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9 伤口再次流血

  “雀儿,以后,他是女子,不是男人,叫她,舞小姐,呃,舞,你的名字是艺名还是真名?”叫舞小姐,太奇怪了。

“叫人家月月吧。”舞眨眨眼,随口取着名字,叫什么都无所谓,也只是一个称号而已。

“哦,月月小姐,跟我来吧。”雀儿很顺口的改了名。

“嗯,”舞媚声应着,起了身,扭着细腰,跟着雀儿去了。

雀儿带着舞,左拐右拐的走了N久,中途随手抓了个小丫环,问了句话,最终将舞带到了客房。

“月月小姐,就是这里了。”雀儿指着房间冲舞说道。

“多谢雀儿丫头了。”舞冲她抛了个媚眼,轻甩衣袖,悠然的走到房门口,推门而入。

收到舞的媚眼,雀儿全身一怔,几秒种之后,抬着步子,飞速的逃离,边逃离的时候,脑子里还边想着,丫的,太恐怖了,太妖孽了,太惊魂了!呜,亏得小姐还告诉他们他是男子,长得这般妖媚的男子,是想让她这种面不出众的小女子不活了么!唔,以他这面貌,若他是女子,那她就更不要活了!

所以说,无论是男是女,有他在,她都活不下去,以后得离他远远的,见着他,太伤她的心了!

景玉轩内,四王爷抱着安月真坐在椅上,嘴噘得高高的,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王妃,他会住下来,王妃,你真的要娶他吗?”四王爷念念的问道。

安月真扶了扶额头,淡淡的挑眉,跟他语不搭调的说道:“我累了。”

“王妃,王妃,”四王爷黑亮的眼睛看着安月真,低喃着唤着,一脸她不回答他誓不罢休的样子。

安月真冷睨着他,戳着他的脸,脑中思绪一转,勾唇,冷笑道:“四王爷,你不是说俞文成长得没你好看么,偷他不如偷你,如今,舞,他长得比你好看多了。”

听罢,四王爷闷闷的看着她,黑亮的眼睛慢慢变得黯淡,眼皮缓缓落下,猛的,身子倒在安月真身上。

“喂,你怎么了?”安月真奇怪他的反应,推攘着他的身子,眼光落在他的后脑处,猛的惊醒,该死,她竟然忘了,他受伤了,而且还伤得不轻,这伤口,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呢。

“来人啦,”安月真再次冲外面大喊着。

去而复返的雀儿很巧的,刚到门口,便听到安月真的喊声,她马不停蹄的冲了进来,急声问道。“小姐,什么事什么事?”

“他晕了,帮我扶他到床上休息。”安月真有些吃力的扶着四王爷,真重!

“哦,”雀儿走上前,抓着四王爷的手臂,和安月真一起将他扶到了床上。

四王爷趴在床上,后脑处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处血印透过了布条,红红的,看着很不好。

安月真皱着眉,轻轻的解着布条,开始重新处理伤口,重新上药,俞文成已经将伤药给他们了,只要每天换药,过个几天,这伤口就会好。

049 伤口再次流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