那位黑衣人,并非属下安排的刺客。”寒烈浓烈的双眉浮动一抹淡若晨雾的迷茫,此刻他脑海中也是困惑重重,迷惑不解。

  “至于真刺客会上门,那是属下考虑欠周,不知道为何消息会走漏,那些属下安排的假刺客被人宰杀城郊的一所破庙里,一招致命,招招要害在咽喉处。根据属下观察,乃为一种奇怪的五爪利器所伤。”

  上官飞燕双眉间的皱痕越发地深厚了。五爪利器?她喃喃自语着,脑海中蓦然回放着刚才房顶的那一幕情形,看起来,这种武器应该就是刺客伤到救助她的黑衣人所用的暗器。

  “大人,会不会想要对付大人的人,就是在凤州刺杀大人的同一批人?”寒烈见上官飞燕沉默不语,他推测道。

  上官飞燕起身,她摇摇头,不能确定道:“也许是同一批,也许不是。”她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觉自从他们踏入了定王府之后,他们的一切行踪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监视着。

  只是——

  究竟是哪方派来刺杀她的呢?

  是九王爷东陵昭?事情发生到现在,她还未见过他露面。

  还是腹黑少年帝君东陵煜?他三番四次试探她,莫非其中有诈?

  或者是柳贵妃那拨人?为了上次深夜登门她削了贵妃娘娘的颜面,所以来报复?

  或者说还有她不知道的非凡人物,一直躲藏在背后,暗中操控着这一切?

  想到这里,莫名地,她的脑海中闪过一张清隽出尘的容颜,若雨后春笋般地探出头来。

  梅子枫?!

  那个银鹰王朝的当世神童,那个谋算心计一流的龙源阁大学士,会是他吗?

  上官飞燕安放在案台上的手,那完美无瑕的玉指,慢慢地弯起,扣紧了。

  突然——

  滴——滴——滴——

  有水珠从房梁之上滴落,落在上官飞燕的衣襟上。

  血色漾开,黑艳明亮。

  上官飞燕跟寒烈同时眼睛朝上,他们相互之间交流了一个眼神。

  随后寒烈他脚尖轻轻一挑,长剑在手,飞身掠起,直冲房梁。在一刹那间,他一双冰冷的眼瞳起了杀意。

  本悬挂在房梁之上的黑衣人,因为被寒烈发觉了藏身位置,他不得不拔剑相对。

  叮叮叮——

  连着剑光交错的晃影,上官飞燕几乎被交战的双方旋昏了眼睛。

  等到两道影子同时飞落地面之上,在双方对持的一霎那,在电光火石之间,上官飞燕看到了银白色剑光反射出来的影子。

  那个人的眼睛!

  “寒烈,住手!”上官飞燕急叫了一声。

  寒烈本来已占据上风,他手中的长剑几乎可以贯穿对方的身体,却在闻听到上官飞燕阻拦之音后,长剑折返落地,剑尖刺在冰冷的地面上,裂开一方。

  “寒烈,快救他,他就是刚才救助我的黑衣人,他中毒了!”上官飞燕飞奔而去,担忧地搀扶着黑衣人。

  黑衣人本来就身中剧毒,因为他内力深厚,封住了毒液暂时蔓延,然因为刚才跟寒烈交战,他体内的毒液开始涌动,无法抑制了。

  此刻他气息游离,双眸紧闭,陷入了昏迷之中。

  “喂,这位侠士,你醒一醒,醒一醒。”上官飞燕一把扯下了他脸上的黑色蒙巾。

  (今日还有更新)

第37章 藏身房梁的黑衣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