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兰花形胎记

    李良伟摇了摇头,朝季若兰走去,这算什么回事啊。

  “兰儿,你没事吧。”好不容易将缠在身边的女人推开,范伟辰来迟了一步,有些气恼自己,急忙将她扶起。

  季若兰轻摇头,手不着痕迹的将嘴角的血抹去,但脸上的红肿却遮挡不住。

  “丫头,你背上可有一个像兰花型的胎记?”李良伟停在她面前,一脸的慈祥。

  还是摇头,她背上没有胎记,只有块疤痕,从她懂事以来就有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那块疤痕也越来越淡。

  难道真不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长的如此相像,真是匪人所思。

  席择天冷着张脸走过来,所有围观者自动散开,看着季若兰肿起的脸色,气不打一处来,扯起她的手离开宴会场,范伟辰只能看着,任由心在抽痛。

  同一家酒店,季若兰正坐在椅子上,安静的接受着席择天的批评教育。

  “你就不能给我安份点吗,整天惹事生非,现在好了若祸上身了吧,她要道歉你就道歉啊,面子值几个钱,清高又不能当饭吃,说几句好话,脸就不会肿成这样。”席择天手拿着棉花棒,沾了些药水轻轻的擦在她红肿的脸上,嘴里忍不住责备。

  听着席择天的大老唠叨,季若兰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虽然话说的有些难听,但还是听得出他传递的关心,脸突然就不痛了。

  “她先动手的,不还手要站在那里让别人打吗?”这种情况下通常都忍不住要和他斗上两句。

  “那你打完了赶紧逃啊”

  “扑噗。。。”季若兰忍不住偷笑,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觉得特别滑稽。

  “我有说错吗?别人背后有人撑腰,你有吗?”看着她明媚的笑颜,席择天郁闷的心,也跟着放晴,原来她笑起来这么好看,那双凤眼微微眯起,像两个弯弯的月亮,还闪烁着一股生动的灵气。

  “你不是说会帮我撑腰吗?”气氛不错,她可怜的眨着眼,和他开起玩笑来。

  “你不是说不需要吗?”席择天很快用她的话挡回去,这丫头卖萌的时候还挺可爱的,以前他怎么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面?

  季若兰收起笑容,神色变有些沉重,小心翼翼的开口。

  “主人,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爸爸是谁了吗?”

兰花形胎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