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是个浑蛋

    席择天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定了定神“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上次你不是说知道吗?”季若兰一脸置疑。

  “女人,别置疑我的话。”他脸色沉了下来,之前他以为她是林泰鸿的女儿,因为那张相片和她如此相像,但那一夜和她发生关系后,发现她背上并没有传说中的胎记,而且别人都做过DNA了,证明林泰鸿要找的人真不是她。

  真的不知道?

  原来他说知道,只是在耍她玩,这种事也能拿来玩吗?

  “你真是个浑蛋”季若兰说不出的气愤,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不知道她抱着多大的期待吗,现在告诉她说不知道,心都快凉,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被他一盆冷水给浇没了。

  “浑蛋?女人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唉呀,她今天吃了豹子胆吗?

  那股失望让她红了眼,不理会怒气冲天的某男,站了起来跑了出去。

  “你要去哪?你不是最会逆来顺受,什么事都可以不在乎吗,拿出你的个性来呀。”席择天在她身后吼,看见她的眼泪,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该死的,她找爸爸,他帮她找就是了,哭什么哭。

  “我不是圣人,我也有我自己的小情绪,会逆来顺受,因为害怕失去。”季若兰顿下脚步,哽咽着把话说完跑了出去。。。

  “SHAT”席择天将桌上的药水棉签棒全扫在地上,似乎还不过隐在上面加了两脚。

  直到宴会结束席择天没再看到季若兰的身影,打她的电话关机,死丫头居然敢没经过他的允许关机,胆是越来越大了。

  回到别墅第一件事就是去她房间抓人,可是门却是锁着的,唤了两声没人应,直接用脚踢。

  季若兰用被子将整个人盖了起来,两手捂住耳朵。

  碰。。。

  一声巨响,可怜的门整扇往后倒,被子里的人猛颤了下。

  席择天走上前,手用力一挥将被丢的老远,只见季若兰俯趴在床上,双肩有些颤抖。

  老天,不会还在哭吧,这女人的泪不流则已,一流还真是惊人?

  满腔的怒火熄了下来,走过去推了推她的肩膀,不见她回应,想了想问了句惊世骇俗话“女人,你大姨妈来了?”

  听说很多女人来那个都会痛?

  季若兰顿了顿,他这算是关心吗?

  先给她一巴掌,然后再摸摸她的头,给她一棵糖?

  “到底怎么了?”他的声音有点不耐烦和着急。

  听了他的语气,床上的女人哭的更凶,还问怎么了,还不是他给她委屈受了。

真是个浑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