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9章 相爱,所以是天经地义

  “是啊,信你,所以知道你不会。”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地收紧,他如是回答道。却没有说,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太怕了,怕会失去她!

怕她会想起什么,又或者说怕段棠会想起什么。

脑海中,闪过了吴绍前几天来见着他是说的话,“墨夜,你知道吗?胡波落在了段棠的手上了。”

那时候的他,是意外,却又像是早已预料到了一般。凭段棠的能耐,只要他真的想要找线索的话,必然会找到胡波身上去。“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记起,不是吗?”他这样对着吴绍说。

“我承认,那时候你留的一手,的确是很有先见之明。”吴绍顿了顿,却还是有着担忧,“可是凡事儿都有个万一,你就不怕段棠真的记起什么,对楚欢去说?”

怕,他怎么会不怕!甚至有时候,他就连手指都是发颤的,可是,人啊,越是拥有的时候,就越是没办法去想象失去。

“吴绍,段棠是没机会想起来的。因为催眠的暗语,他就算猜着了,也不可能去实现,只要解不开这份催眠,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去记起!”而他所赌的,就是这一点!

吴绍没再说什么,也没劝什么,有些话,当年都已经说过了,再说也不过是重复一遍而已。

“以后别随便和不熟悉的人见面。”萧墨夜瞥着楚欢说道。像项楚楚这样的人,说到底什么都不是,根本就没必要去理会。

“哦,晓得了。”楚欢应着,“我也不知道这个项楚楚是这样的人。”当初电话中,对方言辞恳切,说着有些急事儿,无论如何都想见面谈一下,她这才出来见项楚楚的。

“那女的是喜欢段棠吧。”他状似漫不经心地说着,只是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她的反应。

“嗯。”她点了点头,从项楚楚的言谈中,能感觉出她对段棠的感情,只是方式却有些错了。

“那女的下巴长得倒是不错。”萧墨夜嗤笑一声道,口吻中倒带着一些嘲弄,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下巴,所以段棠才会把那个女人留在身边吧。

“下巴?”楚欢楞了一下,努力地回忆着项楚楚的下巴,却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萧墨夜也无意多说,就问着,“想去哪儿吃饭?”刚才在餐厅里,楚欢和项楚楚也就是点了杯饮料而已,并没有吃正餐。

“我想自己烧。”楚欢想了想道。

“你会?”萧墨夜自然是知道楚欢的厨艺着实不咋地,就连吴绍那爷们儿,厨艺都比楚欢要来得好。

“吃火锅,煮煮就行了!”楚欢嘿嘿一笑,家里弄火锅,这个是不需要什么厨艺的。以往每年天气变冷的时候,她就会和方婷儿两人在菜场里买些材料,然后用电磁炉煲汤。

“那就吃火锅吧。”萧墨夜微微一笑,“去超市还是菜场?”

“菜场。”菜场里的东西比超市要新鲜点,也更便宜些。而且楚欢所住的小区旁,就有一个挺大的菜场。

萧墨夜把车停在了菜场门口,顿时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楚欢有点汗,想想也是,有过迈巴赫停菜市场的吗?

楚欢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下材料,很快就回来,对了,你要吃点什么?”说着,正想着下车,萧墨夜却一把拉住了楚欢。

“一起去。”

“一起?!”楚欢怔了怔,瞅瞅萧墨夜那一身少将的军服,再瞅瞅他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你要一起去菜场里?”就连声音,她都觉得自个儿有点走调。

“不可以么?”他的身子微微地低了低,脸贴近了她,那双幽深漂亮的眸子,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

妈妈咪啊!要流鼻血的好不好!“万……万一让人认出你怎么办?”萧墨夜出现在菜市场,绝对会是一条劲爆的消息。

“你以为谁都知道我么。”他笑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一会儿我戴着军帽进去。”

好吧,他戴军帽,的确能遮住一半的脸,可是却也更引人注目了好伐!

几分钟后,菜场里就瞧见一男一女沿着摊位买着菜。女人160出头点的个头,站在男人的身边,显得分外娇小。

而男人一身笔挺的军装,身姿线条都唯美地让人惊叹,虽然脸的上半部分被军帽遮挡住了,可是光看那鼻梁、嘴巴和下颚,就绝对能感觉出,男人的长相一定不差。

楚欢人生的前20几年,进菜市场从没受到过如此之多的注目礼,当然,这些注目礼中,大部分都是飞向她身边的萧墨夜,而且还都是阿妈阿婶的注目礼。

因为有萧墨夜在,买了菜提是不用楚欢提了,她只管选材料,以及讨价还价。

当在第三个摊位一番杀价后,那年近50来岁的老板娘最终让步,“好啦,好啦,小姑娘,看在你男朋友这么帅的份儿上,青菜就3块2一斤吧。”

楚欢汗了,这个摊位的老板娘,可是出了名儿的难还价啊,她这次成功砍价,呃……还是对方看在萧墨夜的份儿上。

回头瞅瞅萧墨夜,楚欢觉得也许下次她去时装市场买衣服的时候,也该把他带上,或许也能起到同等的作用。

老板娘把青菜称好分量,“4块8.”一边递给楚欢,一边道,“小姑娘,下次再带你男朋友来这儿买菜啊,阿姨给你算便宜点。”

“好、好,谢谢阿姨。”楚欢应道,付了钱,又看看钱包里只剩下了30来块钱,还要在去买点海鲜,钱恐怕不够了,于是问着萧墨夜,“你钱包有带在身边吗?”

“在裤袋里,自己拿。”萧墨夜回道。

她看了看他,两手都是一袋袋的火锅材料,的确是腾不出手去拿钱包了,于是她贴近了他,又往他的裤袋摸去,“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的。”

好吧,于是她的手再往他左边的裤袋里摸啊摸。军服的裤袋,向来都做得比较深,而萧墨夜个子又高,腿又长,因此楚欢这掏裤袋的工作,也稍稍有些艰难。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贴在了他的胸前,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她在抱着他一样。而她的手,在军裤的口袋中挪动着,一鼓一鼓的,蠕动着,让看着的人不觉地联想到了四个字——“上下其手”

有人脸红,有人心跳,有人不好意思地别开头,也有人更加目不转睛地看着。

而当事人——萧墨夜是大大方方地站着,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楚欢则是满门心思都在拿钱包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楚欢摸了半天,总算是掏出了钱包,打开一看,里面倒是有一叠百元的大钞,取出了其中的一张,她再度把钱包塞回了他的口袋。

“够了?”他询问着。

“够了,又不是买很贵的海鲜。”她精打细算着呢,把钱拽好了,这才发现,周围又多了许多人的围观,还有一个妈妈正捂着一个小女孩的眼睛,显然是不让女儿看到“不良”画面。

楚欢登时脸蛋刷的一红,“你、你怎么不提醒我?”

“提醒什么?”

“有人在看啊。”回想自己当时摸钱包的动作,好像真的是“暧昧”了一点。

第209章 相爱,所以是天经地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