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原因

  萧墨夜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吃一份简单的甜品,就可以让她有着这样的满足?是无欲,所以无求,所以才会特别的容易满足吗?

“萧墨夜,你绝不觉得你不拍戏挺可惜的。”

他才发现,她正一边吃着,一边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正看着他。

“可惜?”他扬扬好看的眉,“欢是希望我重新拍戏吗?”

“你现在是少将,不可能再重新去拍戏了吧。”所以萧墨夜的那部《绝》的电影,真的是成了绝响。

“只要你想,就可以。”他如是说着,似承诺,似宣告。

她怔了怔,只觉得空气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从他的身上涌出,拼命的裹紧着她的全身。嘴里的杨枝甘露,似乎都变得有些淡味了。

想?亦或者是不想?

“可是你当初息影的时候,不是说过,因为你已经不知道该拍戏给谁看了,所以才息影的吗?”楚欢回过神来,猛地提起了这茬。萧墨夜息影时候所说的话,婷儿不止和她讨论过一次,杜海更是曾当面问过萧墨夜,但却并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他面色一变,薄唇抿紧,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看着她,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专注,又似乎透过她在看着什么。

“你想知道原因么?”过了良久,他的声音才幽幽地传来。

楚欢愣住了。当初杜海问萧墨夜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曾说过不能回答,可是现在却又如此问她。有一种预感,如果这时候她说想,他一定会告诉她答案的。

这句曾被网络、报纸杂志转载过无数次的话,究竟真正的答案会是什么呢?

“想。”这个字,就这样从她的口中呐呐地吐出。

他笑了,笑得有些飘渺。可是眉宇间却又带着一种凝重,“之所以会接拍《绝》,是因为有个人说,若是我来演的话,她会为我着迷。是她,让我演了方傲生这个角色,也是她,在我最得意的时候,把我彻底的抛下。”

他的声音低低的,不响,却很清楚,平稳的语调,就像只是在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可是那些言语组织起来的意思,却扣人心弦。

““她”是谁?”她喃喃地问道。

“你想知道?”他的头又低了些,也让她更加清楚地看清他的瞳孔,以及瞳孔中自己有些无措的脸庞。“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轻易地仅仅只用一句话,就让我去做任何事。”

她窒了窒,他的视线,像是在告诉她,那个人——合该是她。可是……会是她吗?就像他以前讲的那些话般,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印象。

“那她……”楚欢顿了顿,还是以“她”为名,“为什么会抛下你?”她问道,话一出口,随即又感到似乎有些不妥。

“那或许该问她才知道。”萧墨夜顺着她的话回道,“可以说,我的一生,因她而改变。”

若不是她的话,他可能不会有现在的财势,可能依然浑浑噩噩,不会明白什么叫做刻骨铭心,亦不会明白什么叫做无助绝望。

可是纵然她给他的是痛苦和折磨,只要能够再见到她……“欢,你的心里有我吗?”他的身子一点点地俯下,温润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眼睑轻垂,鼻尖几乎抵上了她的鼻尖。

“我……”她呆愣着,而他的双手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而他的头埋在了她的颈窝处,就像是一个疲惫至极的人,依靠着她的肩膀休息。

“就这样让我抱一下。”他的声音闷闷地从她的肩膀处传来。

楚欢不知所措地僵直着身子,只觉得肩膀上死沉死沉的,就好像他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肩上。

心底升起一股复杂的情绪,有怜惜,有心痛,也有一丝丝的涩然。

她的心里是有他的吧,不知不觉中,慢慢地有了这个男人的存在。他这样的对待她,说不动容,那是假的。

手,情不自禁地一点点抬起,轻轻攀上了萧墨夜的脊背,她竟有种要拂去他的这份疲惫和落寂的冲动。

他的身子僵了僵,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轻轻地拍着他的脊背,“舒服些了吗?”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声,他的鼻间尽是她的气息,她就在他的怀中,他的跟前,和他近到彼此之间没有一丝空隙,原来,被她抱住,就是这般的滋味,原来,一旦被抱住了,就会更加舍不得放手。

“欢,不要再抛下我了,如果再被你抛下,我会万劫不复的。”他的声音渐渐隐没,而他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宛若——溺水者抓住浮木一般。

楚欢知道,她和萧墨夜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没放在一个对等的地位上。就好比登山,一个人已经爬上了高峰,而另一个人,却还在山脚下徘徊,想要去尝试爬,可是却又蹉跎着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攀上高峰。

“喂,回魂了!”一声娇笑响起在楚欢的耳边,方婷儿笑嘻嘻地在好友面前挥摆着左手,“想什么哪,想得这么专注。”

“在想爱情这种东西,还挺麻烦的,爱也烦,不爱也烦。”她咕哝着道。

“呦,看不出你倒是有这觉悟啊。”方婷儿一屁股坐在了楚欢的旁边,“该不会是和萧墨夜之间发生什么事儿了吧,要不要我给你参谋参谋?”

“婷儿,你说两人要是谈恋爱,谈到了最后,一人对另一人说,对不起,我没办法爱上你。会不会太过分?”她斟酌了一下道。

“有点吧。”方婷儿道,“要真没爱上,当初谈什么恋爱啊。这年头恋爱自由,总没人拿枪逼着交往吧。”

楚欢哽了哽,萧墨夜当初虽然没有拿枪逼着她,但是却是用禁锢人生自由来威胁。

方婷儿突然眼珠子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瞅着好友,“欢欢,该不会是……你到现在都没爱上萧墨夜吧!”

楚欢有点窘迫,脸一下子涨得有点红了。婷儿和杜海,是少数几个知道她和萧墨夜正在交往的人。

方婷儿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吧,那人可是萧墨夜哎。”更何况,这段时间她经常看到萧墨夜送楚欢回住所,对方对楚欢的那种温柔和呵护,傻子都能感觉得出。

第42章 原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