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7章 变相的威胁

    隔日清晨,上官飞燕走出定王府的大门,那东陵昭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了。

  这次,上官飞燕没有看到上次那顶豪华奢靡的黄顶金纬的轿子,而是符合东陵昭亲王身份的银顶黄盖红帏的八人轿子。

  “上官大人,这次可以上轿了吧。”他单凤眼中笑意绵绵,透着几分妖娆。“何况,这次梅大人的轿子不会经过定王府了。因为本王已经派人过去通知梅大人,今日上官大人随同本王一同上朝。”

  上官飞燕听罢,心头莫名地涌动一股怒火。

  原来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这个东陵昭,他上次摆明了就是想要设她一局。而这次,他断了她的侥幸之心,分明就是想要恶整与她,可恨,可恼!

  “上官大人这是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好难看,莫非是昨晚伤势恶化了不成?”东陵昭似很担心上官飞燕的伤势,他就近靠过来,想要伸手探上她光滑的额头,却被上官飞燕在中途拦截,拉下他的手。

  “多谢王爷的关心,下官并无大碍。倒是王爷,时辰不早了,王爷还是赶紧上朝去吧,免得皇上找不到王爷商议大事而等得着急。至于下官嘛,下官随后便会赶到的。”她松开东陵昭的手,退后一步,淡淡地笑了笑,就是不肯上东陵昭的轿子。

  东陵昭盯着蟒袍衣袖下空落落的手,凤眸眼角微微挑起,一抹模糊的雾气氤氲而起。

  “上官大人莫非还在为昨天之事而生本王的气吗?”他睁开眼眸,水波莹润。就这么带着孩童憋屈的样子,可怜兮兮地凝望着上官飞燕。

  上官飞燕蓦然大震,这个东陵昭究竟想干什么。

  “如果上官大人还在生气的话,那么本王道歉,本王道歉,可以吗?如果道歉还不足够的话,那么上官大人请说,本王需要做什么才能让上官大人消气?只要上官大人提得出,本王一定去做,这样可以了吗?”东陵昭连口吻都变得有些凄楚起来。

  四周的侍卫、奴仆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上官飞燕,好像她十恶不赦一般,责怪她心胸狭隘,不该让王爷在众人面前丢失颜面。

  上官飞燕闭紧眼眸,拼命地摇头。

  不能去看他的眼睛,不要去看他的眼睛。

  上官飞燕,东陵昭绝对不是诚心诚意地道歉,他肯定另有所图,他一定有算计的。上官飞燕,你要冷静,冷静,不要动怒,千万不要动怒。

  上官飞燕努力地呼吸了好几口长气,才慢慢地平缓了心中的抑郁之气。

  睁开眼眸之时,她的脸上已经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王爷如此这般,真是折杀下官了。下官没有生气,真的,真的没有生王爷的气。只是地位有别,下官是绝对不可以同尊贵的王爷同坐一轿的,那于理不合,下官诚惶诚恳。”上官飞燕连连后退三步。

  东陵昭却连连逼近三步,他的眼里,似有受伤的痕迹。

  “本王自知昨日失礼了,若是上官大人坚持不肯上轿的话,那么就等同于不接受本王的道歉。”他话到这里,话锋忽而一转,变得幽怨而悲伤。

  “既然如此,那么本王向上官大人跪下赔礼道歉总可以了吧?”东陵昭作势要单膝跪地,上官飞燕急忙架住他的双臂。

  “王爷不可,你这不是存心要折杀下官吧。”四周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毒辣,每个人看着她上官飞燕,都恨不得变成一把冰冷的寒剑,刺穿她的心窝。

  若是她上官飞燕慢一步的话,若是九王爷东陵昭真的单膝跪在她脚下的话,她估计不出三日,她的项上人头,定然悬挂午门之上了。

  她轻叹一声,架住东陵昭,几乎是被迫地点了点头。“既然王爷盛情相邀,下官若是再推辞,就有些过意不去了。王爷,请先上轿吧,下官会跟着王爷上轿的。”这个东陵昭,此举根本就是变相的威胁。

  逼得她不得不随了他的心愿。

  她可没有错看刚才架起他双臂的一瞬间,他单凤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

  那一抹笑,令她牙齿相磨,她恨不能一脚踹出,踢掉东陵昭脸上那可恶的笑容。

  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还没有愚蠢到不留任何面子给东陵昭,那样的话,她不惜呆在定王府这座狼窟之中以保全身而退的那份计量,可就枉费心力了。

  所以,她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就算此刻有一把钢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只能微笑相对。

第67章 变相的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