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8章 被看见的画

  是的,可爱!

这个原本和萧墨夜八竿子打不着的词儿,这会儿却很适合用在他的身上。

“还是老样子,前些天知道你回了Z市,一直想有机会给你接个风,没想到今个儿倒是巧了。”蒋副局长道,“听说今个儿是在夜市出的事?”

“和朋友逛夜市,没想到就给遇上事儿了。”萧墨夜淡笑道。

蒋副局长一听,再看看楚欢,心中顿时有了计较。之前只以为这女人可能是萧墨夜逢场作戏的那一类,可从萧墨夜的话中,他听出了味儿。能让这萧家大少陪着去逛夜市的女人能有几个啊!

“得,这事儿一会儿我替你平了。”蒋副局长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还真是谢谢了,今儿个太晚了,我还得送她回去,回头我摆一桌,咱们好好喝一杯。”萧墨夜道。

蒋副局长顿时眉开眼笑,他特意急匆匆地赶过来的目的已达到。“行,行,对了,替我问候一下萧政委和萧老爷子。”

“好。”

看着萧墨夜和蒋副局长和乐融融地握手,楚欢再一次地感叹了起来,自个儿今天见到的政府官员,恐怕比之前二十三年加起来的都多。

市军区医院。

“和两周前的扫描结果一样。”屈飞卓抬头对着正从脑部扫描台上坐起了身子的段棠道。看上去纯净、清媚的男人,谁又会知道,这样的人一旦头痛发作,痛到不能忍受的时候,会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没有丝毫的区别?”段棠微微蹙眉,走上前道。

“没有。”屈飞卓摊摊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突然跑过来让我给你做检查,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吧。”身为医院的脑壳主任,屈飞卓一直负责段棠的治疗。

段棠抿了抿唇,喃喃道,“很奇怪。”

“奇怪?”

“这几天,我头痛的时候,只要想到一个人,头痛的征兆就会慢慢消失。可是,一旦再去深入地想着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头痛反而会更剧烈。”他称述道。

“那个人是谁?”屈飞卓好奇道。

“K大的一个女生。”段棠道。

屈飞卓微微惊讶,“很漂亮?”但是他也知道,段棠的周围,论漂亮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如果仅仅只是以漂亮而言的话,根本不可能引起段棠的注意。

“谈不上太漂亮,不过——”他顿了顿,“她有我想要的一切。”说着,段棠的眸子半垂,睨看着自己的双手,“看到她,就很想要得到她,就好像心底有种疯狂的念头,在告诉我,要把她抢到手。”

“你爱上这个女人了?”屈飞卓怀疑地道。

“爱上?”段棠嗤笑了一笑,“只是觉得,如果得到了这个人,应该就不会有那种绝望感了吧。”

和段棠相处不是一天两天了,屈飞卓清楚对方骨子里的那种悲观感,或者,严格说来,是一种毁灭倾向——不管是毁灭他人还是毁灭他自己。“那又为什么深入去想这个女生,头会更痛呢?”他又问道。

漂亮的凤眸扬起,段棠淡淡道,“因为她是萧墨夜的女人。”

“什么?”屈飞卓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你该知道,萧墨夜不好惹。”

“嗯,是知道。”他低低地笑着,妩媚而冷然,“不过,并不代表我惹不起吧。”

屈飞卓无语,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生,居然令得段棠要豁出去和萧墨夜抢的!

楚欢没想到,会在学校里再见到段棠,这个漂亮的男人,依然是一身绿色的军服,只是所展现出来的味儿,却和萧墨夜截然不同。

“楚欢,好巧又见面了。”段棠面带笑意地打着招呼,也令得原本打算远远避开的楚欢,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不为别的,就因为段棠身边站着的,正是学校的校长大人。

“校长好,段中校好。”楚欢摆出毕恭毕敬的姿势打着招呼,当然,毕恭毕敬是针对校长大人的,对段棠,她是躲之不及。毕竟之前在饭店中他对她所做的那种唐突的举动,实在是超出了一般人的界限。

一旁的校长似有疑惑,“段中校认识这位同学?”

“是啊,上次来学校演讲前头痛发作,多亏了这位楚欢同学,才会没事儿。”段棠的手指若有似无地抚过了自己的额角,“庄校长,不好意思,我想和楚欢私聊几句。”

“行,行,当然没问题了。”庄校长脸上堆满了笑容应道。

楚欢顿时只觉得浑身一阵鸡皮疙瘩扬起,一贯严肃的校长大人,居然也会如此“笑容可掬”。

段棠走到楚欢跟前,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那种视线,仿佛像是要直透她的心窝一样。

皱皱眉头,楚欢回瞪着段棠,却没想到,引得对方一声轻笑,“怎么,似乎不太愿意见到我?”

还真是说对了!她翻翻白眼道,“段中校,我还有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事的话,我要先走了。“他却像是没听到她话似的,突然俯下身子,唇凑近了她的耳边道,“可是我却很想见你。”

“你——”她条件反射性地捂住耳朵,原本手上捧着的书和设计稿,哗啦啦地洒了一地。

楚欢的脸涨得通红,耳根子更是红透了。瞅瞅那满地的图纸和书本,她的心里有飞奔起了无数匹***。

忿忿地瞪了段棠一眼,楚欢正想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东西,却不料段棠已经先一步地蹲了下去。

白净的手指,拾起了地上那一张张的图纸,他轻垂着眸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一张图纸。

那上面画的一张军服系的设计稿的,蓝灰色的主题,领口、肩章,腰带分别运用金色和黑色的镶边,左胸口繁复的花纹构造出勋章的感觉,黑色的马靴让整体感觉利落与果敢。

而简单几笔所勾勒出穿着这身军服的人物,却让段棠不由地联想到了某个人。看了看稿纸右下角中文字所写的“诱惑系列——灰色的绚烂”

“诱惑么。”段棠低喃着,抬眼看着楚欢,“你画的?”

“是又怎么样!”她把其余的稿纸和书捡起,然后摊出手向他讨要他手上的图纸。

他把图纸放在她的手心上,但是手指却依然捏着图纸的一角,“那么,我能诱惑得了你吗?”他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就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却又足以清晰地让她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楚欢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段棠话中的意思,不远处已传来了一阵跑步声,以及气喘吁吁的女声,“欢欢啊,找你好久了,原来你在这儿!咦……是段、段中校吧,段中校也在这儿啊。”

楚欢回头,便看到方婷儿满脸薄汗喘粗气的模样。

“你是楚欢的朋友?”段棠的手松开了原本捏着的图纸,面带微笑的问道。

“对,我们合租一个公寓。”方婷儿赶紧说道,同时不忘欣赏美男。毕竟上次演讲,那是只能远远地看而已,哪像现在,可以这样近距离地打量啊。

第38章 被看见的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