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6章 唱歌

  第86章 唱歌

吴绍一哽,“感情的事,本来就需要培养,这培养的时间还有长有短呢,也许楚欢这女人,就适应细水长流型的感情也没个准!这种事儿你也别着急。”好友那么多年,吴绍多少也能感觉得出来,墨夜现在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焦虑,似乎很急着想要确定什么似的。

长长的睫毛动了动,萧墨夜轻扬眼眸,“不能急吗?可是我现在,的的确确着急得不得了!而这种着急,怎么都没办法去遏制。”清雅的声音,透着一种不安,似是在对吴绍说,又似是在对自己说。

所以,希望她所说的——她喜欢他,是真的!

所以,别骗他,千万别骗他!

所以,只要她没有骗他的话……

当萧墨夜告诉楚欢要离开Z市几天的时候,楚欢稍稍楞了一下,“要离开几天?”

“十天吧。”他揉着她的发道,“去B市那边,这段时间是国际上有个军事科研机构正巧在B市,去谈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有什么合作项目,另外还去B市的军区里取取经。”

说到B市,她蓦地想起来,他其实并不是Z市的人,而是B市的,只不过现在是下调到Z市而已。毕竟像萧墨夜这种身份背景的,通常都是在地方上镀几年的金,然后再从地方调回中央,更有利于将来的发展。

“你家人都在B市?”她好奇地问道。

“嗯,这次回B市,正巧也可以回家一趟。”萧墨夜回道。

“好像挺少听你提起家里人的。”不过回想起来,她自己貌似也没怎么在他面前提起过家人。

“反正也就那样,B市那边,其实也就是爷爷住着,我父亲现在在G市的军区那边工作,母亲就跟着父亲过去了。”

“那你们一家人不是一年到头都碰不到几次?”

“习惯了,现在人大多都子女在外打工,也许一年只回一两次老家的。不过老爷子也看得开,每天和军区大院里的那些老将军们一起下下围棋,练练太极拳,种种花草什么的,还算好打发时间。”有得必有失,正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老爷子才看得开。

楚欢听着觉得也是,就好比她现在在Z市念大学,以后毕业了,估计也会在Z市找工作,毕竟Z市的工作机会和发展机会都比老家W市要多得多。“你过几年会回B市吗?”她突然想到了这个她以前压根没想过的问题。

“应该会回,怎么了?”他看着她道。

“那是不是以后我也得去B市?我以前一直觉得我大概会一辈子呆在Z市,要不就是回老家去。”说着,她又吐了吐舌头,“我还从来没去过B市呢,别人都说,B市那边官员特多,还说要天上掉下块石头,往地上一砸,砸中的人估计有一半是当官的。”

他眸子敛了敛,“那儿当官的是不少。”毕竟B市出了中央的官员外,还有地方办事处以及许多地方官员,万一恰逢什么大会的,那官员就更多了。

把玩着楚欢的手指,萧墨夜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没去过B市?”

“嗯,一直没去过,以前也和婷儿说过,等工作了,两人攒点钱去B市旅游一趟。”她回答道,压根没注意到他眸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是么。“他轻轻一笑,亲了亲她的脸颊,“那下次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和你朋友们去B市玩一趟。”

得,真有萧墨夜当导游的话,估计婷儿会兴奋死。楚欢当即点头,“那可是说定了!你可不能反悔。”

“要拉钩保证吗?”他扬扬眉。

她有些诧异,没想到萧墨夜也信这,“好,拉钩!”她嘿嘿地笑了笑,拉起他的手,让彼此的小手指勾在了一块。

这种感觉还挺新鲜的,让她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似的,每次要打什么保证的时候,都用拉钩这一套,“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她摇晃着小指,口中嚷嚷着,而萧墨夜则极其配合,在楚欢念完比说语后,他很自从地把拇指抬起,两人的大拇指彼此贴合,就像是盖章似的。

“你小时候也经常和人拉钩吗?”她好奇道,因为看他的动作,感觉并没有什么生疏感。

“没,我们那儿不兴这个。”萧墨夜莞尔道,“和我拉钩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

“那你是第一次拉钩保证了?对了,你应该也有看过别人这么玩的吧,所以真做起来还挺熟练的。”她想了想道。

他但笑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彼此还勾在一起的手指。

拉钩保证结束,她正要把手抽回,他的尾指却蓦地又紧紧的勾住了她的尾指,“别动,再让我这么勾一会儿。”

她楞了一下,不明白他还要再勾着手指。

他的手指,勾得那么用力,和她的手指间几乎没有一点空隙。指间的肌肤相触着,灼热而带着一种异样的感觉。

直到他勾得她的手指隐隐发痛时,他的另一只手抬起,按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整个头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哎,怎么了?”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一下子不知所措。

“欢,乖乖等我回来,然后……”话说到一半,他停住了。

“然后什么?”她问。

“没什么。”他轻轻一笑,轻垂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的所思所想。

萧墨夜摇离开10天,楚欢觉得似乎私人时间又一下子多了起来。之间几乎每天,都会一起吃饭,或者窝在他的别墅,或者窝在她公寓的卧室里。现在突然身边少了个人,感觉真的有些不习惯。

或者说,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

拿着手机,楚欢这两天经常会有事儿没事儿给萧墨夜发点短信,晚上睡觉前也会通个电话什么的,当然,基本上都是她在讲的多,萧墨夜都是属于听的那种。

有时候楚欢会问,她是不是说话太多了点,结果萧墨夜却是说着,“我想多听你说些话,总觉得我好想太久没有听你说话了。”

于是楚欢继续说着,把学校里的事儿,做毕业设计的事儿,全部告诉萧墨夜。萧墨夜也会和他说一些他每天都做了些什么事儿。

楚欢觉得,两人的交往,似乎也越来越像回事儿了。

“墨夜,你会唱歌吗?”她突然问道,交往这几个月,她好像还没听他唱过歌,两人好像也从来没去过KTV.“想听?”他低低的问道,声音透过手机,在夜晚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性。

“嗯,挺想听的。”突然有种好奇,想要知道他这样的嗓音,唱起歌来会是怎样的。

“想听什么歌?”他又问道。

“唔……”她想了想道,“就《绝》的主题曲吧!”那首影片的主题曲,旋律很棒,演唱的那位男歌手也唱得不错,当主题曲穿插在影片中的时候,楚欢对这首歌印象特别深刻。

“好。”他应声道。

优雅的声音,随着清唱的节奏,慢慢地流泻而出——绝,为你绝情绝爱;绝,为你梦生梦死;一眼一生,注定挣不开的是你撒下的网,而我在网中是无力挣脱还是不愿挣脱?

人海茫茫,无望地寻找着你,连呼吸都在痛……

第86章 唱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