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失态的梅子枫

    她好女不跟男斗,宰相肚里能撑船,哼哼——就暂且放你一马,

  她鼻孔呼气很重,眼底两簇火苗闪闪,她拼命地压抑着胸口上那不断涌动的沸腾血液,暗示她要冷静,不得动怒。

  那东陵昭侧目,望着上官飞燕腮帮鼓鼓的,闹脾气的别扭劲头尽显小女儿的娇态,不由地,他摇头轻叹,桃红色唇瓣扯动一抹淡淡的失笑。

  这个上官钦,本来面向就偏于女相,如今作出这女儿举动,焉知更似女儿模样了。要不是当年上官钦中得魁元,同僚玩笑他女儿面容,他怒而宽袍解衣,证实他乃堂堂男儿郎的话,此刻他倒要怀疑他是不是易钗而弁了。

  上官飞燕眼底异光一闪,她孤疑地斜飘着东陵昭。这个家伙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莫非又在算计着什么?

  她刚绷紧思绪,准备戒备他的时候,轿子底部传来一声重重碰撞地面的厚实音色。“落轿!”随着朗朗高嚷的叫声,旁侧的侍卫已经恭敬地揭开轿子的门帘,低头禀告道:“启禀王爷,午门口到了。”

  嗯——

  东陵昭淡淡地应了一声,他转而望向身侧的上官飞燕。“上官大人,请。”

  上官飞燕勉强笑了笑,她让开一点位置,礼让道:“还是王爷先请。”她低头,等候东陵昭走出轿门。

  东陵昭玩味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推辞,微微低首,缓步优雅地踏出八人轿子。

  上官飞燕眼见东陵昭已经出了轿门,她才缓了一口气,跟着出了轿门。

  午门口那里,翩然而立的出尘少年,一袭白玉锦袍一角,随风衣袂轻扬,带起一股谪仙飘然的气质。

  那人不是阳春白雪一般的梅子枫,还会有何人敢当得起谪仙二字。

  “子枫兄,你怎么不进去啊?”上官飞燕红唇微启,温柔的笑意自然流露眉眼之间。

  “子枫在等上官兄。”梅子枫直言坦诚道,他细细地打量了上官飞燕一身,忽而温润的眸光泛起丝丝忧愁。“昨日你回定王府,难道又遭袭刺客了?”没来由地,梅子枫不避嫌地伸手,白皙干净的手指,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那里,还有昨日被东陵昭拉伤之后留下的淡淡印痕。

  上官飞燕波光震动,她惊诧梅子枫此时的举动。

  按理说,梅子枫明明知道上官钦对他别有情意,他理当讨厌她的,没有道理如此亲近她的,这不是摆明了给别人留下茶余饭后的笑料吗?

  他应该是,应该是最注重名声的啊,今日又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失态,作出有违他清誉之事呢?

  上官飞燕因为困惑不解,一时间,她只是茫然地看着梅子枫,竟然忘记此刻她跟梅子枫之间的举动落入旁人的眼中是何等的惊骇世俗。

  位于上官飞燕身后的东陵昭,他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凤眸眼角掠起一道暗沉的流光,那光芒飞得极快极快,锐利而冰冷。

  瞬间,他又恢复如常,笑得妖娆魅惑。

  上官飞燕的后背蓦然僵了僵,她刚才,刚才一瞬间,感觉有冰冷的刺,刺在她的后背上。可是当她回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那个东陵昭眼底含着顽劣的光芒,似在传递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很暧昧,很暧昧的眼神。

  上官飞燕心中一凛,眼波一震。

  忽而察觉到此时的情景,她当下双眉微挑,神情看上去有些窘然。她的双脚不由地往后一退,避开梅子枫温暖的手指。

  咳咳咳——

  她以轻轻咳嗽之声,化解眼前的尴尬之境。

  “子枫兄,我昨晚睡得很好,并无刺客来访,多谢子枫兄的关心。”她话到这里,明眸飘了飘身后的那一群文武大臣,尤其是一脸等着看好戏的东陵昭。“对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站在这里,实在有些不妥,你看,后面的那些大臣都看着我们两个呢。”她眼中有歉意,本意并非让梅子枫尴尬,只是实情相告,免得沦为旁人口舌之快的笑话。

  梅子枫望着上官飞燕,他了然地笑了笑。“好,我们进去吧。”他眼中有不同往日异常光彩,只是因为上官飞燕说了“我们”二字。

  东陵昭看着上官飞燕随同梅子枫双双并列而行,他们的背影落在他的单凤眼中,如此地温馨和谐。

  莫名地,他深黑的瞳孔徒然一缩紧,那抹浮动眼角的魅笑,霎时消失殆尽。

第69章 失态的梅子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