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7章 暗语该是什么

  “是啊,是啊!”方婷儿连连道,开始拿起桌上的设计稿,仔细地看了起来。半晌之后,抽出了其中的一张道,“这件衣服的设计,比较适合萧墨夜吧。”

楚欢一瞧,是一件黑色的改良式中山装,当初在设计这件衣服的时候,楚欢把军装的理念融入了进去,因此这件衣服主要是以“刚毅、爽朗、儒雅”为结合点,力求展现出这种气质和韵味。

“那好,就做这件吧。”楚欢说着,正准备把放在桌上剩下的设计图收起来的时候,方婷儿突然道,“欢欢,你这些设计图能不能借我看看,你也知道,我最近被比赛的设计图折磨得要死要活,或许你的设计可以给我一些灵感。”

“行。”楚欢爽快地答应道。

方婷儿收起了桌上的设计稿,拿回到了房间中,再度认真地看了起来。这些设计,的确是好设计。方婷儿不觉咬了咬唇,曾经,她在学校里的专业成绩一直比楚欢好,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友在设计方面开始渐渐超过她了呢?

似乎……是认识了萧墨夜之后吧,从那次毕业设计展后,欢欢的设计,就越来越有独特的韵味了……

偌大的房间中,男人躺在床上,漆黑的凤眸,沉沉地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任由身上的女人在他的身上摸索着。

女人的红唇,挑逗性地亲吻着男人的肩膀、锁骨、脖颈、下颚……一点点地移动着,用尽着所有的技巧。

漂亮的眼眸看向男人的脸,女人期望能够看到男人动情的样子,她想要知道,这样一个清清冷冷的男人,动起情来,会是个什么样子。然而,她还是失望了,男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是一种淡漠的神情。

咬咬娇嫩的红唇,项楚楚心中有些暗恨。自从跟着段棠,成为他的特别看护后,她和他之间,不是没有过亲密的动作,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真正地要过她。

他会抱住她,会疯狂亲吻着她的下颚,会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偶尔,还会看着她,露出一种浅淡的笑容。

医院里那些以前的同事们,还有她的闺蜜们都说她运气好,遇上了段棠这样的男人,而且段棠肯把她留在身边,必然是对她有意思。

更是有一个小姐妹对她说,她是留在段棠身边时间最久的女人了。可是只有项楚楚心中知道,她的运气好,只是因为她有一个像那女人的下颚,以及一个像那女人的名字罢了。

如果不是在那次庆功会的宴会上见到那个女人,项楚楚不会知道,原来眼前这个清清冷冷的男人,会那么地在乎着一个女人,那时候,他脸上的嫉妒,深沉地可怕,是她从未见过的。

也正因为知道了,所以越发地嫉妒。那个女人,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丝毫特色的女人,凭什么可以得到这份在乎呢?!

更甚至,那个女人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在乎她的男人了!

在段棠身边呆得越久,项楚楚就越沉迷其中,想要得到这个男人,想要他爱上自己。

而现在,是机会。对于机会,项楚楚自认自己向来善于把握。

努力地用自己的身体去蹭着对方的躯体,想要撩拨起对方男性的生理本能。舌尖,更是稍稍地从唇中探出,轻舔着,缠绵无比。

直到她的唇游移到了他的唇边,想要去亲吻着那双冰冷的唇瓣时,段棠的神情,终于起了一丝变化,只不过却是厌恶的,“别碰你不该碰的地方。”

项楚楚骤然一惊,不该碰么……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他不曾要过她,也不曾吻和她接吻过,他可以疯狂地亲吻着她的下颚,却对她的吻厌恶至极,仿佛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即使心中恨得要死,可是项楚楚的脸上还是扬起了勉强一笑,“对不起,我逾越了。”

凤眸微微地敛了一下,他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她的脸上。手指勾起了她的下颚,他又近乎痴迷地吻着,一边吻着,一边问道,“你说,一个人,如果想让另一个人忘记一件事情,催眠会用什么暗语?”

这个问题很奇怪,可是项楚楚却是能听懂,她本身就是护士,自然知道一些催眠以及所谓的暗语是什么意思,“暗语有太多种可能了……”她微微地喘着气道。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设暗语?”

“会……”项楚楚想了想,“或许会设成和那件事相关,但是却又让人意想不到的吧。”

“相关,却又意想不到吗?还真是笼统的回答。”他哼笑一声,停下了啃吻的动作,翻身下床,走进了浴室,用着冰冷的谁,冲洗着脸庞。

镜中,是一张湿漉漉的脸,而皮肤更显苍白。

暗语么……竟然问不出暗语是什么!无论他使了什么手段,那么胡波就是咬定了没有暗语,而那人的表情,是无辜到极点的。

就好像……他说的是真的一样。又或者,是他猜错了某些地方……

凤眸,不觉眯了起来,段棠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如果没有暗语的话,那他记忆中缺失的那部分,是否就永远没办法恢复?而萧墨夜,恐怕是绝对不会告诉他所谓的暗语吧。

他的记忆,他缺失的那部分,是否和楚欢有关呢?!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希望——是!

头,又开始阵阵地痛了,就连心脏都在一下下地抽痛了起来,“楚欢……楚欢……楚欢……”他的口中喃喃地念着那个让他发疼的名字,而在浴室外,项楚楚贴着墙壁,娇媚可爱的脸庞上,有着满满的不甘……

楚欢没料到项楚楚会约她出来,因为她和项楚楚,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庆功宴上那会儿见过一面。

“你就是楚欢吧。”约的地方是楚欢公司附近的餐厅,项楚楚亲切地笑了笑,招呼着对方坐下,“我是项楚楚,是段棠的私人看护。”没有用段先生的称谓,而是直接说了名字。

“你好。”楚欢回道,坐在了项楚楚的对面。

“说起来,咱们名字还挺像的,你看,你的姓是楚,我的名儿是楚,要是喊小名的话,都是可以喊成楚楚的。”项楚楚笑着道。

“是有点像。”楚欢点了下头,觉得还是把事情开门见山地问清楚道,“对了,你今天约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在那天宴会上,我听人说你是萧墨夜的女朋友,可是我瞧着段棠似乎对你也挺关心的,所以就想问问,你和段棠是什么关系。”项楚楚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一种紧张,娇媚可爱的脸庞上,并不是一种咄咄逼人,反倒是一种可怜兮兮。

楚欢的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抿了抿唇道,“我和段棠只是认识,并没有什么关系。”

“是吗?”项楚楚适时地表现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太好了,那我就可以喜欢段棠了!“楚欢一窒,这个女人,是喜欢着段棠的吗?不过也对,以段棠的条件,要真没有女人喜欢,才是件奇怪的事儿。

“楚欢,你说我可以喜欢段棠吗?”偏偏,项楚楚还露出一副很天真的表情来问着。

第207章 暗语该是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