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适应期

  “可是你现在抖得这么厉害。”楚欢道。

不,那不是因为疼痛,而是……男人的手猛然地扣住了楚欢的手腕,修长的手指,带着颤抖,却硬如钢筋,一瞬间,楚欢只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被一把不断抖动的钳子固定住般,没办法移动分毫。

楞了楞,她不明所以地看向对方,却见男人那双清亮却妩媚的眼睛透着一种渴求的意味儿,“帮我揉一下额角。”而语气,却是一种不容置喙。

这个男人,身上有种气势和萧墨夜很像,那是一种置身高位的人所特有的。

在看到楚欢同意后,男人才一点点的,似有不舍地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楚欢抬起双手,指尖搭上了男人的额角,以打圈状慢慢地揉了起来。男人身体的颤抖渐渐止息,那双眸子微微合拢,脸上是一种放松的舒适。

也许她的按摩手法还不错吧,楚欢暗自想着。揉啊揉,一直揉了十来分钟,她的胳膊已经有些酸涩,可是男人却依然没喊停。

男人的下颚微仰,喉结轻轻地上下滑动着,些微的刘海覆在额上,让人看不出他的年纪。楚欢的视线瞥向了男人军装肩膀上的二杠二星,然后又想到了萧墨夜的肩章貌似是麦穗加一颗星。萧墨夜军衔是少将的话,那这个男人的军衔是什么呢?

倏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匆匆响起,楚欢抬头望去,只见几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正一路跑过来。

然而当这几人跑到两人跟前时,却是生生地倒抽了一口气,用着像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此时,楚欢和男人几乎是面对面地做着,两人的身子靠得极近,而楚欢的双手还搭在男人的额角上。

楚欢瞅瞅几个军装男人,再瞅瞅自个儿目前的样子。讪讪地收回了手,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你们的朋友头很痛,所以我帮着揉一下。”

朋友?绝对不是朋友啊!几人在心中喊道,同时担心地问道,“中校,你既然头痛,那下午的演讲……”

“已经没事了。”清冽的声音自楚欢的身侧扬起,男人起身道。

楚欢怔了怔,中校?二杠二星是中校?而且他们刚才还提及演讲。难道说……“下午要在学校进行国防演讲的是你?”楚欢诧异道。

“嗯。”轻轻颔首,他瞥了眼楚欢搁在一旁的设计稿,“你是这里的学生?”

“是啊。”

“叫什么名字?”

“楚欢。”

“怎么写?”

男人一个眼色,一旁已经有个军官递上了一本小本和一支笔,楚欢有点汗地在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男人接过纸片,默默地念着纸上的两字,“楚欢……楚欢……楚楚可怜,欢欣愉悦么?”

这解释得太、太有诗意了吧!楚欢觉得当初自个儿老爸给取名字的时候,绝对没想那么多。

“我叫段棠。”那双漂亮的凤眸轻轻扬起,男人定定地看着她,那目光似清澈,又似带着某种她看不懂的东西,“希望下午我的演讲,你能来听。”

楚欢愣住了,这……算是邀请吗?

不知何时开始,他似乎对某种五官有着一种特别的偏好,在女人中寻找着他所“喜欢”的五官,就像是一种本能似的。但是当他想把这些五官平凑在一起的时候,头便会疼痛得无以加复。

就仿佛,是一种禁忌一般。

脑海中的那阵阵疼痛,像是一种警戒线,在不断地提醒着她,不能去想。

却原来,真的看到了,才知道,他在寻找的那些个五官,拼凑在一个人的脸上时,会是什么摸样,会有哪些神态。

段棠慢慢地抬起手,指尖轻触着额角,那儿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是不可思议吗?原本他以为会发作很久的疼痛,却仅仅只是在她片刻的抚弄下,便如同潮水般的褪去了。

“中校,你怎么了?”一旁有下属问道,奇怪于段棠的举动。那个叫楚欢的女生早就走远了,可是中校却依然站在原地,像是在想着什么似的。

“没什么,只是太高兴而已。”段棠微扬着唇角道。

就像呼吸、心跳一样的自然,仅仅只是看到了,就明白,那个女人,是他想要的。若是可以得到她的话,或许,他就不会再有那种窒息般的绝望了。

那种莫名的,如影随形的绝望……

楚欢虽然压根不想去听什么演讲,但是好歹人家中校都已经提出邀请了,而且当时还有好几个军官看着呢,不去好像也说不过去。

挣扎了半晌,到了下午,楚欢最后还是决定去阶梯教室走上一圈吧。万一以后再遇上那个叫段棠的中校,她好歹也能说自己去听过演讲了。

到了阶梯教室,那儿早已挤满了人,楚欢更在人堆中看到了方婷儿。

“欢欢,你怎么来了?”方婷儿隔着人群打招呼道。

楚欢费力地挤了过去,“你呢,怎么来了?”

“听说这演讲的军官特帅呗,所以过来验证一下。”方婷儿挤眉弄眼道。

楚欢翻翻白眼,不过那个段棠的确是蛮漂亮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精致的味儿。“你就不怕杜海吃醋?”她问。

“安啦!杜海像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方婷儿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

楚欢瞅瞅阶梯教室里的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女生。下午两点的时候,段棠走进了阶梯教室。笔直的身姿,淡淡的神情,讲话的时候,依然是那独特的清冽声音。

他看起来不像是个中校,倒更像是个模特儿。

方婷儿咋咋舌,凑到楚欢的耳边,“这个中校,外表可和萧墨夜有得一拼啊,咋这年头帅哥都在军队里啊!”

楚欢正想和好友打趣几句,视线却蓦地对上了讲台上段棠的视线。

他——在看她?

或者说,他是看到了她?

一时之间,楚欢身子没由来的绷直了起来,视线竟像是不由自主地被对方擒获住一般。

缓缓的,段棠原本那淡然的脸庞上,掀起了一丝笑意。

霎时之间,引得阶梯教室中一些女生们的尖叫。

方婷儿也在一旁咋舌道,“欢欢啊,那中校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倍像天使似的。”

是的,楚欢承认,段棠微微浅笑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纯净的感觉。

段棠的演讲,谈不上激昂澎湃,更是没有风趣幽默,从头到尾,他都是以着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冷静”的态度在演讲,可是却奇异地吸引着人听下去。

听完了演讲,段棠被许多学生包围着。楚欢才走出阶梯教室。口袋中的手机铃声便倏然地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萧墨夜。

楚欢才按下接听键,萧墨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欢,还在学校?”

“嗯。”

“你那边好像很吵。”

“哦,刚听完演讲,阶梯教室这边人比较多。”

楚欢一边说着,一边往着僻静的地方走了过去,“有事儿吗?”

第25章 适应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