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8章 美丽不可方物

  第78章 美丽不可方物

一件服装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和面料、裁剪有关。因此楚欢对面料的选择那是非常认真滴。

揣着3000块的RMB,楚欢在面料市场精挑细选自个儿需要的布料。如今物价飞涨,布料的价格也跟着上涨,在讨价还价了老半天后,才堪堪用这点钱买够了所有的布料。

布料扎成一捆捆的,楚欢两手提着,手臂那个酸啊。买布料,其实还真是个体力活儿。走到停车场,楚欢正把她的那些布料使劲地往着自行车的后座上捆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段棠。

楚欢对段棠还是有点感冒的,不过有鉴于上次在警察局的时候,他并没有直接对萧墨夜说出她喜欢的是杜海这事儿,因此楚欢心中还是感激的。

至少,人家虽然威胁过她,可到底没把事儿给捅给萧墨夜不是!

按下了接听键,楚欢就听到段棠的声音传来,“在哪儿呢?”

“面料市场,你有什么事儿?”换言之,有要紧的事儿就赶紧说,没要紧的事儿,就挂了电话吧。

“面料市场哪个门?”

面料市场有两入口,刚好对着两条街。

“北门。”她道。

“我现在过来,等我。”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楚欢瞪着手中的手机,哀叹自个儿咋就手贱的接了起来呢。这会儿,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

挣扎了半天,也只能拖着她的自行车,跑去了北门边上的冷饮店买了杯珍珠奶茶,然后龟缩在树荫下等着段少爷的到来了。

珍珠奶茶喝到还剩下三分之一时,楚欢童鞋总算是看到段棠那辆颜色骚包的奥迪了。

于是龟缩再龟缩,想着要是他找不到她倒也好,反正说起来,她总是有等过他的。

可惜,天不从人愿,段棠的车子一路开到了她避太阳的树荫下,才停了下来。颀长的身子,跨出了车子,两三步就奔到了她的面前。

“还挺享受的。”段棠笑得那个面若桃花哦,凤眸瞥了一眼楚欢手中的珍珠奶茶,蓦地倾身问道,“好喝么?”

“还行。”3块钱一杯的珍珠奶茶,基本都一个味儿,奶少茶多糖放得多,不过楚欢对喝也不是太挑剔的人,反正这东西也就是解个暑而已。

却没想到语音才落,段棠的头一低,唇就凑上了奶茶的吸管,一吸,喝着她杯中剩下的奶茶。

她有点傻眼。拜托,这是她喝过的啊,而且那吸管上,还有着她随便乱咬的牙齿印儿呢!

他挺顺溜的把剩下的奶茶喝了,顺便还吸上了两颗珍珠嚼了嚼,“甜了点。”得,还评价了!

楚欢满脸悲催,“你要口渴,大不了我帮你再买一杯啊。”也就三块钱而已,她不介意请他的。

“不渴,就看着你在喝,就突然想喝了。”段棠说着,直起身子,瞥了眼楚欢停在身旁的自行车,“怎么来这儿买布料了?”

“毕业设计要用。”她答道。

“对了,你服装设计系的,毕业设计就是做几套自己设计的衣服?”

“差不多就这样。”

“你设计的衣服,就是诱惑系列?”凤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你怎么知道的?”她诧异。

“以前你帮你捡你掉在地上的设计图的时候看到你图纸上写着“诱惑系列”这几个字。”段棠说道,“你这设计有从谁这儿得到灵感吗?”问得漫不经心,好像真的只是随意问问而已。

楚欢本来不想回答,可转念一想,却开口道,“对,是看着萧墨夜的时候突然有的设计灵感。”

他的面色微妙地变了变,唇角掀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怎么着,想要诱惑萧墨夜?”

“不,是他诱惑了我。”楚欢这小市民,很少说这么大胆的话,当然,一部分这也是事实,另一部分则是她希望他知难而退,以后就别在纠缠着她了。

可人家段棠是什么级别的,真能一句话就打退堂鼓的?

段棠的心思不会摆在面儿上,语气依然和先前一般,只是眉毛眼梢扬了扬,“那么我能诱惑得了你吗?”

楚欢的脸红点涨红,手中那只剩下几颗珍珠的奶茶杯子捏得更紧了些,关于段棠的问题,她干脆来个沉默以对。

好在段棠也没非要追问的意思,反而是走到了楚欢的自行车边,两手一抬,就轻而易举地把她的老爷自行车以及那捆绑在车座后的那些布料。

“你干嘛?”她叫了起来。

“先送你回去。”他道,把自行车搬到了他的车后,打开了后车盖,老爷车就这么被塞进了骚包的奥迪里,有种简朴和豪华的鲜明对比。

楚欢觉得要是自个儿现在对着这奥迪车的后车盖拍个照片什么,没准儿去评选什么摄影大赛的,还能有个创意奖或者概念奖什么的。

“我自己可以骑车回去的。”她道。

“那你是要我开着车,你骑着车,然后咱们沿途交流?”他反问道。

她被噎得有点答不出话来,既然自个儿的交通工具已经被塞进了人家的车里,那也只有上车了。

他倒是蛮有绅士风度的,已经先一步打开了车门,笑意盈盈地瞅着她。

一上车,车上那个空调凉快啊!楚欢感叹,有钱果然就是个享受,这绝对和她大热天的骑着老爷自行车来回奔波不是一个档次的。

扣上安全带,看着段棠发动了车子,楚欢才开口让段棠一会儿直接送她回学校去。

“下午还有课?”他问。

“没课,去裁缝间那儿做衣服。”学校有专门的几间缝纫房间,专门供设计系的学生制作衣服用。“对了,你来找我做什么?”她又问道,该不会他就特意赶过来,再特意把她送回去吧。

“没什么,就想看看你而已。”似乎只要几天没见,就会莫名的想得慌。好像随着见她的次数越多,反而就越想着要见她。

她就像毒品似的,一旦沾上了,就会越陷越深,让人不能自拔……

“知道么,我很想你。”段棠说的,是句大实话。

楚欢窒了窒,她是没什么经验,也不知道段棠这样是不是他平时和女人一贯的手段,只不过她真没打算和眼前这个男人纠缠不清,于是赶紧道,“你别想我了,我没什么好想的,真的!”

他露出了嘲讽一笑,“怎么着,以为现在天下太平了,想过河拆桥了?”

他一说这“过河拆桥”四个字,让楚欢猛然想到了前几天警察局的事儿,心中又有些不安了起来,于是舔舔唇,“呃……谢谢你那天没有说出我对杜海的事儿。”

“我没说那事儿,可不代表我要的是你的谢谢。”他在红绿灯前停下,转头看着她,那乌黑的凤眸,就像是有魔力般,引着人沉沦,“楚欢,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她当然知道是什么,可是知道不代表能给,愿意给,“我、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不可能答应你什么的。”

“那你喜欢谁,萧墨夜还是杜海?”这问题,他在打群架那天的咖啡店里问过她,只不过当时的初花没回答,而这会儿却……

第78章 美丽不可方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