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1章 舔其实是一种情调

  第101章 舔其实是一种情调

头似乎又疼了,只是这一次,她不会在他身边,不会给他揉着额角。

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瓶药,段棠取出了两颗,合着水吞下,随后轻轻地闭上了眸子,周围一切的喧哗,似乎都和他无关。

王威走过来的时候,只看到段棠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异样。

“又不舒服了?”王威俯身问道。

凤眸缓缓睁开,段棠看着对方,淡淡道,“头有点痛,刚吃了两颗药。”

“要喊屈飞卓过来给你看看不?”屈飞卓是段棠的主治医生,王威自然也是熟的。

“他来了也就这样。”他摆摆手道,有时候,他甚至在想,他的头痛,是不是一生都治不好了呢?”你怎么知道我在欢堂这儿?”

“问了大齐他们几个,说你在这儿。”大齐也是他们这圈儿里的狐朋狗党,平日里经常一起玩儿。王威说到这儿,突然想起了他来这儿的目的,“洪磊出事儿了。”

“他能出什么大事儿?”段棠不甚在意地道。

“听说他找了楚欢的麻烦,结果被萧墨夜揍得进了医院,骨头断了好几根,还一度休克过去。”王威说着他听到的消息。

段棠猛地眯起了眸子,“洪磊他妈的活腻了,打楚欢的主意?楚欢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儿,至少没进医院。”其实王威倒是希望楚欢进了医院,吃点苦头。毕竟若非是她,恐怕段棠也不至于是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摸样。

段棠松了一口气,站起身,烦躁地耙了耙头发,“萧墨夜今天回来了?”

“可不是,提早一天回来,倒也巧了,偏偏楚欢还就今天出事儿,还被萧墨夜救了。”王威啧啧称奇。

漂亮的凤眸黯了黯,这究竟是巧合呢,还是说是命中……注定的?

离开座位,段棠大步流星地朝着出口走去。

“哎,等等!”王威赶紧追了上去,“段棠,你去哪儿?”

“去医院。”

“医院,你刚才不还说不用屈飞卓看头痛么,这会儿改主意了?”

“不。”他回头,唇角微抿,有着一种冷酷而残忍的味儿,“去看看洪磊,怎么说平时大家也有几分交情,这时候不去总不太好。”

王威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在心中开始同情起了洪磊。

看来洪磊那笨蛋的好日子,是真的到头了!

楚欢不是第一次在萧墨夜的别墅里过夜,在当初被萧墨夜囚禁的那段日子里,她就是呆在这别墅里的。这一回,她仍是睡在以前的那间房里,房间的衣橱里,也还留着他以前给她买的那些。

床,柔软而舒适,比起楚欢小公寓里的那张木板床要好得多。可是或许是今天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冲击太大了,以至于她躺在床上,久久都没有睡意。

当面对着洪磊,面对着轻易把她拖上车的混混,楚欢第一次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太弱了。那一刻她的命运仿佛是操纵在别人的手中,她自己根本就无法做主。

从床上坐起,借着窗口洒进来的月光,楚欢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壁钟,时间显示已经是凌晨2点15分了。

肚子稍稍有些饿,可是这时候她也不想去打扰别墅里其他人的睡眠。想了想,楚欢起身,穿着拖鞋往着楼下走去。

来过这里N次,对别墅的每处地方她自然也挺熟的,知道厨房在哪儿,冰箱在哪儿。

才走出房间,耳朵便听到了悠扬的乐声。是谁在听音乐吗?这乐声,钢琴弹奏的音乐,而吊子则是……她喜欢的《水妖》!

楚欢对钢琴没啥大研究,所知道的一些钢琴曲也就《献给爱丽丝》、《蓝色多瑙河》、《命运交响曲》之类的,而水妖则是她挺喜欢的一首曲子。

循着乐声,她往前走着,一直走到了楼梯处。她的房间是在二楼,而现在这钢琴声明显是从一楼传上来的。

对了,一楼!

她蓦地记起在一楼的客厅中,放着一架钢琴,是谁在弹琴吗?还是说……

双脚,踏在了楼梯上,她一个脚步接着一个脚步地往下走着。客厅处,周围是长长的落地窗户,无垠的月光投在客厅中,交错着各种影子。

黑色的钢琴前,端坐着一抹身影,修长的手指,流畅地在琴键上跳跃着,起舞着。一个个音符,从他的指尖流泻而出,汇聚成了美妙的乐声。

墨夜会弹琴?

楚欢诧异着,因为在此之前,她从来没看到他有弹过琴,也没在那些网络八卦中有看到谁提过他会弹琴。

而且从他弹琴的指法看来,绝对已经是很熟练的那种老手了。

他所弹的曲子,是她所喜欢的《水妖》,这是巧合吗?亦或者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弹着钢琴的他,眼眸半敛,优雅的神情中,带着几缕淡漠,几缕沉醉,矛盾却又让人着迷。

像是注意到了她的注视,他下巴微扬,视线朝着她看而来过来。

她一惊,正想解释自己这会儿出现在这儿的原因,却见他仅仅只是微微一笑,而且手上也并没有停止弹奏。

一遍《水妖》已经弹完,可是他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弹着第二遍,仿佛不知疲惫一般。

楚欢步下楼梯,走到了萧墨夜的身边,静静地聆听着他的弹奏。

整首钢琴曲充满着一种诡异的奇幻气息,这首曲子,弹奏起来所需要的技巧性很强,可是萧墨夜的弹奏,却是那么地游刃有余,他指尖所呈现的音色,透明却又繁复,让人仿佛真的看到了水精灵哀怨的爱情……

当第二遍弹奏完的时候,他又开始弹奏起了第三遍。

“你不累吗?”她忍不住问道,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同一首曲子重复地弹。

琴声悠然而止,他坐在琴椅上,半仰着头,定定地看着她,“你听够了吗?”磁性的声音,像是一张网,轻柔而细薄。

“听够了。”她点点头,“我才知道,原来你会弹琴。”

“嗯,会了好几年了。”他起身,牵起了她的手,“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睡不着,刚好肚子又饿了,就想下来找点吃的东西。”

“没按铃?”萧墨夜问道,铃声通佣人房那边,只要按了,自然有佣人会起来给她准备点心。

“都这么晚了,不想麻烦别人,再说我也不是很饿,就想去厨房的冰箱看看,有没有牛奶什么的喝点。”楚欢解释道。也许他已经习惯了有些地方佣人伺候,不过对于她来说,却还是有点不适应。

“那好,我抱你过去。”说着,他又弯下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朝着厨房走去。

老天,他都抱了她几次了啊!楚欢发现自从被萧墨夜救回来后,他简直是把她当成了易碎的娃娃一样,“我没那么娇弱啦,不用动不动就抱的。”

“不喜欢我这么抱着你?”他低头问着他,从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轻易地数清他睫毛的根数。

“也不是。”她咕哝着道,严格说来,他每每这么抱着她,都让她有种被当成公主的感觉。

第101章 舔其实是一种情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