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9章 疼了

  第89章 疼了

“萧墨夜不干我的事儿,不过我倒还真是蛮怕你伤她的。”

段棠的口气平缓,可身子却倏然地直起,朝着洪磊的两条腿狠狠地踢了过去。一脚,一脚,绝对没留任何情面。

砰!砰!

走廊上,响起着闷闷的撞击声,还参杂着见洪磊痛苦的呻吟,让人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楚欢呆怔着,看着段棠以着一种绝狠的姿势踢着那个本来不可一世的男人。她从没想过,这个外表清隽纯净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连同这次,楚欢只见过段棠动过两次手,第一次的时候,还是在人民剧院那儿,段棠打了田潇潇一巴掌,那一掌很狠,但他的面儿上却还是看起来温柔无害的。

可是这一次,他就连表情都透着一股戾气。

这是段棠?又或者是段棠真实的一面?

王威是知道段棠对楚欢的意思的,可洪磊和他们怎么也是一个圈儿里的,平日关系虽然不铁,可也还算好说话,当即上前想要劝说。

可人才走近,话还没说出口,段棠已经到,“王威,这事儿你还真别来给我参和!”言下之意,就是谁也别劝。

洪磊的身手本就没段棠好,再加上有带着酒意,此刻完全处于下风,狼狈得哀嚎连连。

此刻,钱柜这边的服务人员早已闻风过来了,只是一看这打人的是段少,当即没人敢出来劝架了。

段棠是什么人,在这儿做久一点的人都清楚着呢。

王威眼看着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了事儿,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到了楚欢的身旁道,“你快劝劝段棠,洪磊已经被打得不行了。他之前对你动手是不对,可这会儿,罪也遭够了,他也算是长了教训了。”这会儿,唯一能阻止段棠的,恐怕只有楚欢了。

楚欢也能看出,再打下去洪磊那两条腿铁定会骨折了,于是赶紧道,“别……别打了,够了!”一说话,肚子又是一阵阵地抽痛。

因为肚子的疼痛,尽管她是在喊,可是实际声音并没有太大,甚至可以说比她平时说话的声音都还要小,还要沙哑,可偏偏原本还打得狠绝的段棠,倏然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真的够了?”他慢慢地转过身,漆黑的凤眸定定地看着她,就像是在进行着简单的询问。仿佛若是她说不够的话,那么他还会一直一直地打下去。

“够了,够了!”她连声道。心中明白,他这是在替她出气,可是越是这样,却反而让她越加的……

他看着她苍白的面颊,额头沁出的那层薄汗,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明显。

蹙着眉头,段棠走到了楚欢的跟前,抬起手,情不自禁地要抚向她的脸,却不料,楚欢头一偏,忍着浑身的疼痛,咬牙向后退开了一步,“段中校,谢谢你的出手帮忙。”

段棠面色微变,双眸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楚欢,你就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吗?”

“是。”

下一刻,他猛然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居然这么干脆地就回答了,她的这个“是”字,让他整个人几乎像是要爆炸似的。

“王威,我先走了!”甩下这句话,段棠抱着楚欢大步流星地朝着电梯口走去。

王水水傻眼了,这……这么段棠就突然要把楚欢给带走了呢?

王威则是叹了口气,看了看傻呆着的王水水,又看看正被服务员七手八脚扶起来的洪磊,一想到还要收拾眼前这个烂摊子,就一阵头痛。

“段棠,你放我下来!”楚欢急了,顾不得肚子上还在痛着,整个人挣扎了起来。

“如果我不放,你打算怎么办?再赏我几巴掌?”他冷冷地道,“楚欢,你想要划清界限,没那么容易!”

她窒了窒,“我很谢谢你今天出手帮了我,可是,你要的东西我上次已经和你说过了,我给不了。”正因为给不了,所以她才想要和他划清界限。

“给不了?”他哼笑一声,走进了电梯,按下了1F的按钮。

电梯中,只有他们两人,他的气息,环绕在她的周身,充满着危险的感觉。肚子上的疼痛,一阵接着一阵,像浪潮似的,肠子都像打了结似的,让她每说一个字都觉得艰难。

“段棠。”楚欢费力地道,小脸因为疼痛,几乎快皱成了一团,“你从头到尾,也就喜欢我这张脸吧,可我真不知道,我这张脸有什么好的……”她喘了口气,忍着痛继续道,“我这人,挺普通的,从小到大吧,成绩一般,运动一般,人缘也一般,我性子有点瞻前顾后的,胆子也不大,做事情就没出类拔萃过,你实在犯不着……”

痛,痛到她的话几乎说不完整,也许肚子上的这一脚,比她想象的要严重。

“先别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段棠自然也看出来楚欢此刻的情况实在不怎么好。

“疼……呜呜……疼……”楚欢半闭着眸子,疼痛已经拉扯了她所有的思维能力。而楚欢这人,一痛了,一激动了,说话就容易犯浑。

比如这会儿,她只觉得这肚子好疼,疼得像是要把她整个腹部都给扭曲了似的,被踢中的那块地方火辣辣的,可身上却觉得发冷。明明这会儿已经是初夏了,可是她却有种骨子里在不断冒着冷气的感觉。

“疼……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不要你抱着,我要老爸,我要老妈!”

“呜呜……你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去找别的女人吧,我压根不适合你……”

“呜呜,疼疼!我要吃芬必得,我要吃阿司匹林。”

“墨夜……墨夜,疼,好疼……”

痛到了后来,楚欢哽着喉咙,眼眶泛着水幕,双手抱着腹部,就差没打滚了。

段棠本来还没什么,反正楚欢这厮说胡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听了。可是当听到她口中喊出了萧墨夜的名字后,他的脸还是黑了下来。

这个女人,真想就这么把她给生生扔到地上,可是看到她痛成这样,脸色苍白如纸,哭得和什么似的,整张小脸都花花的,明明既狼狈又难看,却让他的心没由来地软成了一团,也痛成了一团。

这种痛,丝毫不比头痛要来得轻。

心,烦躁,软绵而无力。

这种感觉,让他陌生得有些慌乱。甚至只要她可以不痛、不哭,他愿意倾其所有。

叮咚!

电梯门开了,正在一楼的人们就看到一个漂亮到令人惊艳的男人,抱着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从电梯里疾步走出来,女人嘴里含含糊糊地嚷着什么,而男人则脸上有着焦急、慌张,却时不时地低头对着女人说些什么,似在安慰一般。

而一楼的那些服务生们,虽然面儿上没显露出什么,但是心中却个个诧异。段少在这儿出入也算有好几次了,对女人也素来冷冷淡淡,就算是谁死他跟前,估计他都能眼睛不眨一下,曾几何时,能瞧见这么对人的。

就好像被他抱着的这个虚弱女人,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才走到门口,一道身影倏然地拦在了段棠的面前。

“把她给我。”吴绍瞥了一眼段棠怀中一个劲儿嚷着痛的楚欢,面色不佳的开口道。

第89章 疼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