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王世子

    季若兰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他,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欧阳洛先是一怔,然后邪气的舔了舔嘴角的血,望向她的目光很炽热,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失控,这个吻让他更加坚定了要她的决心。

  “坏痞子,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决不会轻饶你。”被人占便宜,却无法为自己讨公道,季若兰很气恼自己的柔弱,只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用力往唇上一抹,跑走了。

  她不会蠢到再去楱他,那只会让他占更多的便宜。

  “记住我叫欧阳洛,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得了一个吻,欧阳洛心情大好。

  某棵大树下,两道修长的身影,一位俊美无俦,一位。。。带着面具。

  此面具正是黑脸长须张牙弄齿的楚霸王。

  “白子宇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还有。。。”席择天往面一步,手一伸扯下少年脸上的面具,冰冷的开口“以后不准你带这个面具。”

  白子宇秀气的眉头蹙起,那表情倔强中带着抹对眼前面男人的崇拜。

  “哥,爸很想见你,你就回去和他见一面吧。”

  “别叫我哥,我姓席不姓白。”席择天对白子宇的崇拜视而不见,沉着张脸,故意隔离疏远。

  白子宇,是席择天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十八岁刚上大学,人长的俊美秀气,是各方面都优秀完美的全能生,生在那样的家庭优秀是被逼的,他也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

  “你是不姓白,可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液,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不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让你恨了爸这么多年,可是这些年他也并不好过,我从没见他真正的快乐过。”

  “你知道我最痛恨是什么吗?”席择天冷眼望着白子宇,咬牙切齿的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跟他粘上边的东西,如果可以,我会将这血液全还给他,他不快乐,那是他罪有应得。”

  “你知道爸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原谅他吗?他已经老了,没多少年时间了,哥,你就回去见他一面吧。”白子宇也有自己的骄傲,从小他就是被人棒在手心的王世子,从没有求过人,这些年爸爸抑郁成疾,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他看着心痛。

王世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