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也会痛

    季若兰走后没多久,席择天交代李长冶好好照顾沈曼琪后,便和范伟辰离开了别墅,他们现在正忙着找那批军火,还有争取延缓美国那边的交货时间。

  “琪琪,上次长冶哥哥开给你的药,你都按时吃了吗?”李长冶扶沈曼琪回房后,脸色沉重的问。

  沈曼琪轻摇头,声音小得似蚊子“对不起,我不知道把它放哪了,找不到。”

  “没关系琪琪,长冶哥哥再给你开一些,这次不可以弄丢了知道吗?”李长冶怎舍得怪罪她,从箱子里拿出药配了好几副,再细心的写上注意事项。

  “长冶哥哥,你给我开的是什么药啊?”沈曼琪无心的一句,李长冶写字的手重重了划了条长线,神色变了变,带着宠溺轻声道“是对琪琪身体好的药,吃了这些身体才会好起来。”

  “我最近觉得很累,老是想睡觉。”

  “琪琪你这是睡的太多了,以后没到睡觉时间不能睡觉,困了就出去走走知道吗?”听了她的话,李长冶脸色更加沉重。

  “嗯,听长冶哥哥的。”琪琪像个乖宝宝用力的点头。

  好不容易等沈曼琪睡下,李长冶才离去,离开之前去了趟离后山近的那栋房子,那是厨子和佣人住的地方。

  幽暗的地牢,此时季若兰已被关了一天两夜,还有两天两夜要熬,水还剩三份之一,没有食物补充能量,全身无力,胃饿的一直在蠕动,还好她胃没什么毛病,没有时钟她不知道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她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多久。

  脸上的红肿还没消退,轻轻一碰就会痛,脸疼的时候,心也会跟着痛。

  躺在冰凉的地板,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我再说一次,把门打开。”范伟辰在地牢大门前怒吼。

  “对不起范少,门主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两句守门员挡在门前,冰冷的脸上毫无情面可讲,他们只听一个人的命令,那就是圣天门门主席择天。

  “你们不让开是不是?”范伟辰愤怒的拔出枪,指着其中一名守门员的脑袋,小小的守门员居然敢违抗他的命令,找死。

  两名守门员还是面无表情,看着那把枪眼皮都不眨一下。

  一群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围了上来,将范伟辰包围,一把把枪指着他。

心也会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