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们做了什么

    席择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气的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他就是接受不了自己被季若兰所骗,明明是个随便的女人,却在那故作清高,连他也看走了眼,被她淡漠的表面所骗。

  看到席择天眼里的鄙夷,季若兰咬了咬唇,最终一言不发,有些事不需要解释,因为根本无法解释清楚,而且他已经先入为主,判了她的罪不是吗?

  席择天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朝后门的车库走去,季若兰纵使心里委屈也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呵。。。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不是吗?

  取了车,不待季若兰进入,脚下油门一踩便扬长而去。

  季若兰苦笑,搓了搓冷凉的手臂,十一月的天,真的有些冷。

  走出车库,外面的雨已经越下越大,她身上没带包,自然一分钱也没有,望了望那不见尽头公路,认命的踩着高跟鞋,在雨中行走。

  走了十几分钟,前方是个大斜坡的天桥,而天桥下停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这种跑车到哪都是最亮眼的,而整个M国又有几辆这种车呢?

  季若兰淡漠的脸终于有了丝惊喜,不由的扬起漂亮的嘴角。

  直到她走到车前,席择天才按下车窗,那张脸还是一样的黑。

  “刚刚为什么会离开寿宴?”

  “被人设计引出去的。”季若兰恢复了以往了淡然,对面他的质问,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让她的心有些抽痛。

  “那个人是谁?”

  “他说他叫欧阳洛。”

  听到这个名字,席择天眸光闪了闪,欧阳洛确实有勾引女人的本事,被他看上的女人,哪里能全身而退,想到这里心一股烦燥升起,压下想咆哮嘶吼的冲动,顿了会儿才沉声道“你们做了什么?”

  季若兰心一抽,在他心里,她是那种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的女人吗?

  “接吻”

  正确来说是被强吻,但是她已不想再多解释什么。

  “还有呢?”

  车门下紧握住的拳头,已经起了青根。

  “没有了”

  季若兰淡淡一笑,平静的眸底有着抹不易察觉的忧伤,侧过脸望向天桥下的江水,雨水拍打再江面荡起一圈圈涟漪,就如同她此刻的心里,平静不再。

你们做了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