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7章 逼酒

    王威沉吟了一会儿,随即笑笑,“谁知道呢。楚欢认识段棠和萧墨夜,也就是这一年里的事儿吧,要是更早,那该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韩丽没再说什么,脑海中,只是不断地回荡着那隔着门板,所听到的对话。

  一旦,楚欢醒过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儿呢?又为什么,在病房里,萧墨夜和段棠的反应,有时候会那么地截然不同呢?

  韩丽的心不安着,总觉得,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事儿。

  只是究竟会发生什么,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吴绍拉着萧墨夜和林紫薰来圣景轩用餐,选一个常用的包厢,吴绍打趣儿道,“听到没,段棠最近迷上了个女的。”

  林紫薰明摆着不太信,哼笑了一下,“你打哪儿听来这八卦消息的?难不成最近有哪个当红的小明星,被段棠看上了?”段棠那人,对女人向来挑剔得很,再说这些年,就听说有女人迷他迷得半死,可没听说过他迷上过谁。

  “喝,哪是什么小明星啊!”吴绍摆摆手道,“这人咱们也见过,就是大半个月前,差点真和段棠拍了AV的那女人。”

  林紫薰回忆了一下,虽然印象中是有个女的,但是对方的容貌,还真有点回忆不起来了。

  而坐在椅子上的萧墨夜眸色微微一变,把玩着手上的小酒杯。他自然清楚吴绍说的是谁。自从那天巷子里的事儿后,他刻意地好几天没来圣景轩,也刻意地没去探听段棠的事儿,却没想到,才几天的光景,吴绍竟然在说,段棠迷上了那个女人。

  迷上?!

  这么说,不止是有些兴趣而已吗?

  一思及此,他握着酒杯的手不觉紧了紧。

  吴绍神秘兮兮地冲着林紫薰笑了笑,“你也别费劲回忆了,一会儿就能让你见到真人了!”

  林紫薰眼中闪过疑惑,此时,包厢的门被人轻叩了两声,然后被人缓缓推开。

  楚欢端着菜,走进了包厢。当然,她也没想到,包厢里,竟然会是萧墨夜和他的朋友。

  努力地让自己尽量平静地把菜放下,楚欢转身,正打算离开包厢之际,就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想走了吗?”

  楚欢脚步猛然一顿,这个声音,就算没有回头,她也听得出是萧墨夜在说话。空气中,顿时有着一种压迫的感觉,停顿了一会儿,她还是转着脚跟,回过身子道,“抱歉,请问萧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萧墨夜轻垂着眼帘,手指正抚摸着酒杯的杯口,就仿佛是在仔细地看着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把酒给开了。”他淡淡地道,视线却并没有望向她。

  吴绍和林紫薰奇怪地看着萧墨夜,三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他们自然能察觉到,这会儿的萧墨夜和平时的不同。

  萧墨夜并没有看她,这让楚欢稍稍松了一口气,从制服的口袋中掏出了开瓶器,她看了下桌上的摆放着的酒——都是清一色的红酒。

  这批红酒,比起普通的红酒,度数高一些,尽管价格不便宜,不过在圣景轩这样的高级餐厅中,却是挺受欢迎的。

  毕竟,来这儿消费的客人中,大多都是款爷款姐的,金钱对他们来说,有时候不过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把软木塞子拧开后,楚欢正想例行公事地说“请慢用”之际,萧墨夜却已经先一步地把手中把玩的酒杯放到了桌上,“满上。”

  “好的。”倒酒这种事儿,自从当了这儿的服务生后,楚欢也经常做,倒是没什么陌生的。拿起酒瓶,她把红色的酒液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礼貌地问了吴绍和林紫薰后,分别把酒倒进了他们面前的杯子里。

  做完了一切,本以为没出什么错,应该可以走了,却没料到,萧墨夜又突然翻起了一只空酒杯,压在桌上,再次淡淡道,“满上。”

  难道一会儿还有人来?楚欢眼中闪过疑惑,却没说什么,只是依言再次把酒倒在了空酒杯里。

  而一旁的吴绍和林紫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第四只酒杯里的酒斟满,楚欢才把酒瓶放下,就看到萧墨夜的睫毛动了动,那原本半遮着眸子的眼帘缓缓抬起,漆黑的眸子,就这样突然地朝着她看来。

  彼此的视线,在一刹那间对上了。

  他的眸光,是沉沉的,冷冷地,就像深不见底的幽潭,让人不知道这一刻,他在想些什么。

  她的心猛然一颤,想要收回目光,可是视线就像是胶着着似的,怎么都移不开。就好像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气势,让她不敢、不能避开他的视线。

  楚欢的双手,不自觉的抓着自己的衣摆,慢慢捏紧。蓦地,她看到他的唇角扬起,微微地,像春风似地轻笑着,“既然见着了,那么不妨先喝杯酒!”说着,他站了起来,举起了他面前的酒杯。

  他的笑,是暖的,他的眼神,是淡漠的,而他的声音,是冷的,像是刺骨的寒风。

  楚欢这才明白,原来这第四杯酒,是倒给她自己的!

  “抱歉,我不会喝酒。”她抿了抿唇道。

  “是吗?”他的唇,还在浅浅地笑着,似有回忆地道,“可是我记得,上次你不是当着我的面儿,喝过酒了吗?”

  这话,说得语调带着一股子的暧昧。吴绍眼睛一亮,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一般,而林紫薰则皱起了眉头。

  楚欢咬了咬牙,圆圆的眸子,不由得瞪着面前这个举着酒杯的男人。那次喝酒,根本就是半推半就喝下去的,而且,他明明知道的,她的酒量浅得不能再浅!那时候一杯啤酒,就让她醉得不行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尽管忘了醉的时候,自个儿做了些什么,可是那种宿醉醒来后的头痛,却着实不好受。

  “我真的不会喝酒。”她只能再次重复道。要是真喝了这杯酒,那估计她一会儿就得在厨房里发酒疯了。

  他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不如我先干为敬。”说着,便把酒杯移近到了唇边,下颚轻扬,性感的薄唇微张……

  酒,一仰而尽!

  他的姿势,那么地优雅,那么地潇洒,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着一种美感。

  他把空酒杯往桌上一搁,眸光再次望着她,“该你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喝酒,请见谅!”楚欢回答道。

  “是吗?”他缓缓地走到到了她的跟前,低头睨看着她,“可是我敬的酒,从来没有人不喝过,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这是威胁吗?那种带着高高在上姿态的威胁,让她也来气了。她只是这儿的服务生,工作内容只包括端菜收拾桌子,不包括陪酒!

  楚欢的骨子里,是带着一股子倔的,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在遭遇小偷,身上只有几百块钱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留在B市了。

  因此这会儿,她抿着唇,也不说话,就是瞪着萧墨夜。

  叩叩!

  又两声敲门声响起,有服务生端着菜走了进来,在看到包厢里的情形后,明显一愣。

第267章 逼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