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8章 奇异病症(二更)

    一连几天,这位督查使大人就在房间里用餐、沐浴、看书,除了偶尔能惊鸿一瞥到他如厕的身影,官驿的上上下下便再也见不到这位督查使大人的面了。

  就连寸步不离守护在他身侧的寒烈,也是同样诡异神秘,性情古怪,好几次夜间巡视,阿金都惊诧地看到这位冰冷的寒烈寒侍卫不走房门,却走窗口,飞进飞出,不知其意。

  当然,以督查使大人如此神秘低调,以静制动的做法,自然是惊到了渝城上至四品大员渝城府府尹,下至县镇的九品芝麻官,他们连夜召集聚会,直觉认为上官钦定然是在等候他们的孝敬,于是有人建议干脆用老办法——金钱美女计,探上一探。

  果然——

  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

  这位外界传闻清廉刚正、两袖清风的上官钦,在隔日众位大人送上大大小小的食盒之后,打开食盒,发现所谓的甜美点心,都是金银财宝,奇珍异宝,美女尤物。而这位上官钦淡淡飘了一眼,竟然当着驿长的面,全部如数收下,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这下,在渝城当差的上上下下官员,睡得安稳,玩得舒心,吃得爽心。

  但是怪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就在官员有意登门探探这次渝城贡院书生的中选名单之时,这位上官钦大人却闭门不见,听说是水土不服,上吐下泻,病倒了。

  当然渝城上下官员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们托人暗走关系,打听上官钦是否在装病?然事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被他们买通的大夫诊断上官钦病情之后回来相告,上官钦确实水土不服,病倒了。

  这下,他们只能干等着上官钦病愈来探问他的口风了。但是,这位上官钦大人不但行事古怪,就连他这水土不服之症也同样古怪得很,时好时坏,是愈时发,就是始终没有看到痊愈的痕迹。

  每当官员上门探口风,上官钦的病情莫名地恶化了,等到官员离去几日后,病情又有所好转。这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一晃竟然过了三个月之期。眼前就要到了朝廷催发上报的期限,渝城的上下官员都急眼了。

  唯独那位深居简出的上官钦大人,依旧如常,只是多了一项嗜好,那便是时常会去渝城秦畔一家醉香楼走动走动,去听一听这家花魁娘子吟唱的《我在你心上》。

  渝城跟踪的眼线回报,原来这花魁娘子所吟唱的曲目正是出自上官钦大人之手,是上官钦写给他家夫人的,并曾在御花园宫宴之上,君前高唱过一回。

  “难怪他会感兴趣了。”渝城府尹魏简钟沉吟道。

  “那么府尹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干脆直接跟上官钦明说了吧,反正他也收了我们的礼,就没有道理不做事。何况,我们可都是收了人家白花花的银子了,总不能不替人办事吧,若是就这么拖延下去,以后还有谁会来孝敬我们?这不是——”人群中一个急躁的官员跳了出来。“这不是明摆着自己给自己断了财路嘛,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他此言一落,其他官员纷纷起身,应和着。

  魏简钟扬手一挥,制止他们私下交谈。

  “稍安勿躁,听老夫一言。传闻醉香楼的花魁娘子蝶清舞十两黄金才能见得一面,百两黄金才能听得她抚琴一首,千两黄金才能让她奉酒一杯,这个上官钦果真会为了闻听这一首曲子,天天去光顾吗?”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说不定是为了获得花魁娘子的芳心啊,少年人嘛,毕竟是血气方刚啊。”其中有个官员邪气地笑道。

  “事情尚未明确,不可妄下定论。关于这位上官钦大人,他的行事作风跟以往大不相同,所以上头的意思是,让我们仔细观望观望,千万不可轻举妄动。”魏简钟抚须道。

  “可是时间不等人啊。再说了,过去的上官钦那是讲送礼的打出门,现在的上官钦那是有礼便收,可见他是这里——”有个官员笑着点了点脑袋。“开窍了。”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魏简钟依旧犹豫不决。“他是不是真的开窍,还犹未可知。你们可曾见过他动用过我们送的珠宝,可曾动用过我们送的女人,没亲眼见过吧。”

  “这——”众位官员一听魏简钟如此说,倒是有些疑虑了。“那么依大人之见,眼下我们该如何行事?”

  毕竟期限快到了,魏简钟也无法任由上官钦一直这样安闲下去。“这样吧——”

  “府尹大人请说,下官等人以大人马首是瞻,唯命而从。”渝城众位官员齐声躬身道。

  “明日老夫派人送上拜帖,邀同这位上官钦大人到醉香楼坐上一坐。”他倒想要探上一探,他究竟是为曲而去,还是为人而去。

第78章 奇异病症(二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