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15章 段棠的问题

    她一窒,贝齿咬了咬唇瓣。是啊,她知道,可是现在的她,却给不了他任何的回答。深吸一口气,她道,“墨夜,谢谢你刚才帮我解围,拍摄还没结束,我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如果没别的事儿的话,我先去忙了。”说着,她越过他的身子,快步地朝着房间门走去,当她的手指即将要碰到门把的时候……

  砰!

  他的手压在了门上,一股温热的气息顿时环绕在她的周身,“你又怎么知道,我把你带进来,没有别的事儿了呢?”他说着,倾下了身子,俊雅的面庞,顿时就凑近到了她的肩膀处。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尽管她是背对着他的,可是却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和他之间很近,近到她只要稍稍挪动一下身子,就可以碰触到他。

  “欢。“他的唇更贴近着她右边的耳垂,那一阵阵的呼吸,让她觉得灼热无比,“我愿意等你,等你终有一天不会再怕我。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可以忍受你这么逃避我!”

  “我……”她想说她没有,可是话却像是卡在她喉咙里似的,怎么都挤不出来。

  “还有,你为什么不对你的那些同事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分手,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我爱你,你爱我。”他低低地问着,一想到她宁可默认的态度,他的心头就有着一把火。

  这几年,能让他动气的事儿越来越少了,可是刚才,他却动了气。

  楚欢沉默了一会儿,才声音有些干涩地道,“她们想说什么,是她们的自由。”

  “所以你宁可被她们那样奚落,也不想和我扯上关系吗?”他的双手猛地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强迫她转过身子,正面对着他。

  在他的手碰触到她肩膀的那一刹那,她的身体顿时僵直住了,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阵轻微地颤抖,那是身体的本能,是思想没办法控制住的本能。

  “墨夜,放……放开我……”她蹙着秀眉道。

  他的眸色深了深,却没有松开手,“因为你的身体会发颤吗?所以要我放开你?”那样地颤抖,就像是他当年所做事情的一种讽刺。那时候他的不择手段,那时候他的任意妄为,统统都报应在了现在。

  原来,人真的会有报应的!

  原来,当他更加在乎的时候,当他不能失去的时候,这份报应便会随之而来,给予他最沉重的一击。

  “可是……”萧墨夜喃喃着,手指抚上了楚欢的脸,那同样发颤的脸颊,“就算真是报应,我也还是没办法放手。”

  她窒了窒,他的声音中,她感受到了一种势在必得。他本就是个强势的人,如今能这样已是难得。“我、需要时间。”她咬了咬唇瓣道。她需要时间去重新适应他,需要时间去淡忘那些不堪的记忆,更加需要时间去克服身体的这种本能恐惧。

  “欢,当初我答应你的要求,答应你离开别墅,答应你暂时不去打扰你,不是为了让你彻底地和我撇清关系。”他捧着她的脸道。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她无语伦次了。

  “可是你还是要逃避,你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或许我当初根本就不该答应你的要求!”他打断她的话,狠狠地说着,她的逃避,她的恐惧,她身体的发颤,都让他的心情恶劣不堪,也疼痛不堪。

  她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那种从心底深处涌起的恐惧感,几乎席卷了她所有的神情,“别这样,放开我……放开……我会受不了的,会受不了的……”她喊着,可是这样的喊声,却只会让他更加地烦躁,更加地涌起怒火。

  猛地低下头,他的唇,覆盖在了她的唇上,也堵住了她尚未吐出口的话。不想要再听到她说的这些话。不想要听到她说放开她。

  怎么放得了呢?怎么舍得了呢?

  这些日子,他每一天都在疯狂地想着她,想着她在干嘛,想着她是否会想他,想着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他的身边,想得太多太多……

  一开始只是想着不要让她再说下去,可是当唇真的碰触到她的唇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干渴了很久的人,终于喝到了清凉的水似的。

  一碰,却反而激发起他那深深的饥渴。他的唇,拼命地吮吸着她的唇瓣,舌尖硬生生地撬开着她的贝齿,挤进了她的口中,吸取着她那甘甜的蜜汁……

  “唔……嗯唔……”楚欢被迫承受着这个吻,这个狂烈而又灼热的吻。她的口中,全是他的味道,他吻得那么用力,好似要把她整个人吞了一般。

  曾经,即使羞涩,可被他吻着,她依然会觉得甜蜜,但是现在,他吻得有多激烈,她的身体颤抖得就有多激烈,当他的舌尖卷绕住她的舌尖时,她的喉咙深处,竟然涌上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拼命地拍打着他,用着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道猛然地推开了他。

  “呼……”她喘着气,喉咙中的那种呕吐感再也压制不住了。双手捂着唇,她几乎是奔到了垃圾桶旁,低着头,拼命地吐着。

  “呕……呕……”呕吐的声音,充斥在休息室中,楚欢狼狈地趴在垃圾桶边上,不停地吐着,就像是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部都吐尽似的,即使吐到最后,已经吐不出什么了,可是那种呕吐的感觉,却还是充斥在她的喉咙、胸口处。

  萧墨夜静静地站在一旁,两道剑眉蹙在了一起,脸色沉着,看不出什么表情。

  楚欢一直吐到最后,吐得只剩下唾液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脸色惨白地站起了身子,她的身体就像是脱力了一般,几乎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然后,楚欢抬起头望着萧墨夜,苦笑了一笑道,“我……没有办法。”

  他的身子倏然一僵,脊背挺得直直的,双手的指尖,深深地刺进着掌心。她的一句话,却是在告诉他,她根本就控制不住她的身体,而她身体对他的恐惧……已经到了连接吻都会厌恶成这样的地步了吗?

  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而他的眸子,带着一种复杂的眸光看着她,那眸光中,有渴望、有悲叹、有懊悔,更有着浓到化不开的爱恋。

  半晌,华丽的声音,带着一种沉沉地沙哑,缓缓地溢出,“原来,你真的是怕极了我。”

  如果不是怕极,又怎么会有这种反应。

  原来,她真的会受不了。

  原来,他真的无法去勉强!

  这一刻,萧墨夜的面色,比楚欢更加苍白,苍白到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如雪似霜。

  小陈问着楚欢,和萧墨夜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两个人出了休息室的时候,脸色都那么难看。

  楚欢摇摇头,有些事儿,有些话,还不能对小陈说,只得道,“只是人有些不舒服而已。”这倒是实话,吐完后,她依然觉得胸口像是被堵着什么似的,难受得要命。

第315章 段棠的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