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9章 洗手间的风波

  “我哪有怕!”她立刻反驳道。

“如果不怕的话,那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开,每次和我靠近的时候,都一副想逃的样子。”他对着她的脸颊轻轻地吐着气儿,眸中闪着她看不懂的光芒,“楚欢,你到底害怕我什么?又或者怕的是——你会爱上我?”

她的心猛然一跳,她是怕他吗?或许是真的有一些,因为面对着他的时候,她往往会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可是——“我不会爱上你的。”楚欢摇摇头,没有回避段棠的视线,“因为我爱上的人是萧墨夜!”

她的声音是柔的,还带着一丝哭泣过后的沙哑,可是却也是坚定的,坚定到没有一丝的犹豫。

“你爱他?就那么爱吗?”他冷笑一声,凤眸轻敛。

“嗯。”

“就算他卑劣不堪也爱?”

她登时眼睛瞪大了,“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段棠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依然还是冷冷的,“楚欢,你以为像我们这圈儿里的,有几个人是正人君子?你以为萧墨夜看着温文尔雅,就真的是那么回事儿?”那个男人的狠绝,那个男人的毒辣,她根本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不知道。

楚欢猛地忍着疼抬起胳膊,想要甩开段棠的手,可是却反而被他握得更紧了。

两道秀眉拧在了一块儿,他的笑声让她觉得有种刺耳的心疼。“就算……就算墨夜真的有卑劣不堪的一面,我也爱他!”她大声道。不喜欢他的笑声,不喜欢他所说的话,就好像……有什么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似的。

他的笑声停了下来,睫毛轻扬,他抬眸看着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而已!

他就像是在用目光审视着她,看透着她,来判别她刚才说所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她抿着唇,瞪着他,只觉得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苍白到了几近透明的程度。

“你……你没事吧!”楚欢忍不住地问道,竟觉得这会儿的段棠,浑身都充斥着一股脆弱,如同精致却易碎的水晶一般,仿佛再稍微大力一些,他就会碎,就会裂。

“你说我会有什么事儿呢?”他的手蓦地松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道。

是啊,他能有什么事儿呢!楚欢抿着唇,低头看着自己那看起来红红肿肿的左手,“谢谢……你。”不管怎么说,她受伤的时候,是他抱着她过来冲凉水的。否则的话,她的手只怕会变得满手水泡。

“你觉得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要听你说谢谢?”他的手垂在身侧,一点点地握紧着,而他的脸上,淡漠得连一丝表情都没有。

楚欢呐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洗手间的门再次被推开,只是这一次进来的人,却让楚欢的神情为止一松。

是萧墨夜!优雅的面容,因为跑步而带着一些微喘,看得出,他来得很急。

空气中,原本那股令人窒息的沉默,似乎都随之淡去了。

深邃的眸子,在看到了洗手间里的情形后微眯了一下,随即萧墨夜便径自走到楚欢的面前,视线落在了她受伤的左手上,“我听人说是被热汤给烫伤的?”

“嗯。“她点了点头,“因为不小心撞到了餐桌,刚好上面有汤。”

“疼么?”他轻轻地抬起她的手,手指近乎是小心翼翼地轻轻抚过她红肿的肌肤。

她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摇摇头,“刚被烫的时候很痛,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原本嫩白的肌肤,已经红成了一片,他能想象到,当时的她,会有多痛,更何况,她还是个怕痛的人,“哭鼻子了?”他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蛋,弯下腰,唇,自然而然地亲着她的眼角,吸吮着还残留在睫毛处的残泪。

温温暖暖的唇,有着令她安心的气息。可是一想到段棠还在这儿,楚欢又觉得特尴尬,“别!”她扭了扭身子,小声地道。

他却像是没有听到她小小的抗议,直到把她两边眼角的残泪都吮完了,才直起身子,又从口袋中掏出了帕子,轻柔而小心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痕。

旁若无人!

段棠站在一旁,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看着,就像是在看着一幕话剧。他的唇抿得紧紧的,眼帘半垂,脸上是一片的平静无波。

楚欢只想萧墨夜可以快快地把脸擦完,可偏偏他擦得极慢,擦得极小心。

“我自己擦就好。”楚欢开口道。

“你手伤着,一只手擦不方便。”萧墨夜道。

“可是……”她的视线,越过他的身侧,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段棠。他的眸光太过平静,平静得就好像是一潭死水!

楚欢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着。终于,他擦完了她的脸蛋,收起了手帕,牵着她没受伤的右手,转身对着段棠道,“段中校,听说欢出事的时候,你正好在旁边,还真是多谢你的应急措施。”说这话的时候,萧墨夜浅浅地笑着,身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范儿。

唇角一勾,段棠同样的笑着,刚才的冷漠都仿佛变得不曾存在过。“哪儿的话呢,萧少将还真是客气了。我和楚欢都认识那么久了,总不见得看到她出事儿,袖手旁观吧。”

两个人,脸上皆挂着公式化的微笑,口中说的,全是场面话。眼神中,彼此都有着共识,有些事儿,自己心中明白就好,没必要去给别人看笑话。

因此当萧墨夜率带着楚欢走出洗手间,而段棠紧随其后出来时,不少人都失望了。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结果却风平浪静地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王威走到了段棠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了段棠的肩膀上,笑笑道,“还以为你和萧墨夜会在洗手间里大打出手呢,没想到你们倒好,耍了大家一回。你看到没,刚才有多少人失望的啊!”

“王威。”段棠淡淡地开口道,声音的咬字听起来,似乎有些吃力,“把你的手拿开。”

“怎么了?”王威楞了一下,扭头看了一下段棠,这才发现好友的脸色苍白地有些可怕。

段棠轻轻地合上眼眸,垂落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着拳状,一道道明显的青筋,浮现在了白皙的手背上,“我现在头很痛,你最好什么话都别对我说!”

痛得,像是要爆炸一样,又仿佛是要沉沦进地狱的最深处。

她的话,不断地在脑海中反复地响着……

“就算是卑劣不堪,也要爱吗?”清冷的声音,带着一抹痛苦的沙哑,段棠喃喃自语着,“楚欢……你好,你很好!”

就那么地爱,就那么地痴吗?

她可以不在乎萧墨夜卑劣不堪,也爱着萧墨夜,而他,不同样也不在乎她拒绝了他多少次,也还在爱着她么!

难道,注定要输了吗?

又或者该说,从头到尾,都只是他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而已。

头,那么地痛,而可以缓解痛楚的她,却不在他的身边!

“楚欢……楚欢……楚欢……”段棠的口中不断轻喃着这个名字,就像是刻骨铭心,就像是至深至痛……

怔怔地看着段棠,王威只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深爱过哪个女人,真的是一种幸运!

第189章 洗手间的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